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科幻小说 > 阴人当道 > 第三十七章 阴骨钉魂
是小婉约把我带到这个地墓里,也是她把我弄到这个石棺里的,她似乎早就知道这个石棺是囚魂棺,刚才表现出来的惊吓完全都是装出来的。

    可是我想不明白的是,这个囚魂棺发动,似乎完全依仗棺壁上的那些纹路,而纹路只有泅满血液以后才会有效,难道说老牛和小婉约是一伙的,她把我带进来,老牛又把白平诳来,然后杀了白平,催动囚魂棺?

    可是在进村的时候,小婉约看到老牛以后,就把雷击枣木剑藏了起来,似乎又说明她对老牛有所隐瞒,这事确实奇怪。

    而且,现在小婉约和我在一起,囚魂棺发动,她也逃不走,难道她要和我同归于尽?

    血红色的线条在空中像蛇一样扭动,向我们靠近,小婉约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似乎一点也不怕自己的灵魂被囚魂棺控制。

    就在这时,我忽然感觉到脚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动,然后便看到一个身影出现在小婉约的身后,伸出双臂猛地抱住了小婉约,小婉约的身体猛地一僵,就好像被冻住了一样。

    我这才看到抱住小婉约的并不是人,也不是鬼,而是原来棺底的那身寿衣。

    可是它给我的感觉又十分古怪,似乎活过来了一样。

    吝啬鬼在我的身体里又是“哈哈”大笑道:“小丫头,你真的以为那个瓶子里是散魂液呀?如果真是的话,那我先前为什么不让这小子用它对付红衣女鬼呢?那只是我以前偶然得到的一种奇妙药液,可以让任何死物在半个小时以内短暂拥有活动能力,并且可以冻住任何它接触到的灵魂。”

    妈的,这老东西也太奸滑了,连我也骗过了。

    不过也不得不说,他的身上真的有太多稀奇古怪的东西了。

    小婉约虽然看起来似乎一动也不能动,连话都不能说了,可是那些红色线条还是向我们逼了过来,很快就会把我和小婉约的身体束缚住,到那时,吝啬鬼和魅儿也无法逃脱。

    我的灵魂被吝啬鬼挤到了一边,根本就没有办法控制身体,即使能控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因为那些线条实在是太多了,几乎封住了石棺里所有的空间,一个人的身体,根本就无法躲闪。

    就在这时,我的身体忽然动了,伸手抓住了小婉约身后的背包,从里面拿出了几张黄符。

    不知道为什么,在我眼里看来,周围那些红色线条向我逼过来的速度就好像放慢了十倍一样,本来感觉形势危机,可是现在看来却好像完全有时间应付。

    我知道,这种信心根本就不可能来自我自己,而是吝啬鬼带给我的,也正是这老东西不知道用什么办法,让那些线条慢了下来。

    我的一只手拿着黄符,另外一只手的食指伸出,点在小婉约的胸口处,“哧”地一声,小婉约胸前的衣服裂开拳头大小的洞,露出了她白皙的股肤。

    小婉约的身材看起来要比白月华好上一些,两个半球在胸口中间挤出一条深沟,而在那条沟的顶端,竟然是一颗朱砂痣。

    雪白色的皮肤上面一颗宝石一样的朱砂痣,两者对比明显,说不出的妖艳,这和小婉约平时的气质完全不同。

    我不由在心里骂道:“靠的,这个老东西,到现在了还想着非礼小婉约!”

    吝啬鬼一边控制着我的手指,在小婉约的朱砂痣下面划了一条口子,一边在嘴里骂道:“小子,老子再老不正经,也不能动你的女人呀!她的这颗朱砂痣是阴体精华所在,老子要借它来画符!”

    一滴血珠从口子里渗了出来,奇怪的是,竟然不是红色的,而是紫黑色的。

    那滴血滴下来以后,小婉约胸口的口子竟然自动弥合了,就好像从来也没有出现。

    吝啬鬼伸出手指,把那滴紫黑色的血接在指尖上,然后牙齿在我舌尖上咬了一下,吐出了一滴血来,却也不是正常血液的鲜红色,而是紫金色的。

    两滴血撞到了一起,我只感觉到石棺里的空气似乎为之一荡,那些向我靠近的红色线条,也扭曲了一下。

    紫黑和紫金色的血珠迅速融合到了一起,吝啬鬼飞快地用它在黄符上画下了一些奇怪的符号,然后“啪啪啪”将它们拍在了棺壁上。

    一道金光亮了起来“轰”地一声,石棺的棺壁炸得粉碎,那些红色线条也化为了一道红光,似乎就要飞走,吝啬鬼又扔出一张黄符,红光飞进黄符被吝啬鬼收了起来。

    我和小婉约的身体又出现在了地墓中,脖子里一凉,吝啬鬼用手一摸,手上被染红了,从地上拾起小婉约的手电,用头顶上照去,老东西轻声骂道:“靠,这是谁干的!”

    地墓的顶应该就是里屋的地板,是一块块一米见方的石板扣在一起组成的,此时在顶板的正中央,却是钉着一具尸体,正是白平。

    白平的双眼被挖掉,只剩下了两个黑洞,嘴唇也被割掉了,露出两排黑黄色的牙齿,身上的衣服全部都被扒掉,赤裸的身体被人从咽喉到小腹切开了一个大口子,胸腹内的五脏六腑全都脱落了出来,就那么挂在半空中,鲜血正是从那些心肝肺上流下来的。

    最奇怪的是,把白平钉在上面的,并不是铁钉一类的东西,好像是一根根白色的木棍。

    吝啬鬼的手一招,抱住小婉约的那身寿衣便飞向了他,然后消失不见了,也不知道这个老东西把它藏到了什么地方。

    寿衣一离开小婉约的身体,她便清醒了过来,第一个反应便是要对我出手,可是随后却也是看到了头顶的白平,就好像被雷击一般,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嘴里惊叫道:“阴骨钉魂!好歹毒的手段!”

    阴骨钉魂?

    听到小婉约这么说,我这才看出来,原来钉住白平身体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木棍,而是一根根骨头!

    小婉约似乎并不知道是谁对白平下手的?难道说她和刚才杀死白平的人并不是一伙的?这事怎么会这么巧,对方杀死白平,把他钉在上面,流下的血正好催动了囚魂棺?

    妈的,我身边发生的事,越来越扑朔迷离了!

    虽然我不知道阴骨钉魂到底是什么名堂,单从吝啬鬼和小婉约的反应以及这个名字来看,就知道一定十分厉害。

    吝啬鬼看了一眼小婉约笑道:“小丫头,村子里只怕来了厉害人物了,我刚才本来可以杀了你,但是因为你是这小子的老婆,怕他埋怨我才放了你,你是想再和我打一架,还是大家一起想办法离开这里?”

    小婉约不屑地看了一眼吝啬鬼:“刚才不过是我不小心着了你的道,你以为你真的能杀了我?如果我没有帮手,怎么敢发动囚魂棺,把自己和你们一起封在里面?你也知道,大家既然来了这个村子,谁也别想全身而退!这事有些奇怪,我先放过你们,但是他胸口的那三滴东西,我是要定的!”

    说完,小婉约就要离开,我很想问她为什么要和我为敌,难道十八年前的事她都不记得了吗?可是现在自己的灵魂并不能控制身体,却是无法开口。

    魅儿看到小婉约要走,忽然怯生生地开口叫道:“阿姨,你为什么不去找我妈妈?我想要妈妈。”

    小婉约的身体一颤,看了一眼魅儿,一咬牙什么也没说,走向地墓的一头,我们就是从那里下来的。

    就在这时,忽然一声喊叫从上面传来:“白平,你在里面吗?”正是白守义,他是来找白平的。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白守义带的人应该不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