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言情小说 > 盛世医妃,王爷请上钩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死不瞑目
    “老王妃。”旁边的李嬷嬷看着这幅情景,不由焦急的喊了声。

    老王妃却是淡定的很,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意:“不过本王妃觉得,当初或许是误会了你,是那大师算错误了,这礼王府衰落了十几年,是你在战场上立了功,才使得礼王府好似回到了曾经的荣誉,也许,本王妃该重新认识下你,这不,为了表示老身的诚意,就让你见见你的娘亲吧。”

    礼苏没有说话,只是凉凉的看着她,老王妃对着李嬷嬷挥了下手,李嬷嬷当即点头,在院子的地上翻了又翻,才在一堆石子里动了动,随后就听到轰隆几声,本来正规正据的祠堂一下子变化莫测,移动了好一会,才从地上打开了一个口子,一个类似于牢笼的黑色铁笼的正方形的笼子升了起来,悬挂在半空之中。

    而里面,只铺着一些发干了的稻草,上面,只是蜷缩着一个瘦弱的人,一头杂乱的黑发披散在前面,完全看不清脸,而身上那单薄的衣服更是破烂,隐约可见她枯瘦的身形,印出了骨头的轮廓。

    或许是感觉到外面的动静,那人动了动身体,灰暗的眼睛从枯黄杂乱的头发中露了出来,眼睛里是黯淡的一片,没有任何波动,只是在落在礼苏的身上是,才有些许色彩。

    “止,止儿?”沙哑的声音响起,带着虚弱,有些不确定,却仍然带着期翼。

    礼苏那一瞬间,感觉到心底的紧促,好似是未曾离开的小牙儿的情绪的激动,可以肯定,面前的人,就是原主的娘亲了。

    “她可不是止儿,她是你的女儿,你不记得了?”老王妃幽幽的看了礼苏一眼,有些意味不明的说道。

    “女,女儿,我的苏儿,我的苏儿。”女人似乎在会议着,随后一下子扑了过来,手上的铁链敲击着铁笼,发出阵阵脆响。

    “我的女儿,我的女儿。”她盯着礼苏,一遍遍的喊道,眼底很是激动。

    “娘,娘亲?”礼苏试探的喊出声,喉咙有些哽咽,步伐下意识的靠近。

    就在这时,黑色的铁笼忽然打开了一面,但随后,却是一道道冷箭朝里面而去,那一瞬间,礼苏想都没有想,就赶紧上前,挡在了女人的前面。

    “哈哈,好一个母女情深,不过今日,恐怕都得死在这里了,这样也好,让你们母女最后见一面,也当是老身全了我们祖孙情谊了。”老王妃忍不住笑了起来,很是几分得意,一双老眼里满是杀意。

    礼苏顾不上她,拼命的阻挡着面前飞驰而来的箭,一边将女人护在了自己的身后。

    “老王妃,你想想,你杀了我,你怎么向外交代?”她一边喊道。

    “交代,只要你死了,礼署长,监事,都是我止儿的,礼止这个人依旧存在,至于死的,只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野丫头而已,谁又会在意?”老王妃笑着道。

    是礼止的伤好了吗?这么快,礼苏记得,当时给礼止检查了一番,根本是不可能醒过来,还是说……

    她被老王妃骗了?礼止根本从未出过事,只是老王妃舍不得让他去战场,让她去当替死鬼而已。

    “呵呵,想明白了?可惜,已经晚了,继续,杀了她。”老王妃看着她面色的变化,知道她清楚了,随后再次吩咐。

    箭雨密密麻麻,越来越多,可见老王妃根本不给她留丝毫活路,礼苏当即从怀里一掏,扔出了药粉。

    凡是被药粉触及的箭雨,都会瞬间软化,落在了地上,这样的变故,使得老王妃的笑容一僵。

    “妖孽,果真是妖孽,还会妖术。”她喃喃道,看着礼苏的眼神有几分可怕,随后想了想,示意李嬷嬷:“快,将笼子放下去,老身要活活将这妖孽饿死。”

    啪啪的铁链迅速走动,礼苏收下匕首,看着老王妃二人的身影消失在眼前,眼前成了一片黑暗。

    虽说她会些武功,又有幻力护体,应付的不算难,但也不轻松,休息了一会,她发现身后一时没有声音,不由从怀中掏了掏,拿出随手从君越那里得来的夜明珠,使得黑暗中亮了起来。

    “娘亲,你怎么了?受伤了吗?”可能是被小牙儿影响,礼苏喊起娘亲来,倒是一点都不别扭。

    “没,没事。”女人也就是梦娘的声音有些颤抖,将眼底的惧意敛去,她才看向礼苏,小心翼翼的打量着,才试探问道:“你,你真是苏儿?”

    “嗯,我是。”礼苏声音也不由小,她刚刚摸到梦娘,发现她身上除了骨头就只剩点皮了,不由心中酸涩。

    “娘亲,你这些年来,受苦了。”她看了下周围,是一处近乎全封闭的地方,而且这牢笼还是吊在半空中的,

    至于此事,想必都是从上面投放下来的,她刚刚已经注意到了里面的残渣剩饭。

    这老王妃,心实在是太狠了。

    “我不苦,看到苏儿好好的,就够了。”梦娘盯着礼苏看,好似怎么看都看不够似的。

    “不过苏儿,你怎么是这幅装扮?发生了什么?这些年来,你过得好吗?她可有为难你?”梦娘忍不住的关切道。

    “我过的很好,娘亲不用担心。”她简单的将她去参军的事情说了下,至于以前的种种,她都是一笔带过,但梦娘又岂能不明白其中的艰苦。

    “苏儿,你受苦了,都怪娘亲,是娘亲没有能力保护好你们,才让她害了你爹爹,又苦了你和止儿。”梦娘忍不住哭泣道。

    礼苏听出了不对劲:“娘亲,你说什么,爹爹不是被马贼杀了吗?怎会是老王妃所害?”

    “马贼?她是这样对外说的?也是,她那般心思发黑恶心的女人,在外,却还是保持个好的形象。“梦娘说的是咬牙切齿,身体几度晃悠,可见她对此有多么痛恨了。

    听了梦娘对曾经的描述,礼苏再淡定的人,听了也不由惊讶至极。

    这老王妃何氏确实是一少见的奇女子,当时正在兵荒马乱外患不断之际,她不顾别人的阻拦,毅然翻上了马背去与敌军厮杀,可是少见,也正因为此番英姿,将当时的礼老王爷吸引,随后就去了何家提亲,两人结为夫妻。

    刚开始的日子还算融洽,但后来何氏隐藏的强势偏执渐渐显露出来,使得老王爷有些承受不住,而后来,在得知何氏和弟弟竟然保持着亲密关系时,当即气的晕倒在地。

    何氏也是喜欢丈夫的,那时也是极为后悔,百般在礼老王爷面前保证,会断了关系,礼老王爷也还对何氏有几分情谊,便也原谅她了,日子也就这样过了下来。

    只是几年过去了,礼老王爷再次发现了不对劲,他觉得何氏似乎对儿子极为喜爱,做母亲的疼爱儿子很正常,但她看儿子那目光完全不同,一次在看到何氏在十岁儿子晚上睡着儿亲吻他的脸还有嘴唇时,他再也支撑不住。

    那晚两人就大吵了起来,何氏已经对礼老王爷没有了感情,所有爱都投入到了儿子身上,也不介意和他闹翻,但为了名声还有和自己的儿子,她在老王爷气的脑袋发晕的时候,就用被子捂住了他的鼻子,弄死了老王爷。

    从此以后,何氏就一人守着整个礼王府,还将儿子培养成了德才兼备的儿子,世袭王位很是顺利,在外可是博得一片美誉。

    她对儿子礼申孟的爱意一直隐藏的很好,直到礼申孟喜欢上了浣衣女梦娘还与她成了亲,这股变态的爱意才再也隐藏不住了。

    礼申孟虽然处事能力不错,是一个温润如玉的翩翩公子,但对自己的母亲,除了娶妻一事以外都是言听计从的,只是当他一日喝醉后醒来,发现身边躺着的人,是自己的母亲时,就再也无法镇定了。

    他疯狂过,暴躁过,但无一例外都被老王妃以威胁的手段给按压下来,那时他有梦娘,还有一对已经一岁多的龙凤胎,他怎么舍得让他们死。

    因此内心再如何压抑难堪,想要去死,他都忍受下来,就连梦娘当时都没有发现一点不对劲。

    而这表面的平静,就被两岁的礼苏给打破了。

    她刚刚起床,乳娘不在身边,而梦娘正在给礼止换衣服,她就自己晃晃悠悠的出去,要去找爹爹。

    只是这一找,正好找到了被自家亲娘压迫两人正躺在一张床上的礼申孟,礼申孟看着推门进来正一脸懵懂的看着他的礼苏,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情绪,直接疯魔起来,不过两日,就自杀了。

    自杀的时候,他反复威胁强调,让老王妃不许动他的妻子和儿女,否则他死也不瞑目。

    老王妃怎么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整个人是大受打击,也几度昏迷过去,而醒来的时候,就将两岁的礼苏给绑到了祠堂,要当着老王爷和礼申孟的面将她烧死。

    梦娘当时哀求不已,而礼止也要去拉着礼苏的手,不停哭泣,最后,老王妃将罪魁祸首归结到了梦娘身上,毕竟,要不是她的出现,她和礼申孟依旧是感情极好的母子,都是她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