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言情小说 > 记忆深处有星河 > 第四十八章 我什么时候说不喜欢你了
    闵优还根本没反映过来卓璟深的气点在哪,卓璟深也一言不发,老是甩开她,最后拉开宴会厅休息室的门,更是砰的一声将她关在门外。

    闵优站在门外,忽然觉得有点委屈,自己大老远的跑来找他,还被他给睡了,结果他什么话都不说,也不明白他到底在气什么。

    她转头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气冲冲的收拾好衣服,带着满腔怒火和委屈就回了淮市。

    边江敲响休息室的门,卓璟深声音沉闷:“进来。”边江小心翼翼的走进去,小心翼翼的开口:“卓总,闵小姐回淮市了。”桌上的东西被一下子扫到地上:“随她!”边江不敢再说话,又退出了门外,然后深深的吐了一口气。

    虽然隔了很长的时间,但是卓总和闵小姐还是这样,会因为一点小事就争吵,他以前还不会在意,因为从来都是没有两天就会和好。

    现在闵小姐没有了一些记忆,还是这样,他是真为自家老总担心啊!航班晚点,闵优下飞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接近十二点了,她给木祗打了个电话,让他过来接她。

    尽管闵家也有司机,但她一向不喜欢在深夜麻烦别人。当然,木祗这种跟她一个裤子穿到大的不算别人。

    只是没想到木祗过来的时候,副驾驶上还有另一个人。戴歆瑶从驾驶下车,跟闵优打招呼。

    “闵小姐,你坐前面吧。”戴歆瑶扯着笑,很客气的对着闵优说。闵优见她这么几面,也摸清楚了她的性格,胆子太小了,好像谁都怕,稍微一点事就脸红。

    闵优摆手:“没事儿,你坐。”然后拉开后车门坐了上去,这个戴歆瑶看来是木祗的新欢,她心里还是有点数的。

    戴歆瑶不知怎的又觉得有点尴尬,等到闵优关上车门后,才重新坐上去。

    “你怎么一脸纵欲过度的表情?”木祗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调笑道,车子驶出停车场。

    闵优闭了闭眼睛,她的确是有点累,只回了两个字:“滚蛋。”木祗轻笑着继续说话:“怎么?卓璟深没把你伺候好?”下一秒脑袋就被人从后面重重的敲了一下,还有闵优咬牙的声音:“你什么时候话能不这么多?”木祗嘶了一声,闵优下手是真狠:“你他妈......”话还没说完,忽然一个急刹车,闵优在后面没系安全带,脑袋一下子撞到了椅子上,恰巧椅背上面木祗安了两个显示屏,撞得她一阵晕乎。

    “我靠,你故意的吧!”闵优只感觉自己的额头一阵疼,揉着自己的额头破口大骂。

    却忽然看见路边一个男人拿着包迅速的翻过栏杆跑了。

    “不是,那人突然蹿过来......”木祗说道一半,忽然又看见闵优的额头红了一大片,连忙转头将手覆上去:“蠢货,你怎么不坐稳?”他轻轻揉了两下,闵优没好气道:“怪我没坐稳?”这种看似亲密的动作在两人之间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但是在一旁的戴歆瑶看来却有点不知所措,她感觉自己好像被这两个人忽略了一样,看着他们斗嘴,抿了抿唇。

    “算了,走吧。”闵优重新将身体靠后,揉着自己的脑袋叹了一口气。

    木祗重新发动车子,却才走没两步,又来了一个急刹车。闵优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木祗!你想死就直说!”木祗还没说话,外面就有两个穿着警察服的人敲木祗的车窗。

    木祗将车窗打开,那个警察拿出自己的证明,然后问道:“先生,请问刚刚有看见一个一个男人往这边跑吗?拿着一个包。”木祗连忙点头:“对啊,就是他,突然蹿出来,差点没吓死我。”那两个警察对望了一眼,有点兴奋:“那先生你看清楚他的样子了吗?”

    “这......”木祗有点迷惑的挠了挠脑袋,就那么一眼,谁能记得住他样子啊?

    两个警察似乎知道这有点为难他,又换了一种问法:“或者他穿的什么颜色的衣服之类的?他刚刚抢劫了一位女士的包还把人给打伤了,我们现在正在追捕......”木祗扯着嘴角:“虽然这里灯光挺亮,但他也跑得挺快......”

    “深蓝色上衣,卡其色裤子,白色运动鞋,平头,剪着一个娘炮的刘海,挺丑的。”闵优打开后车窗,中途截断木祗的话。

    两位警察喜出望外,连忙拿出本子:“这位小姐,麻烦您再重复一遍。”木祗乐呵呵的笑:“对,问她,我怎么忘了呢,问她准没错......”闵优又重复了一遍,警察在本子上记下来,最后对着她敬了一个礼:“感谢您的配合,您一路小心。”闵优礼貌的对他们点点头,木祗正准备开走,忽然戴歆瑶声音小小的叫了一声。

    “那个......”四人都同步疑惑的看向她。戴歆瑶咬着唇看了闵优一眼,有点不好意思像是在思考什么,但看着窗外的警察盯着自己,还是将话说了出来。

    “刚刚那个人应该是穿的卡其色上衣,深蓝色裤子,闵小姐.....”她又看了闵优一眼,之后低下头,声音细若蚊声。

    “闵小姐记反了。”这话一出,窗外两个警察面面相觑,闵优皱了皱眉,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当着自己的面指出自己记错了。

    连木祗也有点不敢相信:“歆瑶,你确定吗?闵优这脑子还从没有记错过。”戴歆瑶小幅度的点了点头,不敢看闵优。

    闵优再仔细回忆了一下,却忽然发现经过戴歆瑶那么一说,关于那人衣物的颜色竟变得有点模糊。

    她一下子不敢确定。沉默半晌,她问戴歆瑶:“你确定吗?”戴歆瑶极其坚定的点了点头。

    闵优挑了挑眉毛,对着两个警察道:“不好意思,我可能记错了,按照这位小姐说的记录吧。”木祗先把戴歆瑶送回了家,然后送闵优回去。

    “回哪儿?卓家还是闵家?”

    “去你那儿。”闵优回答。木祗耸了耸肩,他自从买了这套房子,每次和闵优一起喝酒她都是去自己那里,生怕回家被老闵骂。

    车子平稳的行驶在路上,闵优却忽然开口:“这个戴歆瑶,在哪儿上学?学什么的?”

    “就在淮大,学金融的。”木祗简单回答,又想起刚刚戴歆瑶的话,从后视镜里看了闵优一眼:“不过能当面指出你错了,我觉得她不应该去学金融。”半分认真半分玩笑,闵优先是愁着脸,之后忽然笑开。

    “有意思。”她已经很久没见过这种人了,这个戴歆瑶也许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样,她的脑子这么多年大概被隐藏了起来。

    像是忽然发现了一匹千里马,闵优对于卓璟深的气恼一下子烟消云散,满脑袋都是把戴歆瑶查清楚。

    第二天早早的就跑到卓氏蹲卓璟深,边江和另外一个助理守在外边,看见她的时候有点惊讶。

    “闵小姐,您怎么这么早?”闵优保持着那份兴奋,直接问道:“卓璟深呢?”边江往里面看了一眼,闵小姐看起来好像是消气了,但是里面那位可不一定。

    至少从早上见到他开始,自己和别人都不敢进去。见他望了一眼里面,闵优就知道卓璟深肯定在里面了,拍拍边江的肩膀,然后笑嘻嘻的走了过去。

    听见门打开的声音,卓璟深连头都没抬,声音冷冰冰的:“我不是说了不要来打扰我?”整个屋子里的温度仿佛都低了几度。

    闵优打了一个寒颤,硬着头皮走上前,绽开一个笑容:“卓总怎么了?怎么这么大火气?”卓璟深听见这个声音,一下子抬起头,表情却没变,直接一声:“出去。”闵优捏住自己的手,告诉自己,忍住,忍住,卓璟深才三岁,你不能跟他一样幼稚,忍住闵优......

    “我来看看你嘛,你这么凶干什么?”她一蹦一跳的走到卓璟深身后,卓璟深却不吃这套。

    “不喜欢我还来看我干什么?”这话一出十足的醋味,卓璟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就说出这句话,在闵优看不见的地方懊恼的皱了皱眉头。

    闵优一脸疑惑:“我什么时候说不喜欢你了?”但闵优的话一出口,她自己也觉得不对,她这个意思就是喜欢卓璟深了?

    可是她喜欢卓璟深吗?办公室里又陷入了一阵沉默。半晌卓璟深闷闷的开口:“出去。”闵优一把从后面搂住他的脖子,吧唧就在他脸上亲了一口,露出大大的笑意:“不要。”像是觉得不够,又走到他的前方,在他的唇上轻啄了一下:“我不要,我就要在这里。”卓璟深看着这一脸调皮的笑容,就像是冬日的暖阳,直达心底,忽然心里的怒火就消失了,只想捧着那张小脸狠狠的揉捏一番。

    事实上他也这样做了。闵优的脸被揉得通红,不满的去抓他的手,卓璟深的吻就落了下来。

    边江正怕里面燃起战争,在外面守着,准备一有不对就冲进去拦一下,却听见里面传来不自然的声音。

    另外一个小助理上前担忧的问他:“江哥,情况怎么样了?需不需要进去啊?”边江脸色有点红,却故作淡定的站起来往外走:“不用了,卓总和夫人可能在聊家事。”

    “哦。”小助理挠了挠脑袋,跟上了边江的脚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