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综合其他 > 逃婚99次:萌宝送到,请签收 > 第217章 心在就行
    (猫扑中文 )    一见着儿子,竹浅影的注意力便全部在小家伙身上。

    她抱着儿子,目光无意识地扫一眼客厅,不由得微微有些惊讶。

    这里的陈设,跟五年前,完全不一样了。

    炎老夫人似是察觉了她的惊讶,立即解释,“这些家具,全是早些天和仔仔一起去买的,怎么样,挺好看的吧。”

    竹浅影笑着点点头,“是的,很好看。”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这里是炎家,她大概会以为,自己是走进了幼儿园,不然,就是走进了儿童游乐室。

    这炎寒,也是不容易啊!那么龟毛要求完美的一个男人,居然,可以容忍把这大客厅改造成充满童话气息的模样。

    家具很用心地全部换成了圆角的家具,沙发椅子也全部换成了软软的Q萌风格的系列。沙发上,甚至很是随意地扔着一些玩偶和小家伙的各种模型玩具。

    这对于有着严重洁癖的炎大少爷来说,简直就是一种酷刑,可奇怪的是,他对着这些,居然没有疯掉。

    再看几面墙壁,分别刷成了不同的颜色,一面,是以天空星空为主题,一面,是以草地鲜花为主题,还有一面,以海洋为主题。

    靠近摇椅那边,墙壁倒是保留了原本的颜色,但靠近地面的地方,却用五颜六色的油彩横七竖八地涂鸦了不少画,这些画,一看就是仔仔大师的大作,有花有草有虫有鸟有小狗有小猫,可谓充满了童趣和生机。

    然后,她在那些横七竖八涂鸦的画里,看到了一头四不像,鼻子长得像大象、角像牛、身体像马、蹄子像猪的动物,她是仔仔的妈咪,当然知道仔仔画画的水平,所以一看到那四不像,“噗”一下笑了。

    “宝贝儿,那四不像,你画的?”

    仔仔不吭声,却是竖起指头,朝炎寒那边戳了戳。

    竹浅影“咳咳”咳两声,除了讶异于他的“画功”之外,还讶异于他这大洁癖,居然愿意参与其中。

    要知道,涂鸦本身,在不懂的外行人看来,就是挺脏的一件事。

    “妈咪,仔仔和你去坐摇椅!”

    在炎寒面前,仔仔多数会自称“我”甚或拽拽的说一声“小爷”,但在竹浅影面前,他却叫自己“仔仔”,可见,炎寒这当爹的,与竹浅影这个当妈的地位,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上。

    “好!”

    炎老夫人抬脚要跟过去,因为,她也想儿媳妇了!

    五年了,就这么看几眼,真是看不够啊。

    可她才刚要迈步,手臂却被拉着,扭头一看,不是她家不争气的儿子,还有谁?

    “怎么了?”炎老夫人朝儿子抛了个询问的眼神。

    炎寒朝她眨眨眼,又朝玄关那边抬了抬下巴。

    炎老夫人会意,跟着儿子拐到了玄关直接走出门口。

    “妈,刚才你怎么应她了!”

    炎大少爷,这是在怪他老娘呢!

    炎老夫人使劲地剜了他一眼,“不然呢,骂她一顿?跟说她不叫我‘妈’,就不让她进门?”

    炎大少爷愣了一下,然后还是坚持道,“你起码要申明一下,你是她妈!”

    炎老夫人真想狠狠抽这儿子一顿,到了今天这样的地步,这蠢儿子还不明白吗?

    “小寒,你脑子除了遇到生意上的事能正常运转,遇其他事,脑子就不转了是吗?在你没把人哄回来之前,她能叫我妈?”

    但炎寒的逻辑,可不是这样的。

    在他看来,这跟他只要和竹浅影一天没离,他一天就还是她老公同一道理。

    “但你也不能这样随便就应了啊,明明你是她妈,怎么又成伯母了?”

    炎老夫人心如明镜,“儿子啊,你与其执着于这个称呼问题,不如好好想想如何把人给哄回来吧。称呼不重要,心在就行!”

    炎老夫人的话,可谓一针见血。

    “妈,我知道!”

    炎老夫人的话,让炎寒很是烦躁。

    她说的,他岂能不明白?

    可问题是,他现在,别说她的心,连她的人,他也没办法留住啊!

    他敢写包票,今天如若不是卑鄙地用儿子作为要挟,她绝对不会跟他回来!

    除非,他把她敲晕了,强行把她掳回来。

    可他却不知道,或者,他把她敲晕强行把她掳回来比他现在这样用儿子作要挟还要好一些。

    炎老夫人想要再骂儿子几句,但见他难得皱着眉一脸懊恼的模样,到嘴的责骂,便统统吞回肚里。

    她这儿子,这脾性真不知道像谁。

    若像他老爹,他大概,不至于把影儿伤得那么深却不自知。

    所以,大概,还是像她比较多一些吧。

    她年少的时候,也曾自负狂妄过,若不是炎博的包容和退让,想必,俩人没法子坚持十多年,并最终走到一起。

    可那时自己跟炎博,是两情相悦。

    但儿子跟影儿,即使以她过来人的眼光来看,也是看不清,摸不透,真的不好说!

    别说影儿那丫头了,单是儿子,她也不敢百分百肯定他对影儿是什么样的感情。

    是爱情?抑或,只是一种霸道的占有欲和偏执?

    所以,在她自己也没看清摸透之前,她不敢随便给儿子出什么馊主意。

    只能,尽量不给儿子拖后腿就是了。

    “儿子,长点心眼吧,感情的事,妈也帮不了你什么!”

    炎老夫人七十三岁了,见识过的人或事,自然比儿子多。

    但感情的事,与见识无关。

    更多的,是凭心!

    儿子的心,长在他身上,所以,只能由他自己慢慢摸索,慢慢体会。

    母子俩回到屋里,那边的摇椅上,仔仔正趴在竹浅影身上小声说着什么。

    而在炎老夫人和儿子走出去的这段时间,竹浅影母子,也作了一番交谈。

    不过,这番交谈却是仔仔单方面的告之比较多。

    “妈咪,那个女人,不住在这里哦……”

    仔仔嘴里所指的那个女人,无疑,是指易薇。

    “仔仔,这是你爹地的事,别乱说!”竹浅影并不想知道炎寒与易薇的事。

    而仔仔,早几天在冬令营的时候,只字没提过易薇这个人,现在却提了。

    大概,是她跟炎寒一起回到了这个家,所以,让仔仔误会了什么?猫扑中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