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言情小说 > 盛世医妃,王爷请上钩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威胁皇上
    尽管很想推开他,为了防止君越发现她的异常,礼苏还是选择了平静以待。

    换上了干净衣服,乘着君越出去,礼苏再次拿出了药吃下,缓解了浑身的冰冷,门口响起脚步声时,礼苏不由闭上了眼睛,靠在床上。

    来人的脚步声停在了床边,没有出声,只有微微的呼吸声。、

    最后,还是君越低头,在礼苏的额头上吻了一下:“阿苏,你怪我吗?”

    礼苏手指动了动,控制了心中的冲动,没有说话。

    “师妹她身体太弱,平时根本不能碰凉水,落入湖中对她身体更是造成极大的冲击,如今还在昏迷之中。”君越解释着。

    礼苏一下睁开眼,直直的看着君越,眼底平静:“你是在怪我吗?或者,想要如何?”

    “阿苏,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当时必须得救她,要不是因为我,她的身体不会这么差,绝无其他意思,本殿从未想过抛下你,你能明白,对吗?”君越看着礼苏的眼神,心中忍不住有些发慌,低声努力解释。

    以前的君越,何曾如此过。

    但他却不知,面前他爱的姑娘承受着他所不知道巨痛,那岳韵华只是给了他一滴心头血,而礼苏却是给他全部,包括她的生命。

    和君越换血以后,礼苏的身体一下就如同一张易碎的纸,为了不让君越看出异样,她吃了提前做出的药,使得自己看着与往日没有任何不同,但那药却是有着副作用,更加腐蚀了她的身体,但礼苏觉得,这些都是值得的,她想好好的和君越度过最后一段日子。

    “阿越,我明白的。”她闭上眼睛,伸手抱住了她,抑制住身体的痛苦,轻声道:“我爱你,我爱你。”

    到底,还是爱他,因为此,她更能理解他,他就是这么个知恩图报的人,所以才会先救岳韵华。

    “我也爱你。”君越吻着她的头顶,回应着。

    “殿下,殿下,皇上请你过去。”外面响起人小心翼翼的声音,打破了屋内的温馨。

    “何事?”

    “是岳小姐,岳小姐那边有情况了。”

    君越一顿,低头看着礼苏,礼苏靠在了枕头上:“你去看看吧。”

    君越盯着她仍旧有些苍白的脸,道:“我给你找个太医过来看看。”

    “我没事的,我是大夫,自己的身体还不了解?”

    君越很是坚决道:“医者不自医,听话,我去看看就回来了。”

    他低头吻了下礼苏的唇,才转身离开。

    礼苏深吸一口气,随后用医药库检查了自己的身体,随后苦涩一笑,医者不自医吗?还真是的。

    ”皇上驾到。”外面一声高喝,使得礼苏不由转头看向了门口,捏了捏拳头,随后坐了起来。

    门被从外推开,根本不用问这里的人意见,一身龙袍的皇帝就从外面走了进来,斜眼看了眼礼苏,在身后一众人的安排的位置上坐下。

    礼苏没有对他行礼的意思,使得旁边的总管当即不满开口提醒:“礼苏,你见皇上为何不跪?”

    “我为何要跪?”礼苏冷声反问,丝毫不惧。

    皇帝脸色一崩,却是扬手示意总管退下,抬眸打量着礼苏,道:“你的身体,可还好?”

    “皇上这是在明知故问?不过我没心思和皇上绕弯子,有什么目的,直说即可。”礼苏可谓是丝毫不给皇上面子,使得他的脸色是沉了又沉。

    “韵华她被你推下湖了,如今她的情况很不好。”

    对于他冷冽的气息礼苏当做没有看到,听着他的话,礼苏勾唇,反问:“我推下去的?皇上乃是九五至尊,分辨一件事的真假就如此草率的么?”

    “不管是真是假,朕找了现场好几个人询问,都说亲眼所见你把韵华推了下去,这就是事实。”皇帝面色不变的说着。

    礼苏面色一淡:“皇上来,想要什么?”

    “朕要你在太子那里承认,是你推的韵华。”

    “为何?”礼苏有些没有想明白。

    “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你之所以做出这样的选择,不就是为了太子吗?朕也是为了太子,所以不希望你在他心中留下太多的痕迹,一个君王,不该过多感情用事,朕希望你死之前,能贡献你最后的价值。”

    礼苏看着他恬不知耻丝毫没有不好意思的脸,心中只觉得可笑至极,她是真的低估了他的无耻程度了。

    “皇上,我救君越,是因为我爱他,但我不蠢,也没有那么无私。”礼苏冷冷拒绝。

    “你爱他,难道不希望他好?希望他沉浸在痛苦之中,甚至在有一套得知真相后自杀?他是我一手培养的儿子,朕再了解不过了,你必须合情合理的消失才行,不能让他再惦记你。”皇帝幽幽说着,好似经过多重思虑一般。

    他看着礼苏,又道:“朕知道,对于你来说有些不公平,但你要明白,朕可以让你,还有礼止活着,也同样可以让你们死,而你,都已经做了一半,为何不有始有终,让太子还有你哥哥好好的呢。”

    看似劝阻的话,却还是威胁,礼苏抿着唇,眸光暗沉的看着皇帝,忽的身体一转,朝着他迅速逼了过去。

    皇帝一惊,快速的移动身体躲开,凝结内力就对着礼苏一掌挥了过来,礼苏不避不闪,一掌落在她的肩膀,使得她闷哼一声,手上却是银光一闪,银针一下飞出,落入皇帝的脖子内。

    皇帝瞳孔一缩,却是不能动弹,旁边的总管当即要开口叫人,却被礼苏一掌劈了脖子倒下。

    “皇上,你最后别有所动作,否则,我不保证就这样与你同归于尽,你也知道,我是个将死之人,可划算的很。”礼苏淡淡警告道。

    皇帝一张脸都崩的扭曲了,不敢相信礼苏竟然这么大胆子,敢如此对他。

    礼苏忽视他那吃人的眼神,随后在医药库拿出了一颗药,丢进了皇帝的嘴里,他不想咽,礼苏在他喉咙穴道一点,他便被迫吞了下去。

    “你给朕吃了什么?”

    “自然是能让陛下死的好东西。”礼苏说的很是不客气,厌恶的看着他:“皇上几次三番威胁我,恐怕从未想到此刻吧?你难道不知道?得罪谁都不能得罪大夫吗?我分分钟就能让你死,还是无声无声息,任何人都查不到你的死因,知道吗?”

    皇帝威严的眼底总算是露出了些惧意,但他也不蠢,明白礼苏是有其他目的,道:“你想要什么?”

    “岳韵华与你而言,也是棋子吧?”

    用来对付她的棋子而已,毕竟岳韵华就算再得喜爱,但她的身份太过普通,根本不可能入皇上的眼,成为南国的太子妃,他利用了岳韵华对君越的喜欢,来对付她而已。

    皇帝不说话,算是默认。

    “而殿下在你眼中,虽是个合适的继承人,也是个征战沙场的棋子,你容不得他脱离你的预期和掌控,所以就想方设法要除掉我这个意外,是吗?”

    “他如今是生来的王者,朕不允许任何意外出现。”皇帝也没有否认,而感情,这两个字,他更是不能碰。

    “那你问过君越,你安排的一切,是他所想要的么?”

    “他生于皇家,就有注定的使命,朕是为了他好。”皇帝丝毫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礼苏明白说再多也是白说,看着他道:“你不是为了他,你是为了你自己,毕竟,你今年不过也才四十岁而已,你还有时间不是么?而君越,不过是你手中的利剑而已,你冠冕堂皇说的一切,都不过是为了你自己的野心吧。”

    皇帝神色一凝,有些愤怒的看着礼苏,倒是没有想到她一下就看穿了他心中所想。

    但他岂会承认:“你究竟想要如何?”

    “你想要打造一把完美的利剑,我可以如你所愿,但你,必须写下诏书,三个月后传位给君越,将玉玺也给他。”礼苏冷冷道,他利用她,她就击碎他的美梦,不让他坐收渔翁之利,也当,是她为君越做的最后一件事吧。

    “不可能。”皇帝想都未想的拒绝,毕竟他握了那么久的东西,怎么愿意就此交出去,那他一切的筹谋和安排岂不是白费。

    礼苏一脚将他揣在地上,俯身看着他:“那我现在就杀了你,这南国,被君越这个太子继承,很顺理成章,不是么?”

    看着礼苏眼底的凌厉光芒,皇帝知道她没有说假,而自己现在根本就是被她拿捏在手里,根本没有其他的办法,心中更是愤恨,却又无可奈何,最终,还是点头:“朕答应你。”

    “礼苏知道皇上心思不少,所以刚刚给陛下吃的好东西,则是能让皇上好好听话的,否则皇上什么时候丧命了,礼苏可说不准,还希望皇上可以遵守我们的约定。”

    “当然,你也可以找人帮你解毒。”只是她还有这个自信,她下的毒,这个世上没有人可以解。

    皇帝看着她,面色难看的很,道:“把我的穴道解开。”

    礼苏倒是无所谓,伸手将银针拔出,那皇帝顿时从地上弹起,朝着她袭来,礼苏很是淡定,轻轻的打了一个响指,那皇帝顿时脸色一白,险些扑倒在地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