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言情小说 > 盛世医妃,王爷请上钩 > 第九十章 扬名大陆
    礼苏做药向来求实而务实,许多病状都不在话下,但这样珍稀的药还被她自己吃下去的还是第一次,而这样的东西,在这个时代,就连皇家和及贵族之人也难寻,所以君越就算再如何厉害这样有效又能保命的药,手中绝对不会多少的。

    一时,礼苏不由沉默了,看着君越的眼神有些晦暗。

    看她这般模样,本来等着她说几句好听话的君越顿时心情暗沉下来,眼角一沉,嘴抿的笔直,强烈被挤压的高傲自尊让他难以继续面对她的疏离,但看她带着苍白的脸色,还是再次伸手拧干了帕子,将热帕子放在她的眼睛上。

    “闭上,好好休息。”语气略微僵硬。

    见她不动,他语气又沉了些:“不休息,是打算和本王做些什么?正好,这几日一直繁忙,现在有时间,不如……”

    后半句的话他特意压低了声音,带着些磁性的沙哑,话未说话,礼苏就已经果断的闭上了眼睛,呼吸很是平静。

    君越见此动作停顿了下,脸色依旧有些不好,但手压下毛巾的动作非常轻缓,视线一转,落到旁边怔怔的看着二人的那士兵,眼底露出冰冷的光芒,那士兵一下子回了神,竟然不顾自己刚刚包好的腿,拖着往外走去。

    账内一下安静了下来,礼苏卸去了浑身的疲惫,倒是一下就进入了梦乡。

    迷糊中感觉身边有些许动静,那熟悉的气味在鼻间缭绕,却是使得她睡得更沉了几分。

    将梁军赶出三里屯后,君越并不懈怠,给梁军喘息的机会,快速整装军队再次进攻,直接将梁军逼出了边界之外,与此同时,有消息传来,烈云峰重伤不治死亡,梁军士气大跌,无力抵抗,只得仓皇逃窜回国,这长达六个月的战争,才就此落幕。

    而君越的名声,却是再度在大陆中传开,威震众国,让人感叹,与此同时,礼止的名字也开始传开,毕竟在大陆之内,礼止是名不见经传的,在南国帝都内,礼止就是个让人避之不及的纨绔子弟,而此次却是立了大功,不仅在危机关头临危不乱,招招计策打了梁军一个措手不及,而且还一箭射死了敌军主帅,实在是让人意外不已。

    一时之间,人人纷纷打听,虽说获胜大军还未回来,但京都礼家的门槛也被不少人踏破,纷纷开始道贺。

    礼老王妃笑脸相对,而送客离开之时,却是沉了一张脸,眸低满是深思。

    “没想到,那丫头真有这般本事,会不会是外面谣传的?”旁边的李嬷嬷看了眼礼老王妃,小心翼翼开口。

    “谣传?不管是与不是,但这份荣耀,却是礼家的,不是吗?”礼老王妃思索了一番,才缓缓开口,眼底带着明透。

    “你说,这得功之人是谁?”

    刘嬷嬷想了一会,忽然明白过来:“是世子。”

    “是啊,是止儿,止儿立了功,这本就是分荣耀,光宗耀祖的事情,我们礼府不至于高调,但至少,应当以礼待客才是。”礼老王妃勾着抹笑容慢慢说着。

    李嬷嬷也露出笑容,但脑海中不由闪过之前礼苏威胁她的淡定自若模样,不由犹豫了一会,才试探开口:“王妃,奴婢认为,那丫头,也不是个好糊弄的,如今得功的是她,她如何愿意将这功让出来?”

    “让?”礼老王妃一声冷笑,声音重了几分:“她本就是个替代品而已,这替代品,就得随时做好退位的准备才行,她竟然能命硬的回来,也算是对礼府有功,但若是不识趣,就别怪本王妃不客气了。”

    李嬷嬷听着她语气中的杀意,不由低了低头,应和:“老王妃是这王府主事之人,奴婢相信任何人在老王妃手中都翻不出浪花来。”

    老王妃用手指敲打了下桌面,很是几分运筹帷幄的得意。

    这边京都有动静,还在路上的礼苏同样也如同观赏猴一般,走到一个地方总会吸引来一片目光,刚开始有些不适应,但也很快的适应下来。

    她照样是每日该做什么做什么,有时一休息,就待在自己营帐之中研究新药,而好不容易回来的上官卿,全然成了她的小尾巴,就连蓝衣有时间了也和她在一起讨论药理,走走停停的车马劳顿是半点没影响他们的兴致。

    这使得君越不由几分郁卒,他这边是一直在调查究竟是谁将礼苏斩杀了烈云峰的消息泄露出去,毕竟树大招风,太过扎眼难免会使得有心人刺红眼睛,而礼苏的隐藏身份更是不容她过于扬名,而且还会让礼苏被梁国记恨,毕竟这烈云峰可是梁国皇帝最为疼爱的皇子,却死在了礼苏的手下,这难免会记恨礼苏。

    他倒是无所谓,毕竟他南征北战杀敌无数,多少人想取他的性命,他根本不怕,但礼苏……她毕竟是女子,还有,他也答应过会护着她。

    他如此尽心尽力,可这没良心的,却是半分没在意。

    将查出来的几人让人杀了后,他遥看了一眼礼苏营帐的方向,最后抬步走了出去。

    “里长,这个为何会忽然起反应?”营帐内,蓝衣亮着眼睛,一脸认真的询问,旁边的上官卿也是眼巴巴的看着。

    “这个,是蓝磷提取出来的……”礼苏给两人解释着,时间又是飞快的流逝。

    忽然外面有淡淡的香味传了进来,礼苏忍不住吸了下鼻子,肚子内的饥饿感顿时强烈起来。

    “你们,饿了吗?”她询问道。

    两人同时点头,上官卿的肚子还叫了起来,他不由摸着肚皮,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其实他早就饿了,只是一直忽略掉而已。

    几人顿时朝着外面走去,目光一转,就看到外面架在架子上正烤的有些金黄的一头动物,走近一看,发现是羊。

    而旁边,还有一挺拔修长的男人,身上是一件藏蓝色的披风,在寒风之中多了几分暖意。

    但这份暖意,也是从背后才能有的。

    只是这位挑剔又高贵不羁的殿下怎么会屈尊降贵的亲自动手做东西了?而且还来这里做?

    礼苏疑惑的顿下脚步,想着要不要和上官卿他们去火头营吃点,但转身却发现上官卿和蓝衣都不见了。

    “怎么?想吃?”前面传来君越声音。

    “想吃可以,过来添火,放料。”

    他吩咐的倒是不客气,礼苏很想有骨气的转身离开,但看着那头半熟的山羊肉,还是抬腿走上前。

    添了一把火,她看了下山羊,算是明白他为何叫自己过来了,这头羊除了去毛去内脏,又烤了一下,鲜美倒是鲜美,但一点味都没有,殿下就是殿下,怎么会轻易识人间烟火呢?

    “调料呢?”

    君越倨傲的扬了扬下巴,随后就在旁边看着礼苏忙活着,但看着她就一件夹袄和外衫就出来了,他当即手一翻,将身上的披风放在她的身上。

    “穿着,感冒了别让本王负责。”

    礼苏推辞的动作顿住。

    很快,滋滋的油水开始冒着,差不多了后,她用刀子割开表皮切了一块肉放在盘子里。

    “殿下,请。”

    君越伸手接了过来,但第一筷子却没有放在自己的嘴里,而是递到了礼苏嘴前。

    “你烤的,你有主要功劳,本王是个分明之人。”

    ……

    他说什么,都是有理,礼苏张开嘴吃下,动作缓而慢,那在冷风中被冻的发红的唇此刻沾上了油水,显得格外可口,使得在旁边看着的君越不由的喉咙滚动了一下,许久,才移开目光。

    因为一只羊确实比较多,礼苏当即建议分给其他人,君越虽是不啃声,但眼底的不情愿却是有些明显。

    礼苏想了想:“羊肉还是吃新鲜的味道好些,放着你估计也不会吃。”

    她怎么知道?君越认为礼苏的厨艺是十分合他心意的,就算不新鲜了,他也乐意吃。

    只是一只羊而已,而且现在他实在没有资格说什么,就只能便宜那些糙汉子了,以后可不会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当即冷哼:“随你。”

    第二日一早,礼苏还在睡梦之中,忽然觉得周身一凉,她不得不睡意消散,睁开了眼睛。

    “你干嘛呢?”她的声音不满,但因为没有吃变声药的缘故,声音几分娇软,听的君越心中一动,很想将被子放下,甚至是拥着她一起入睡,一直这样下去。

    被这忽然的想法给惊到,君越没想到他已经对她执着到了如此地步,而且这样的想法,似乎,越来越不反感,甚至是着迷。

    他盯着礼苏看,她有细细的眉,清亮的圆眸,嘴小而粉嫩,一张脸蛋也小巧而白皙,这个模样,不就是他未来越王王妃的长相么?

    看着她,他忽然明白了他喜欢女人是什么模样了。

    “殿下?”礼苏揉了下眼睛,对上君越深邃的目光,不由几分心惊,那般模样,好似要吃了她似的。

    “收拾一下,本王带你去一个地方。”他目光没有移开,声音却多了几分诱哄的味道,一时,礼苏的睡意不由清醒了几分,毕竟这些日子,君越对她又是疏远的冷漠,好似她欠了他债一般,说几句话都是僵硬而疏离,但礼苏却知道他在计较什么,也就没有太在意,这忽然讨好,倒反而并不适应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