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网游竞技 > 听说你也转世了 > 第一九一章 爱人
    龙不搭话,冷眼相看。

    杨过笑嘻嘻道:“李莫愁,当年你打我的时候,怎么不知道下手轻点儿。”旧事重提,表明立场,随后从龙的怀里摸出个玉瓶,高声道:“我这里有冰魄银针的解药,各位不用顾忌,撒开了打,丢不了命。”说罢,拉着龙退到一旁,跟一灯和慈恩站在了一起。

    绿萼武功低末,未免拖后腿,一直照顾舅舅,见了龙和杨过归来,心中焦急万分,待他们与李莫愁交涉完毕,赶紧询问父亲情况。

    杨过拿出地图,点出公孙止所在,说道:“绿萼姑娘,请节哀,带着弟子去接你父亲吧。”

    公孙绿萼早料到父亲没有生还可能,但真的听到了实情,依旧难以自抑,登时泪珠如散落的珠串一般,掉了下来,颤声道:“多谢二位。”扭头看了一眼与李莫愁拼杀的赵昶,心道:“以后,我只有你一个亲人了,赵大哥,你千万不能负我啊。”悲痛之余,对赵昶依赖更深,哭过一阵子之后,心情稍稍平复,走出大厅,带着谷中师兄弟前去为公孙止收尸。

    李莫愁行走江湖,大杀四方,依靠的就是拂尘、银针和赤炼神掌三门绝技。其中,拂尘功夫是李莫愁从古墓武功中化出,赤炼神掌是她得到《五毒秘传》之后自创,而冰魄银针却是正经八本从古墓习得,因为杀伤力强悍,其他暗器难以匹敌,李莫愁未曾有过创制。龙作为古墓传人,身上自然携带本门暗器解药。

    杨过将解药拿出,宣之于口,便相当于破解了冰魄银针,断了李莫愁的保命绝技。赤炼神掌是厉害招数,但发掌之前必须蓄力,运毒,耗时不短,眼下,李莫愁陷入包围,轻易得不到空隙蓄发赤炼神掌,只能以拂尘迎敌,掣肘多多,十分不利。

    武三通等人忌惮的就是冰魄银针,如今,耳闻冰魄银针解药在手,同时得知公孙止命丧,李莫愁手中已经没了人质,不再投鼠忌器,精神大振,一拥而上,势要将李莫愁斩杀于此。

    杨过瞧了一会儿,看破了李莫愁的拂尘功夫,就没了兴趣。

    龙捏了捏杨过的手。

    杨过低头,微微一笑。

    龙淡淡道:“将解药交给一灯大师吧,一灯大师和慈恩大师都是当世高手,曾经的宗师,有他们在,李莫愁肯定是逃不了的,李莫愁毕竟跟咱们是同门,你我还是别眼睁睁看着她死,咱们出去走走。”

    杨过笑道:“龙儿,你果然了解我的想法。”说罢,将解药交到一灯手中,随龙走出大厅。

    二人携手,沿路缓行,不多时,一阵阵淡雅花香扑面而来,使得心肺清新,胸臆舒畅。

    杨过道:“绝情谷,绝情谷,名字虽然决绝,骇人,无情无义,这谷中生长的东西可真挺好,都是有情致的,鸟语花香,四季如春,龙儿,你看,那边还有竹林,真是个好所在。”

    龙道:“地方虽好,却不是你我该待的,咱们看看就得了。”

    杨过点头,向前一指,笑道:“走,咱们去看花。”拉着龙在青石板铺成的路上奔走,临近水塘,只见浅浅溪水中,水仙花密密匝匝,开得正盛,白瓣黄芯,香气四溢。

    龙道:“过儿,你很喜欢?”

    杨过微笑,吸一口香气,说道:“是啊,我喜欢花花草草的,看着让人舒心。”

    龙道:“咱们回去的时候,带一些花种、花根回去,你喜欢什么,就种什么。”

    杨过道:“可峰顶太冷了,没有太合适的。这东西拿上去,只能放在浴室里。”环顾四周,接着道:“地方太小,不能随心布置。”

    龙道:“傻过儿。”

    杨过道:“又说我傻!”

    龙俯身,捞起一株水仙托在掌心,说道:“你是少庄主啊,山下那么多地方,你要是看上了,谁敢不给你置办,非得住在山顶吗?”

    杨过“啊”一声,笑道:“我忘了,我是有钱人。”

    龙将水仙重新放回水中,甩甩手,说道:“你最适合当江湖人,不为外物所累。”

    杨过拉着龙的手,在衣服上蹭了蹭,笑道:“错啦,我最适合当你的”顿了顿,觉得“相公”“男人”都不合适,于是问道:“龙儿,我应该怎么说才好,以前的时候,我说,我是你男人,是为了好玩儿,可一直这么讲,有些不妥,对你不好,我该用什么词儿?”

    龙道:“爱人。”撩了撩杨过的头发,接着道:“你是我的爱人,我是你的爱人,咱们都是平等的,谁也不欠谁,谁也不比谁差,也没有男女之别,更没有地位之分。”

    杨过喃喃重复:“爱人,爱人”过了片刻,重重点头,笑道:“这个词好,正适合你我,咱们不像普通夫妻,就算没了感情也能凑凑活活一起过下去,你我若是没了感情,只能分开,或是同归于尽。”

    龙道:“我快打不过你了,怕要被你反杀。”

    杨过道:“我可不舍得打你。”抓着龙的手,扼住咽喉,闭目道:“你若杀我,我就闭目等死,绝不反抗。”

    龙微微用力,说道:“过儿,感情若是没有了,就是没有了,到了翻脸的那一刻,不会有人记得对方

    的好,只会记得对方的坏,甘愿妥协的一方往往是还有情在或是彻底死心了。”

    杨过睁开眼睛,吐了吐舌头,嘴斜眼歪,笑嘻嘻道:“那就下手轻点儿,留条后路,不是有一句话吗?破镜重圆。”

    龙松了手,拍拍杨过的胸口,说道:“破镜能重圆,上头的裂痕能消了吗?”

    杨过一怔,眨了眨眼,过了良久,轻声道:“不能吗?”

    龙微微沉吟,说道:“会忘记心痛的感觉吗?”

    杨过转了转眼珠,叹道:“能忘记肉疼的感觉。伤感情,伤感情,伤过一回,肯定记一辈子,到死都忘不了。我不知道其他人怎样,我肯定得想方设法找补回来,绝不放过。”

    龙问道:“我伤过你吗?”

    杨过想了半晌,挠挠头,说道:“没有吧,好像一直是我在伤你,你对我很包容,什么都顺着我的。”

    龙道:“你也没伤过我,只是让我肉疼过,疼就疼过了,留不在心里。”

    杨过松了口气,说道:“那就好,那就好。”

    龙抚了抚杨过的头发,说道:“咱们去看看情花是什么样子。过儿,我累了,你背我。”

    杨过喜道:“好嘞。”背起龙,奔向情花坳。

    不同于水仙的淡雅,情花的香气浓郁得多,甚至有些恼人了。

    杨过见了情花模样,不禁失望,说道:“看来咱们来得不是时候,好多都谢了。”

    龙道:“只有谢了才知道这花有多危险。”

    情花坳位于谷口附近,地气不如水仙山庄温暖,此时外头已经是秋天,寒风一吹,情花不能不黯然失色,零零落落。但见一株株黑色花枝生满尖刺,曲曲折折,联系它的可怕毒性,看起来狰狞无比,可怖、骇人。

    杨过好奇,提议道:“龙儿,我摘一朵看看行吗?”

    龙断然道:“不行。”

    杨过晃晃手,笑道:“有金丝手套。”

    龙搂着杨过的脖子,偏头在杨过脸颊亲了一下,说道:“不行。”

    杨过咧嘴一笑,点头答应,道:“好,我不碰。”

    龙笑道:“真听话,再奖励一下。”又亲了一下,蹭了蹭杨过的脸,轻声道:“过儿,我想睡一会儿,你别放下我。”

    杨过道:“好,你睡吧,我去挑个有太阳的地方,绝不放下你。”

    龙喃喃道:“不许趁我睡着的时候摘情花,若是被我知道了,我一定不放过你。”

    杨过转身,远离情花坳,缓步而行,步履沉稳,轻声道:“不敢,不敢。”耳听龙的呼吸声,知他已经睡了,抬头看看太阳的方向,重新回到水仙山庄附近。

    一个时辰后,李莫愁命丧厅中,众人大仇得报。

    谷中巨变,公孙绿萼作为谷主之女,需要主持大局,短时间内不能轻易离开。

    樊一翁得知师父公孙止死讯后,已决定离开绝情谷,另谋出路,只待绿萼随赵昶回西域,便要动身。

    武三通、武敦儒、武修文、程英和陆无双经过一番打斗,甚是劳累,且天色向晚,在绝情谷中留宿一晚,顺便帮公孙绿萼处理事务。一灯和慈恩也一并留下,打算与武三通等人同赴襄阳。

    龙不喜欢绝情谷,杨过知他心意,交待赵昶留下,随即带着龙离开,到谷外找地方过夜,尽可能远离此地。

    漫游半个月后,龙和杨过重回神雕所在的山谷。

    两人才到谷口,只听凄厉、嘹亮的雕鸣在谷中回荡,声威凛凛。

    龙近些日子喜欢让杨过背着,此刻,人也在杨过的背上,拍了拍杨过的脑袋,说道:“雕兄还真有精神,若只听声儿不见鸟,多半会以为山中有异兽,不过,若见了真容,怕是会当成好几百年的大公鸡,还是秃毛的。”

    杨过道:“这话可别让雕兄听到,他肯定生气。”

    龙笑道:“他才不生气,每天喝水的时候,难道看不清楚自己长什么样子吗?”

    杨过心道:“道理是这个道理,但人家是长辈,怎么好当面嘲讽。”不再搭话,循声找去。

    龙笑道:“过儿,我跟雕兄说过,当时你没在身边,他就拍了我两下,然后就没事了。”

    杨过心中一惊,脚步停顿片刻,失笑道:“龙儿,你该是高高在上,冷冷冰冰的,怎么突然转性子,变活泼了。”心中却道:“这已经算是失礼了。”

    龙道:“活泼点儿不好吗?我以为你们喜欢?”将下巴压在杨过的头顶,轻叹道:“我总觉得有我在的时候,你们一个个都战战兢兢的,大气都不敢出。我只是随便说一句话,就有一种君临天下,发号施令的感觉。我对旁的人、旁的事情,没什么感触,既不欢喜,也不悲伤,也没有意见,更没有生气,可是我真的做不出太多表情,除非高兴到了极点,才有可能放声大笑,不过,你知道的,我不能有太剧烈的情绪变化,必须及时收敛,最后只能浅笑,仅此而已。而且,你们觉得好笑的事情,在我看来,真的不好笑。看到有人死了,我会觉得

    理所应当,既有其生,必有其死,不会有感触,很冷血,是不是?”

    杨过眉头微皱,问道:“龙儿,你怎么突然在乎这些琐事了?”

    龙道:“我不知道,突然开始在意了,然后就越来越在意,最近有些一发不可收拾,我怕我的心境乱了,会影响到我的武功根基,所以才跟你说说,你比我聪明,资质比我好,对武学和为人处事比我明白,我想,你会有好法子。”

    杨过“哦”了一声,思索片刻,劝慰道:“你当好你自己就好了,每个人的性情都是不一样的。我们愿意听你的话,是因为你有道理。而且,看着你冷冰冰的,觉得有趣儿。你想啊,耶律齐平时沉着、冷静,遇事不慌,有的时候跟你表情挺像的,对吧。”

    龙“恩”了一声。

    杨过接着道:“耶律齐可不是冰块脸,该笑的时候会笑,该哭的时候会哭,也不是冰块性格,他还会开玩笑。那老顽童就不喜欢跟他玩儿,喜欢跟你玩儿,这是为什么?打个比方,世上的冰块千千万,就你这块儿冰讨人喜欢。”

    龙道:“为什么是我这块儿冰讨人喜欢,别的冰块儿为什么不讨人喜欢?”

    杨过耸耸肩,说道:“这可难倒我了,得问老天爷。”被龙这么一提,杨过忆起这些日子以来,龙确实有些反常,先前没注意,现在想想,真的有些不对劲儿,沉吟半晌,问道:“龙儿,你近来喜欢跟我亲热,是不是也因为这个,因为心里不安稳吗?”

    龙道:“或许是,或许不是,我喜欢你,对待你的时候,跟对待他人的时候,态度肯定是不一样的。”过了一会儿,龙突然道:“过儿,我想明白了,今天见过雕兄之后,我要将《玉女心经》从头再练一遍,你帮我护法。”

    杨过担忧,抓起龙的手腕,搭脉查看,奇道:“没事儿啊,气息平稳,脉络通畅,没走岔的地方啊。”

    龙道:“不是运功法门的问题,是意境。你不用担心,若是运功法门的问题,我早死了,活不到现在。过儿,《玉女心经》的根基,说到底,是古墓断情绝爱的无情内功。我自从出了古墓,走下终南山,粗略算算,已经在外头四年了。哪怕我时时刻刻谨记要压抑七情六欲,也不能时刻保证心绪不动。”

    杨过一点即通,接口道:“祖师婆婆当年是在心灰意冷之下避居古墓,所创制的武功中既有与爱侣双宿双飞的甜蜜愿望,又有不能顺遂,孤寂凄凉的哀怨,而你离开了幽冷的古墓,是一种逃脱,与我相爱,处处为我着想,牵扯旁人事物是一种积极入世的表现,正好跟祖师婆婆逃避、幽居的意境相悖了。”说到这儿,长长一叹,歉然道:“龙儿,我好像又害了你了。”

    龙拍拍杨过,让他将自己放下,牵起杨过的手,边走边道:“你没害我,而是以前我不懂祖师婆婆的功夫是什么意思。”

    杨过问道:“现在懂了吗?若是不行的话,我跟你回古墓,咱们不出来了。”

    龙道:“别急,听我跟你讲。”

    杨过点头。

    龙想了想,说道:“过儿,你说,祖师婆婆刚入古墓的时候,是个什么心情?”

    杨过道:“恨死王重阳了吧。”

    龙道:“差不多,反正刚开始的时候,恨和怨是比爱多的。祖师婆婆正是好年华,偏偏痴心错付,满腔柔情给了负心汉,怎么能不恨呢。在这样的心境下,创制出来的武功自然也充满了对男女之情的忌讳。”

    杨过道:“有道理,正因如此,所以《玉女心经》前六篇全是单人功夫,招招克制全真武功,哎呀,祖师婆婆是要跟王重阳拼命,杀了负心汉啊。”心中却道:“女人真是不好惹!”

    龙道:“不至于要命,咱们的功夫求快,求巧,没有劲力,轻易杀不了人。我想,祖师婆婆是想给王重阳下马威,让他颜面尽失,出口恶气罢了。”

    杨过想到王重阳在石棺中留下的字“重阳一生,不弱于人。”说道:“祖师婆婆看透了王重阳的品性,知道他争强好胜,于是费尽心思,破了全真武功,这一招真是高,真是妙。”

    龙道:“是啊,杀人容易,折磨人才是最难的。王重阳是英雄,也是豪杰,肯定不怕死,就是心胸小了些,受不了一个女子比自己强,祖师婆婆这样做,就是要打掉王重阳引以为傲的武功,灭掉王重阳所有的自尊和自以为是。”

    杨过笑道:“在这一点儿上,我比王重阳强多了,我就不怕我媳妇儿比我厉害。”开了个玩笑,转而叹道:“可惜啊,祖师婆婆忘不了王重阳,恨也好,怨也好,最后还是爱的。”

    龙道:“没错,祖师婆婆气一消,剩下的全是对王重阳的思念。不过,他们两个已经势同水火,没有调节的余地了,见面更是不可能。祖师婆婆只能单相思,幻想与王重阳甜甜蜜蜜,幸福美满,幻想王重阳是个好情郎,能为了心爱的女子挺身而出,遮风挡雨,关怀备至。她心中还盼着,有朝一日,能与王重阳携手并肩,同走江湖,做一对人人称羡的爱侣。”

    杨过道:“《玉女心经》从第七篇开始,是二人互帮互助的功夫,算是双修了。”说到这儿,杨过脑子轰然一声,脸面霎时涨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