爱你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爱你小说 > 篡清:我初恋是慈禧 > 第206章:朝廷走上绝路!战争协议!

第206章:朝廷走上绝路!战争协议!

  第206章:朝廷走上绝路!战争协议! (第1/2页)
  
  讲真,这个时候还真的不能怪皇帝多疑。
  
  看起来实在是太像苏曳和大英帝国勾结在一起了。
  
  尤其是花沙那的奏章中写到,南方七省结盟的时候,竟然还有一个大英帝国王室特使在边上,而且还参加了签字。
  
  这证明了什么?大英帝国要扶持苏曳上位,要分裂整个大清。
  
  而且苏曳要谋求两江总督就越发符合这个阴谋论了。
  
  这还了得,所以皇帝这边果断叫停。
  
  所以,苏曳尽管完全相信朝廷的权术手段,一定不失高明。
  
  但是苏曳更加相信,朝廷的意志不持久。
  
  尤其是缺乏国际化视野,导致他们看不清楚局面,会陷入阴谋论不可自拔。
  
  听到皇帝的旨意,肃顺和杜翰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但是又恍然若失。
  
  尤其是杜翰,之前就做出判断,一旦苏曳进行狮子大张口,就证明他虚张声势肯定谈不成。
  
  但是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该坚持这個论调。
  
  但是,皇帝既然下旨罢免了苏曳,那今后不管什么后果,都和他杜翰无关了。
  
  …………………………
  
  得到圣旨之后的桂良,百味杂陈。
  
  当天晚上就离开了京城前往天津,然后乘船南下。
  
  几日之后,桂良到了上海,正式向苏曳传达了皇帝的旨意。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苏曳言语轻浮,举止失态,有损国体,特罢免其谈判主使职务,立刻卸任,不得耽误,钦此!”
  
  皇帝的这个旨意,已经算是非常严厉了。
  
  但这个罪名,完全是莫须有了。
  
  什么叫言语轻浮,他和英国公使普鲁斯寒暄了几句,就算轻浮了?
  
  和他拥抱了一下,就算是举止失态了?
  
  接到旨意之后,苏曳立即道:“臣领旨,谢恩。”
  
  而后,苏曳朝着桂良道:“桂中堂,接下来是谁主导这次谈判?”
  
  桂良道:“自然是本官。”
  
  苏曳道:“那是否要我在边上相助?”
  
  桂良冷道:“不必了,你立刻离开上海,不要停留。”
  
  苏曳道:“桂大人,可是我了解英国人,我懂他们的底线,有我在身旁,会好得多。”
  
  桂良道:“我说了,不必!”
  
  花沙那道:“苏曳,你回江西吧。”
  
  苏曳无奈,只能深深拜下,转身离开。
  
  但是接下来几天,苏曳始终没有离开上海,而是一直站在了三穂堂下。
  
  这意思很明显,他没有完全放弃这次的谈判任务。
  
  每一次桂良和花沙那进出的时候,他都躬身行礼道:“桂中堂,我做您的翻译如何?”
  
  “只要让我进入谈判场内,我一句话都不说。”
  
  苏曳表现得苦苦哀求。
  
  桂良寒声道:“不必了。”
  
  然后,他带着花沙那扬长而去。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
  
  苏曳都一直站在楼下不肯离开,哀求今日谈判场内,但每一次都被桂良驳斥。
  
  第六天!
  
  苏曳要进豫园的时候,结果被几个士兵拦住了。
  
  而且是朝廷的侍卫。
  
  “谈判重地,任何人不得入内,否则格杀勿论!”一名一等侍卫寒声道。
  
  而这个时候,松江知府和上海知县率领着几百名衙役,前来维持秩序,把守豫园的每一个出入口。
  
  松江知府上前道:“苏曳大人,请离开吧!”
  
  他此时内心无比痛快,上一次你苏曳搞七省盟约,好大的场面,把整个豫园包围得水泄不通,我和上海知县要进去都被你的军队挡回来,还用黑洞洞的枪口瞄准我。
  
  现在,也轮到你尝一尝这滋味。
  
  既然要演戏,那苏曳就要演到极致。
  
  他依旧每天都站在豫园外面,从天亮站到天黑。
  
  而且每一次见到桂良和花沙那,便大声苦苦哀求。
  
  “桂中堂,这次谈判没有我不成啊。”
  
  “桂中堂,为了大清的江山社稷,为了皇上,求求你让我进去啊!”
  
  “桂中堂,我不要任何功劳,只要让我为国分忧,苏曳便感恩戴德!”
  
  这段时间内,很多人都见到了这一幕,并且广泛流传开了。
  
  苏曳为了参加和英国人的谈判,态度卑微之极,极尽哀求。
  
  最终!
  
  皇帝一道口谕。
  
  “苏曳,即刻离开上海,不得延误!”
  
  然后,太监王德利朝着苏曳道:“苏曳,这是皇上旨意,你莫非要抗旨吗?”
  
  “请吧!”
  
  然后,四个侍卫上前一步。
  
  这架势很清楚了,苏曳不走的话,他们就要强行把苏曳驱逐走了。
  
  苏曳一声悲呼。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皇上,苏曳走了!”
  
  “大清危矣!”
  
  然后,在所有人的目光中,苏曳万般无奈地离开了豫园,离开了上海。
  
  至此!
  
  他的戏结束了。
  
  在天下人眼中,他完全仁至义尽。
  
  今后谈判不管如何崩坏,如何后果,都和他无关了。
  
  而且朝廷也没有任何名义再召他来谈判了。
  
  …………………………
  
  桂良为主使,花沙那为副使,和英国人普鲁斯的谈判继续进行中。
  
  苏曳离开的时候,普鲁斯松了一大口气。
  
  这个人一点都不想和苏曳谈判。
  
  因为苏曳拥有完整的国际视野,普鲁斯无法蒙蔽。
  
  最关键的是,他在来中国之前,阿尔伯特亲王确实召见了他,谈了整整两个多小时。
  
  普利斯其实也是额尔金派系的成员,他和苏曳也是政敌。
  
  但是,他的立场并不是非常激烈,对于阿尔伯特亲王也有足够的敬畏,所以导致在谈判上他对苏曳很难高高在上。
  
  但是在来之前,他也得到任务,必须完成换约,必须让清廷履行天津条约。
  
  不过因为政局出现了一些动荡,所以这一次谈判,在某一些细枝末节上可以稍作退让。
  
  甚至,态度上也可以软化一些。
  
  但是,核心条件一条都不能动。
  
  比如关税百分之二点五,不能动。
  
  比如一次性税百分之五,之后西方商品进入中国内地销售不需要缴纳任何税收,这一点坚决不能变。
  
  比如十几个通商口岸城市,比如长江航道权,比如传教权,比如教区内部裁决权,比如领事裁决权等等等,所有的条件绝不更改。
  
  任何人来谈,英方都不会退让。
  
  所以,苏曳来谈判的时候,就专挑那些听上去很牛逼的条款先谈。尤其是一些清廷非常在意,但是英方不在意的内容。
  
  就是要让朝廷觉得他和英国勾结的架势,就是要让朝廷害怕英国人要扶持他并且制造南北分裂。而苏曳谋求两江总督,就是关键节点。
  
  果然,清廷那边意志直接崩了,直接罢免了他。
  
  比苏曳预想中的还要早一些,因为他还准备了能够成功的两三个条款。
  
  而且关键时刻巴厦礼和包令都可以出面和普鲁斯密谈。
  
  总之,万无一失。
  
  结果,后招完全用不上了。
  
  桂良主持谈判之后,第一句话就是之前谈成的条款,还算不算数?
  
  也就是想要侵吞苏曳的谈判成果。
  
  英国公使普鲁斯本想说不算数,因为你们已经换人谈了。
  
  但是,他又害怕清廷再一次招苏曳来谈。
  
  所以,双方唇枪舌战了好几天,英国公使普鲁斯表示,之前的条款,依旧算数。
  
  于是,接下来桂良兴致勃勃地进行了接下来一项谈判。
  
  “在天津条约生效之前,请贵方清理掉长江航道的贵方舰队,将九江贵国人员全部撤离,将贵国在九江的产业,全部撤离!”
  
  很显然,朝廷还是不愿意放弃借刀杀人的希望,想要借英国人之手灭掉苏曳的长江舰队和九江产业。
  
  这话一出,普鲁斯立刻跳了起来。
  
  伱疯了!
  
  额尔金伯爵就是因为这个被赶回伦敦的,你觉得我比额尔金伯爵强硬?
  
  你觉得我的靠山和政治根基比得上额尔金伯爵?
  
  九江产业是阿尔伯特亲王的逆鳞,谁碰谁死。
  
  顿时,普鲁斯直接猛地站起来道:“这件事,一个字都不能提,一个字都不行!”
  
  “你要是再提这件事情,直接中断谈判。”
  
  而对方这个态度更加让桂良判断,眼前这个人,绝对和苏曳是一伙的。
  
  看看之前额尔金伯爵,直截了当就同意了。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在消灭苏曳一事上,我们和额尔金伯爵的意志是一致的。
  
  哼,我桂良稍稍一试探,就试出来了。
  
  接下来,桂良迫不及待向皇帝上奏章,说明了此事。
  
  走海路从上海到天津,只需三天不到,然后从天津到京城一天。
  
  ……………………
  
  几日之后,皇帝收到了桂良的奏章,大呼道:“看看,看看!”
  
  “这个新的英国公使果然是和苏曳是勾结在一起的,现在英夷内有两股势力,一股是打算扶持苏曳的,一股是反对苏曳的。”
  
  “额尔金伯爵虽然强硬,但他是反对苏曳的,他倒台之后,就换上了一个要扶持苏曳的新公使,这是英夷对我大清的阴谋啊。”
  
  “洋人亡我之心不死!”
  
  “接下来该怎么谈?”皇帝道。
  
  杜翰道:“皇上,攘外必先安内。如果这个新公使普利斯真的和苏曳勾结在一起,那我们还真是当机立断赶走了苏曳,否则让他们谈下去,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匡源道:“皇上,英夷在我大清,可是还有一支强大舰队,在广州还有大几千上万军队。万一这股力量和苏曳勾结,那后果不堪设想。”
  
  皇帝想一想,都觉得不寒而栗。
  
  杜翰道:“所以,要想办法把这个普鲁斯赶走,绝对不能让他和苏曳勾结在一起,否则局面危也!”
  
  匡源道:“宁可让额尔金伯爵上位,也要赶走这个普鲁斯。”
  
  啊?!
  
  苏曳是没有听到这话,否则他也会彻底呆了的。
  
  这群人,内斗权术极其高明。
  
  但只要涉及到外交,完全一塌糊涂。
  
  因为对国际局势不了解,对英国内部也不了解。
  
  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个普鲁斯公使也是苏曳的政敌。
  
  而且,他对清廷的态度,算是比较软的。
  
  额尔金伯爵才是强硬派,战争狂人。
  
  现在,这些人竟然想着要把这个普鲁斯公使换掉,换上一个对清廷极度强硬的额尔金伯爵。
  
  这……这……真是服了。
  
  牛逼!
  
  但是站在朝廷的角度想也没有错,至少额尔金伯爵愿意对苏曳开火,也一门心思想要灭掉苏曳。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
  
  苏曳回到九江后,趁着雷鸣闪电,再一次上网。
  
  “其实我很担心,因为我缘故,清廷不肯毁约,不敢彻底激怒英国人。”苏曳道。
  
  历史上,朝廷签了天津条约,洋人退兵之后,皇帝立刻就想要毁约不认,于是又派桂良去上海谈判,完善了通商条约。
  
  对于关税,对于海关权,对于鸦片贸易合法化这些重要的东西,朝廷都不大在意,都愿意退让。
  
  但是对有些条款,皇帝坚决不同意。比如洋人进京,在京建公使馆。
  
  这就让人很无奈了,真正很重要关乎国家命运的东西,朝廷闭着眼睛随便答应。
  
  但偏偏对于公使进京这种条款,成为皇帝绝对的逆鳞。
  
  就是因为这几条内容,双方谈判破裂。英国人再一次发动了战争。
  
  而在这个世界,朝廷除了有太平天国这个敌人,还多了苏曳和七省盟约。
  
  如此一来,朝廷对洋人的妥协率就大大增加了。
  
  而朝廷一旦妥协,那说不定后面的战争就不会爆发了,苏曳进入中枢的计划就会泡汤。
  
  负八妹道:“而现在经过你和普鲁斯这一番谈判后,这一个隐患就彻底消除了。”
  
  英年早秃道:“你知道接下来可能会发生什么吗?”
  
  苏曳道:“愿闻其详。”
  
  英年早秃道:“朝廷会认为你和普鲁斯派系勾结在一起,他会觉得新公使普鲁斯是敌人,会想办法赶走他,宁愿把额尔金伯爵换回来。”
  
  “呃……”苏曳道:“不会离谱到这个地步吧。”
  
  负八妹道:“苏八寸自己都不敢想象这么完美的局面吧,这比他的计划还要完美啊。“
  
  红旗插遍满清道:“这个普鲁斯,其实是最可能和清廷完成苟合的公使了。结果清廷却要赶走他?这……这也太美妙了。”
  
  负八妹道:“如此一来,赶绝朝廷的计划会比想象中的还要完美。之前我还真的很担心,苏八寸的七省盟约会改变因果链,会让朝廷对洋人妥协,答应了天津条约。如果那样的话我们的就失败了。”
  
  红旗插遍满清道:“接下来,享受过程吧。”
  
  英年早秃道:“我们有必要讨论下一个议题了,要不要改变第二次大沽口战役的结果?”
  
  红旗插遍满清道:“不,千万不行。一旦改变了第二次大沽口战役的结果,那后面的战争可能就不会爆发,英国人就不会扩大对清廷的战争规模,那皇帝可能就不会死!”
  
  负八妹道:“对,绝对不能更改。一定要让清廷遭遇一场彻底的大败,整个国家思维才能改变。皇帝不死,苏曳就无法出头!”
  
  接下来,进行投票表决!
  
  小群里面所有人一致通过,不能改变第二次大沽口战役的结果。
  
  “此项决议通过。”苏曳道:“接下来,开始谋划第二次大沽口战役结束后的部署,以及相关冲击!”
  
  这就是苏曳这边的牛逼之处了。
  
  动不动提前布局半年,一年。
  
  而且会有A计划,B计划,C计划。
  
  面对任何可能性,都要做出相应部署。而且有保底计划,充满底线思维。
  
  ……………………………………
  
  “大人!”
  
  “我们工厂的第一批黄包车出来了!”
  
  苏曳顿时无比惊喜,这么快?
  
  “当然,距离大量投产还有很久,甚至我们的黄包车工厂都没有建造起来,第一批十辆样品,大部分都是手工打造出来的。”
  
  “但是因为有了蒸汽机,还有相关模具,所以才能生产出这些样品。”
  
  苏曳道:“走,去看看。”
  
  接下来,苏曳走出知府衙门。
  
  十辆黄包车整整齐齐地摆放在那里。
  
  关于设计图纸,差不多已经是最先进的状态了,甚至比历史上的产品还要先进。
  
  只不过很多材料是达不到要求的。
  
  “大帅,我拉着您转一圈。”兆布道,有任何巴结拍马屁的机会,他都不会放过,谁也别想和我抢。
  
  此时,知府衙门外面人山人海。
  
  包令,巴厦礼,还有几百个英国人也都出来看热闹。
  
  老实讲,把赚钱的拳头产品定为黄包车和香烟,都是苏曳力排众议的结果。很多人都看不懂,甚至都不看好。
  
  包括包令和巴厦礼,还有很多英国人都无法想象,就这简简单单的黄包车能够赚取几百万两银子的利润。
  
  这群人的商业视野还是不够的,他们只把这辆黄包车当成了一件商品。
  
  但实际上,它是一种公共交通,而且还是具有长时间垄断性的公共交通。
  
  既然是公共交通,那就不适合让兆布拉着苏曳走一圈了。
  
  这样太传统了,不具备话题性和先进性。
  
  苏曳走到人群之中,朝着晴晴道:“大姐姐,来!我拉着你走一圈!”
  
  晴晴大格格一愕,脸蛋一红。
  
  但是,她还是落落大方地走了出来。
  
  然后,她坐上了黄包车,苏曳拿起车把,在万众瞩目中,拉着这辆黄包车整整跑了两千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冷潇南宫翼天 娘子莫急,待我先灭了这满朝勋贵 全家偷听我心声杀疯了,我负责吃奶 李毅唐雪重回过去小说 泛修行,我是全民领路人 混元修真录[重生] 外科医生的谍战生涯 锦堂春 全家炮灰读我心,沉迷在线崩剧情 秦怀道荷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