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 > 第833章:要饭的学问大了去了
    别说罗朗格等人三观颠覆,此时此刻就连朱三旬自己都在怀疑人生!

    妈的要饭还能这么要?!

    太神奇了!

    以往朱三旬是怎么做的?

    挑个人多的地方,往地上一蹲。把自己个的破帽子往地上一放,见到过往人群中那慈眉善目的,就点个头鞠个躬,说自己几天没吃饭,睡了好多天公园云云。

    就是卖惨。

    至于人家给不给,那就随缘了。

    有的人见他可怜,或者是恰好兜里有零钱,偶尔会施舍一点。

    但是更多的时候,则是一双双嫌弃的目光扔过来,然后大喝一声“滚蛋”或者“别挡路”。

    像今儿个这样,对方不但给了钱,还出言安慰的时候,哪有啊?!

    在沪市流浪两三年了,天可怜见,这样儿的事儿,朱三旬头一回遇上啊!

    看着那好心人做了个加油的手势,带着微笑转身离去,朱三旬摸了摸眼角。

    好人呐!

    “刚才那人,你们认识?”

    还没等朱三旬感慨完呢,王洪洋等人就围到了他身前。

    看着那个穿着昨晚上自己自己从垃圾箱里捡回来的衣服的叫兽,劈头盖脸询问,朱三旬捂住了鼻子:“不认识,头、头一次见到。”

    “那他就给你一百块钱?!骗谁呢?”

    朱三旬被这一番劈头盖脸的质问给吓了一跳,紧张之下,只是低下了头去,目光躲闪的看着面前这一群气势汹汹的人。

    浪迹街头多年,辩解,特别是跟地位比自己高的人辩解的能力,他已经丧失的差不多了。

    见到这一幕,蹲在不远处的李宪将手里的可乐,递给了一旁明显还在怀疑人生的肖永吉,走上了前来。

    “嘿、王教授,咱们说话可要讲事实凭根据好吧?谁告诉你不认识就不能给钱了?”

    眼见着王洪洋又要跟自己杠,李宪连忙摆了摆手。

    他没心思浪费唇舌,直接对朱三旬一挥手,“来,按照刚才的模式,再来一遍。”

    “嗯!”

    朱三旬得令,立刻回身。可是刚刚转过头,又讪着脸将手中那百元大钞端了端,“这个.....”

    意思很明显——这钱归谁啊?

    嗨、

    李宪手一扬,“你凭本事要来的,自然是归你。”

    一瞬间,朱三旬的动力足了一百二十分。麻利儿的把钱往裤兜里一踹,二话不说,走到了银行门前。

    放眼四处那么一扫,便在人群之中寻了个四十出头模样,手里边儿拿着股票本的男人。

    “兄弟,买的什么股票?”

    那男人茫然回头,“爱多......朋友,有事儿?”

    朱三旬回身看了眼李宪,在得到后者目光鼓励之后,深吸了口气。

    “没事儿,就是看见你。有点儿感慨,唉、我以前,跟你一样.....”

    谁特么跟你一样!

    听到这话,男人很明显有些抵触。

    “那是认购证刚刚放出消息的时候,那一年,我卖了老家的房子和地,坐了两天两夜的火车,来到了沪市......”

    不过紧接着,朱三旬说的一番话,却立刻将他吸引住了。

    接下来的五分钟,站在银行大门旁的王洪洋等人,慢慢的张大了嘴巴、

    在跟男人搭上话之后,朱三旬便自顾自的说了一段故事;

    一个从认购证时代开始,第一代吃螃蟹的股市先行者,从一夜暴富,辉煌无比,再到一朝失蹄坠入深渊的故事!

    在这个故事之中,朱三旬不再是贸贸然投入沪市这个大熔炉的流浪户。而是一个预料到了股市先机,变卖家产奔向沪市寻求暴富梦里的勇者。

    从不顾家中父母妻儿阻拦毅然踏上奔往沪市的路途,到用全部家当换取三本认购证两个月内狂赚十二万。再到股市风潮骤起,这十二万利本几经转折,连翻四翻变成五十万。再到功成名就,即将把父母妻儿接到沪市来之际,手中本来看好全压的股票崩盘,一朝之间一切化为乌有......

    朱三旬口中的故事简直就是从92年到现在,沪股疯狂时代,大浪潮之下的一个缩影。

    这个缩影里有让人羡慕向往的成功,也有让人心酸感慨的失败。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随着朱三旬“经历”过山车般的起伏,那男人的表情几经变化。

    从疑惑到羡慕,从羡慕到仰慕,从仰慕到扼腕惋惜.....

    “哎、都过去了。跟你说这些有什么用,我现在想到这些,就觉得对不起我的妻儿父母。那时候我总想赚够钱,把他们接到沪市来,让他们过上好日子。可是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了,就连家里面来信管我要儿子的学费都交不起,我......兄弟、不说了......”

    听到最后,不光是那男人一脸的怅然。就连朱三选都被这个故事忽悠的上了头。

    抹了抹眼角,他拍了拍不知道什么时候,男人放在自己胳膊上的手,“说这些晦气,老哥祝你财运亨通。买啥啥涨!”

    就在朱三旬抹干了眼角,转身离去之际。

    那男人突然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老哥,等等!”

    说着,男人将手中的股票本夹在了咯吱窝上,二话不说从兜里掏出了一沓票子。刷一声,从里面挑出了一张百元大钞塞进了朱三旬的手中。

    “老哥,穷啥不能穷教育。点儿钱不多,你拿着,给孩子寄回去!股市就这么个地方,没有谁永远辉煌,也没有人永远就跌在泥坑里了。你不能就这么陷进去,振作起来啊!”

    接过去,朱三旬蠕动了一下嘴唇。

    “谢谢兄弟!兄弟,最近我看松江实业这只股势头不错,你可以试着入几手。”

    “唉!老哥有眼光!”本来要走的男人听到这个,直接又从兜里掏出一张大百元,拍在了朱三旬手中。

    吹嘘了自己年前时候就买了松江股,男人直接一挥手。

    “老哥,振作!走了!”

    一旁,看着手中捧着两张票子的朱三旬,王洪洋和罗朗格等人的嘴巴,再也闭不上了。

    此时此刻,他们严重怀疑自己的认知是不是出现了错误。

    踏马的!

    讨饭还能这么讨啊!?

    .....

    “很简单。我的方案,就是改变乞讨的方式。“

    “以往的乞讨太过被动,完全是将受益寄托在路人的善良上。而且乞讨的方法也太低端。”

    大街旁,李宪对着一群三观已经颠覆的同学和教授侃侃而谈。

    听到这,蒋晓敏不解:“为什么这么说?”

    “这个很好理解。”李宪呵呵一笑,道:“就说朱三旬,他之前的乞讨方式是怎么样的?无非就是说自己怎么怎么没吃饭,怎么怎么没地方睡觉,怎么怎么困顿。但是这些跟路人有什么关系?说句实在的,现在大街上走的这些人里边,经历过几天没吃饱饭,几天没睡过床板的,有几个?”

    显然,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不多。

    因为按照李宪此前的统计,一天之内从朱三旬身边走过的人流高达近万,但是其中掏钱施舍的,只有为数不多的五六个。

    而即使是这五六个人,给的钱也不多。那天,朱三旬收到最多的一笔,也不过就是一块钱而已。

    见人们不说话了,李宪哼哼一笑,问道:“你们说,是一个你们完全不曾体会过的穷人能激发出你们的同情心呢。还是一个跟你们有相同经历,相近际遇,就如同你的朋友你的同事般,但是现在又无比落魄的人能激发出你们的同情心呢?”

    这还用答么?

    显然是第二个啊!

    “所以,针对这一块,我给朱三旬编了一个故事,给了他一个新的人设。用这些似是而非,但是却又客观存在可能性的故事,最大程度的激发出到这个银行来办业务的股民的同理心。让他们产生包括羡慕,同情甚至是从嫉妒到惋惜的情绪过程。那么,经历过这些情绪的体验,这个人会怎么做呢?”

    看着蒋晓敏等人一脸求知的表情,李宪呵呵一笑:“抒发!”

    “但是情绪的抒发,分为很多种。在他们不知道怎么选择抒发方式的时候,我让朱三旬在言语之中,给了他们唯一的选项。”

    “就是说孩子交不上学费这句?”蒋晓敏恍然大悟。

    “没错!朱三旬并没有直接要钱,而是通过这种暗示,让被乞讨对象自己找到了宣泄自己情绪的渠道。至于效果嘛......”李宪呵呵一笑,指了指朱三旬手中的三张钞票,“你们已经看到了。”

    “卧槽,牛逼。”

    蒋晓敏在脑海之中寻思了半天,也没能找到什么贴切的话语表达自己心中的感受。

    专门挑选股民下手,精确化目标客户。

    用传奇陨落这种故事,在短时间内获得目标的情绪波动,然后再进行消费引导......

    啪啪啪、

    不知道是谁先起了个头,大街上,掌声响起。

    太牛逼了这个!

    李宪的方法复杂么?

    一点儿都不复杂。

    但是这里边儿蕴含的东西,在学了一个学期营销学,管理学和经济学的学员们看来,不少!

    作为一个运用营销学,统计学等手段提升某个行业业绩的考核来说,朱三旬乞讨这个案子,在所有人眼里看来,无疑是合格的!

    “等会儿!”

    就在这时,一旁的王洪洋低吼了一声。

    “怎么,王教授有什么指教?”李宪呵呵一笑,捂住了鼻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