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言情小说 > 盛世医妃,王爷请上钩 > 第七十一章 与他比武
    一时口口相传得知殿下要与礼里长单挑对打,周围一下子就围满了人,上到将军下到士兵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绕着,都是饱含激动的看着,虽说这是一场知道结果的比拼,但只要是君越上台,就一定会是无比精彩的。

    两人对立而站,礼苏身上依旧是一身朱红色软甲,黑软的头发高高束起,脸颊因为汗湿而发红,显得越加朱红齿白,但眉目间的自信张扬,却使得她整个人眉目飞扬很是夺目,而君越则是一身黑色铠甲,他身姿挺拔目光凌厉,麦色的肌肤勾勒着好看的线条,这一红一黑,一柔一刚,站在一起,可谓是赏心悦目至极,众人觉得,礼苏虽然长的柔弱了些,但在君越面前,却没有差多少。

    “殿下,请。”礼苏客气道。

    君越却是没有动,抬手对着她示意了下,那是先让她动手的意思,礼苏小步跑了过去,靠近他之时右腿猛然抬起,到了头的高度,又猛然落了下去,朝着君越的肩膀而去。

    在要击到之时,君越才抬手,看似缓慢,却已经准确的落在了礼苏的腿肚子前,挡住了她的腿。

    礼苏眉头一拧,随后就要收回,却不想他手指一收,扣住了她的脚腕,轻轻一扯,使得人往下滑,两条腿一下劈直,她赶紧用脚趾抓住地面,才支撑停住,但她同时用用力一蹬腿,借着他肩膀整个人一下弹了过去,沿着他的肩膀就旋身到了他的背后,伸出手臂缠住了他的肩膀。

    但刚缠上,她就感觉腰间一紧,随后眼前一阵头脑发晕,随后后背砰的一声,她被摔在了地上。

    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又觉得手臂一疼,两只手被交叉压制在胸口,而上面,则是君越。

    “好。”下面一阵叫好声,君越的动作虽然简单,但利落干净的让人眼前一亮。

    礼苏动了动身体,君越挑眉,倒是松了手,礼苏抓住机会弹起,伸出脚踢了过去,使出雄鹰展翅,但胳膊腿没有伸直,又狠狠的被压了下去。

    “力道不够,速度不够,且寻迹而知,让人一眼即看穿。”他轻松的压住了人,嘴上随之训诫。

    礼苏抿了抿唇,又换个招式,但一次次的都被君越拦截。

    “不够快。”

    “太慢。”

    “软趴趴的,没有吃饭?”

    一次次训诫都是毫不留情,起了又摔,摔了又起,一遍遍的都是毫不留情,礼苏只觉得浑身发疼,一时都快没了起来的力气,周围的人更是胆战心惊。

    “如此程度,竟然让一众人都败了北,是我南国兵部实力太过落后,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君越抖了下衣摆,冷冽的目光扫视了一圈。

    众人心中都是一跳,赶紧跪在了地上,心中却是发苦的很,刚才那狠劲,就算是军队内武功高强的将军都难以跳过,何况是礼苏呢?所以不是他们弱了或者是让了礼苏,实在是两个不可以比较呢。

    这,殿下今日是怎么了?怎么脾气如此之大,还牵连起来了呢。

    君越面色冰冷,目光在杨头还有其他几个和礼苏对打的人,眸色更加冷了几分。

    “刚和礼里长比拼的,统统……”

    他话未说完,身上忽然一重,一股不小的冲击力落了上来,打断了君越要说的话。

    “比武,还没有结束。”

    看着她脏而纤细的手在眼前,君越抿了下唇:“你不会赢。”

    “你让我。”她却是压低声音,在他耳边开口。

    君越眯了下眼,眼底有亮光闪过,她如何做到作弊语气都那么理所当然的?

    “理由?”他手朝后面劈去,动作迅速而敏捷,嘴里却淡定道。

    “就凭,这个。”她的手好似无疑的滑过他的喉咙,但只有君越才清楚,她的指甲,还轻轻在上面滑动了一番,君越的呼吸不由一窒,一股奇异的感觉开始蔓延。

    而乘此机会,礼苏顿时手脚并用,如同八爪鱼一般缠在了他身上,脚狠狠的碰了下他腿上的穴道,君越顿时觉得无力,身体一下子倒了下去,不等他反应过来,礼苏又是一番动作,如同麻花一般将他给束缚住,君越动了动,既然一时无法动弹,还连内力都用不上。

    他盯着礼苏,倒是小巧了她。

    看着这副场面,众人的余光都是一敛,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如何,殿下?”礼苏微喘着气,目光微亮的看着她。

    “你以为,你赢了?”君越淡声道。

    “自然不是,臣承认,是在殿下身上动了些小手脚,但这也实非迫不得已,谁让殿下不肯让我呢。”礼苏颇为几分无奈。

    “所以呢?想让本王认输?”他说着,但那表情却是明显,不可能。

    “臣知道殿下不肯,所以臣很是无奈,这无奈之下,只能使些逼不得已的法子啦,还请殿下不要计较才是。”说着,她的目光却是寸寸下移,手,也跟着移动。

    君越看此,瞳孔不由一缩,难以置信的看着礼苏。

    “你敢。”

    礼苏笑了笑:“殿下,臣,虽然不敢让殿下真的当我一个月的随身侍从,但臣,也不想输啊。”

    说着,头移了移,借着众人的视角盲区,她的唇,轻轻的落在了他滚动的喉结上,那靠近的幽香和细腻的柔软,使得君越顿时呼吸都急促了些,眼睛里都冒出了些红丝,一时是动弹不得。

    什么时候,他的忍耐如此不堪的地步?他不由僵硬住了身体,不动。

    礼苏心中赞叹,长进了不少,可是却对错了人,毕竟她是熟悉他身体的大夫。

    她忽然抬起了他的手臂。

    但在外人看来,她就好似在和君越拼搏一般,哪里知道,礼苏却是钻了空子,落在他腋下的部位,轻轻挠了挠,一时,君越的脸更是难看了,准确的说,是憋得难看,薄唇更是抿成了一条生硬的直线。

    “殿下,确定还要继续?”为了怕他过于失态而太过迁怒,礼苏好心提醒。

    “本王认。”君越盯着她,缓缓的说出三个字。

    “嗯,殿下认输了?”礼苏好似惊讶,随后赶紧站了起来,带着惶恐又恭敬:“臣冒犯了。”

    什,什么?礼止赢了?众人难以置信,刚刚是发生了什么?刚刚,殿下真的一直被礼止压制住,但如何,也不会输才是吧?

    “你怎会冒犯?”他缓了一会,从地上坐了起来,微微抬头看着她。

    “你欢喜,就好。”他说着,神色却是柔和了几分。

    “??”礼苏心中警惕了几分。

    “??”不明所以的众人。

    “刚刚几个招式,本王未曾看的清楚,不如,请礼里长给本王好好解析一番。”君越继续说着,随后站在了礼苏面前,在她想要后退之时,忽然手臂一伸,一把,就将礼苏给抗在了肩膀上,朝着营帐而去。

    抗在肩膀上,朝着营帐而去。

    注意,却不是重复,而是这个事实一直在众人头中不断回放,直到君越的身影消失,都没有回过神来。

    而忽然身体失重被抗走的礼苏,觉得反抗都不必要了。

    她捂了捂脸,只觉得,完了。

    砰的一下,她被扔在了床上,是她之前睡得还没有被拿走的床。

    她用手撑了撑,小心翼翼的看着居高临下站着的男人,眼珠子左右转悠了一圈,最终还是忍不住某人的逼视,咳嗽了一声:“殿下,您想请臣解析什么?”

    “你觉得呢?”他冷笑着问道。

    礼苏抿了抿唇,闭上了眼睛,冲着他撅起了嘴,一张脸成了小包子一般,嘴上含糊道:“来吧殿下。”

    看到这,君越心中的火,不知怎么,就熄了许多,这人,倒是最是识时务。

    明知道这是她耍巧卖乖的招数而已,但看着那张粉嫩的唇,君越还是低头吻了一口,只是这一沾染上,却是难以放开。

    他加大了力度,吸吮了几下,移开,手指掐住了她的下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不是说,今后,你只是我的属下,绝再无其他所想?”

    “殿下,这叫特殊情况特殊处理,何况殿下刚才所为,不是已经将臣和殿下的关系,弄得更加扑朔迷离了?”礼苏抿唇笑的懒散,实则自己也想呸呸两声,但谁让她在他这里能用得上的,就只有美色呢。

    “呵,这不是你一直所想?”君越嘲讽的看着她。

    “是啊,所以得多谢殿下,以后我们是不是该出双入对了?毕竟这漫漫长夜,军中又都是男子,殿下,也是寂寞的吧?”礼苏眸色暗了些,随后恢复正常,勾动嘴唇,伸手点点抚摸着君越的领口。

    “……”不知为何,君越忽然想到她之前和那些个男人贴贴贴的身体接触,不由脸色紧绷了些,声音沉下:“所以,你就如此迫不及待?”

    迫不及待?

    礼苏打量着他的脸,确实,他有让人迫不及待的资本,只是……

    “殿下,你确定,我们要继续下去,若是我再不出去,估计明日,这关于什么的谣言,恐怕是就传遍了整个军营了,臣倒是不介意,关键得看殿下怎么想了。”她说的是一派恣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