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言情小说 > 最强妖孽学生 > 第一百零四章 只愿君心似我心
    没等董泽华兴奋完,王崇话语一转,说道:“可是”

    “我要…;…;怎么赢啊!”王崇喉咙如同被堵上了一个塞子,即便烈酒灌喉,他也难以言语,胸中如同积郁万千苦闷。

    他垂下头,也许是酒已经上头了的原因,放在平时,王崇不可能会在别人面前暴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

    “我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才勉强控制住了真气,学了这么久的招式,才能用出其中的雷霆三拳。”

    “可是,光是这么一个招式,就消耗掉了我的所有力气,才干掉了五个林家死士!在川城林家山庄。林家死士成百上千,还有众多修为高深的林家子弟,我真的很想去把林暮雪带回来,可是我迷茫,我没有自信啊!”王崇双手抓住了自己大腿处的裤子。捏在手中发皱。

    董明玥看着王崇此时的样子,想到他在平时嬉皮笑脸,十分自信,没想到在他的心里,他竟然充满了不曾说出的苦困!

    董明玥忽然想起了一句话。假如一个性格开朗的朋友,忽然告诉你他不开心,那你一定要把这个当回事,因为,他可能实际情况要糟糕得多。

    见到王崇真正流露出了伤心的样子。董明玥也顾不着害羞了,连忙安慰道:“你真的已经很不错了,从零基础到现在,我还没有见过进步这么快的人!你在我眼里是最厉害的人!”

    董泽华也跟着说道:“是啊,王崇。你不要妄自菲薄啊,五个林家死士,你知道是什么概念吗?他们只要有一个林家死士,吃下了藏在齿缝中的亡命丸,便可屠光我董家山庄,你能一次干掉五个,能力已经十分恐怖了。”

    王崇却摇了摇头,说道:“我只想把林暮雪带回来!我只知道,我这样,还远远不够!”

    董泽华和董明玥面面相觑,今日喝酒他原本是想把王崇灌醉,但没想到这一斤白酒下去,也没能让他倒下,还灌到这种半醉不醉的状况,让他大倒苦水。对林暮雪的思念愈发深刻,效果适得其反了。

    董泽华只好对王崇说道:“你天赋极高,如果按照霸王功法的流程,把自己的修为提高,带回林暮雪,你是十分有希望的!”

    董泽华无法理解王崇内心的纠结,只听见王崇苦笑着摇摇头,充满苦涩地说道:“董先生,你不明白…;…;”

    “我想提高自己的修为,我也知道这霸王功法厉害…;…;”

    “但我也…;…;不想祸害别的姑娘啊!”

    说完这句话后,王崇似觉天旋地转,脑中晕乎乎的,一下子趴在桌子上,睡过去了。

    董泽华悠悠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唉,这小子一边想去救林暮雪,一边又纠结着不提高自己的实力,该说他聪明,还是蠢?”

    董明玥此时抿着双唇,内心震颤不已,对于林暮雪,她只有羡慕,喃喃开口说道:“我要是早点遇到他,那该多好?”

    董泽华摇摇头,说道:“很多事情都是注定好的,没有早晚之分。我找人把他扶回房了,这小子,注定与我董家无缘啊!”

    董明玥听到自己父亲的这句话后,内心中忽然有些崩溃,她默不作声。但却又有些不甘,强忍泪水,转身回到房间里去了。

    …;…;

    董明玥在自己房间内,抱着一个抱枕,痛哭不已。

    其实早在以武会友大会上,她对王崇就暗藏情愫了。

    起初王崇并不起眼,利用着霸王功法的优势,靠着并不光彩的手法,打败了一个又一个的对手,她心中很不屑。

    觉得他并没有本事。能赢比赛,全靠小聪明。

    可是,在决赛上,当他赢下了最后一个对手,拿下了冠军的时候。她就对他的看法稍稍有些改变了。

    能赢几场比赛,可以归咎成小聪明。

    但在这种竞争激烈的以武会友大会上拿到冠军,那就不是一个小聪明可以概括的了,不但有绝对的实力,还有智慧。

    可是,后来王崇选择放弃冠军,只愿还对手女生一个清白,并且以自己为先河,将冠军拱手相让,改变了以武会友大会对女性不公平的规则。以一个足够硬气,足够男人的态度,引起了所有人的喝彩,也与他之前油腔滑调的言语,不利落的胜利手段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并不是一个只在乎胜利的人。

    这样的反差,让董明玥为之着迷,她想弄清楚王崇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想知道...他到底是虚伪狡诈,还是刚正不阿?

    大会结束,而他一去久久。

    等再见到王崇的时候,他就已经身负重伤。

    而这一切,竟只愿为了留下他心爱的姑娘。

    在她眼里,当时王崇并不是一个有大本事的人,与每个女孩中怀春的那种无可匹敌,不可一世的英雄,有着截然的不同。

    但即便这样。他就是不肯屈服,宁可用带血的牙齿咬住木棍,撑着自己的身体站起来,他也不愿在人前下跪!

    这样的血性,让她为之动容!

    董明玥对他的印象,再三转变,从最开始她心中鄙夷的毫无本事,只会耍小聪明的滑头小子...

    变成了一个有真本事,但对输赢很执着的人。

    然后又变成了一个有真本事,但把气节视为比输赢重要的人。

    最后又变成了一个不但有气节。也对爱情忠贞不渝的英雄。

    与王崇相处的这段时间,她每天的情绪,都被王崇牵动着。

    被他的言语气得咬牙,被他的放荡戏弄得满脸通红。

    看到他用树叶作出来的画,又时常被他感动...更为他的修炼天赋。而感到惊叹。

    如果能换来王崇的真心对待,那么她也愿意承受和林暮雪一样的痛苦。

    只可惜

    世事没有如果。

    事到如今,她也终于为自己心中的困惑,找到了答案...

    无论他虚伪狡诈也好,刚正不阿也好。总结下来,就只有二个字了…;…;

    喜欢。

    他开心,自己就开心。

    他失落,自己也失落。

    也许是为了让王崇忘掉烦恼,也许是因为见不得他难受。董明玥似乎作出了什么决定,她把手中的抱枕放下,拭干泪水,整理好自己的仪容后,坚定不移地…;…;

    朝着王崇的房间走去。

    …;…;

    董明玥推开了王崇的房间门,此时,王崇正仰面躺在大床上,紧闭双眸,房间内充满了酒气。

    董明玥面带着微笑,泪眼未干,容颜明艳而动人,天鹅般的脖颈,足够令所有男人为之疯狂的惹火身材,穿着一袭白色的旗袍,将她的身材衬得越发前凸后翘,配上她高贵清雅的气质,仿佛如一朵皑皑雪色中的一朵不可亵渎的雪莲花。

    她踩着高跟鞋,缓缓走到了王崇的面前。

    董明玥抚了一下臀后的旗袍,安静了坐在了王崇旁边。

    此时,王崇已经酒醉到无意识。正呼呼大睡着。

    董明玥握住了王崇的一只手,另一只手温柔地抚摸着他刚毅的脸庞,神色美丽而动人地开口说道:“你今天为什么不肯多看我一眼…;…;”

    “你知道吗,其实上次在以武会友大会上,我是因为好玩,才穿的旗袍。”

    “但你说过我穿旗袍好看,所以我今天很慎重的挑了一件最贵的。”

    “其实你想成功,没有那么难,不是每个女孩都会把这件事,归咎成祸害。”

    “至少我愿意被你祸害呀!你也已经祸害死我了!”

    “我今天想把心里的话都告诉你,但当面我已经说不出口了,只能趁你睡着,才敢说。”

    “如果你认为这件事情的抉择那么难,那我不要你来抉择,我只想要你开心,希望以后你睡的每一个夜晚,眉头不会像今天这样的皱起来。”

    董明玥的纤纤玉指从王崇的眉梢划过,说着,她伸手解开了自己旗袍上头的扣子,露出了她精致的锁骨,白皙而细腻,不带一丝瑕疵,恰如雪山嫩莲般的肌肤。

    王崇在此时,忽然抓住了董明玥的手背,董明玥一惊,睁大地双眸,惊喜而又羞涩地看着王崇。

    王崇依旧是双眸紧闭,口中喃喃地说道:“暮雪,暮雪…;…;”

    董明玥听到他喊出的名字,心情如从天堂坠入地狱,当即泪崩,眼泪簌簌往下掉。

    但她依旧没有停止自己手上的动作,直至把身上的旗袍全数脱落。

    两行清泪从董明玥洁白的脸颊上滑落,她露出了一丝微笑,神色凄美而动人地说道:

    “你把我当成暮雪,你就把我当成林暮雪吧…;…;”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长负相思意!”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