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综合其他 > 逃婚99次:萌宝送到,请签收 > 第612章 只想踏实过日子
    (猫扑中文 )    炎少这一天过得无比忐忑,而与他差不多境况的,还有洛逸凡。

    别看洛逸凡头一天一整天都表现得淡定从容,仿佛一切尽在他掌握中一般。

    但事实上,他很忐忑。

    特别是,当他看见陈静穿戴整齐容光焕发地离开菜馆的那一刻,他甚至以为,自己,已经输了。

    幸好,他还是耐着性子,下午又来了一趟,结果,白小路那小丫头告诉他,她外公到很远很远的地方治病去了。

    那就表示,她打扮得这么漂亮,并非去见白向东。

    当然,这也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但相较于白向东,他倒是更情愿对手是个她并不算熟的朋友。

    竹浅雨那丫头,看着挺没心机的一个人,对他的打听,却是守口如瓶。

    跟她姐,明显是同一联盟阵线的。

    不过,想想这也正常,母女三人相依为命这么多年,作为女儿的,对老妈的占有欲肯定会强很多。

    而他,作为一个外人,想要插足到她们中间,肯定,得花多些心思和努力才行。

    昨晚一直等她等到打烊,她没赶他,却也没理他的意思,打了烊,便坐着炎家的车子离开。

    洛逸凡已经做好心理建设,这样的日子,或许,还要重复很久很久。

    陈静这天,却是恢复了正常的工作。

    白芍离开这几天,她怕白小鹭不适应,所以,每天陪着俩小破孩一起出门,然后,由她送白小鹭去学校。

    但这天开始,白小鹭会由随车保镖送过去,所以,她一大早起床便去批发市场采购。

    今天采购的东西有点多,回到菜馆,便比平时要晚一些。

    车子驶进街口,远远,便看见杵在门口那抹熟悉的身影。

    陈静微微皱起了眉,有那么一刹那,她甚至生了让司机载她离开的想法。

    但她却非常清楚,她躺得了今天,躺不了明天。

    因为,她有预感,这一次,洛逸凡是打算和她耗下去了。

    可其实,这样又有什么意思呢。

    车子停在店铺门口,在那不知等待了多久的洛逸凡,立即跨步上前,帮她打开车门。

    “洛老板,早!”

    陈静从容地下了车,朝洛逸凡笑着点了点头,当是谢过他的绅士行为。

    显然,刚才那些纷乱,她已经整理好,最起码,表面上看起来是如此。

    “阿静,早!”

    洛逸凡见她下了车,便率先走到车厢后面,等司机开了锁,便打开后厢把放在里面的物品提了一部分出来。

    那熟稔程度,仿佛这事他天天干着一般。

    但陈静知道,这是位大老板,早在很久以前,已经不需要做这种打杂才干的事。

    “洛老板,这种粗重活,我来吧。”

    陈静自觉地走过去,想要从他手上接过食材。

    这种事,放在白向东身上的话,她是不会计较的,因为她知道,白向东是那种大大咧咧的大老粗,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没有其他多余的曲曲弯弯的想法。

    可眼前这位不一样,他是个商人,无论做什么,他都会掂量清楚,付出和收入的比例和平衡。

    当然,并不是她只想从这人身上索取而不愿付出。

    而是,她不希望自己成为别人算计的对象。

    虽然,她自己现在也勉强算是个小商人,但她是小得如芝麻一般的小,但他,相较于她,起码就是西瓜那种大小了。

    因而,论算计,论手段,她都算不过他。

    既然算计不过他,那就躲吧。

    “你歇着吧,我这两天一直坐着,也该是时候活动一下手脚。”

    洛逸凡却执意提着大袋小袋的物品走到店门前,陈静无奈,只好走过去开门让他进去。

    有了理由的洛逸凡,便再次堂而皇之地进了厨房,而且,进了,就没出来。

    “司机小哥,能不能麻烦你帮我到前面街口那边买两杯豆浆三根油条回来?”

    这话,不是陈静说的,是洛逸凡说的。

    司机立即表示没问题,噔噔跑了出去。

    期间,洛逸凡一直待在厨房里,靠在料理台前一边喝着他自己从酒店带来的咖啡,一边看着陈静忙碌。

    然后,有一搭没一搭地跟陈静聊着天。

    聊的都是些什么?

    主要,还是他当初创业时遇到的一些困难和事。

    偶尔,也会说说他两个儿子。

    至于他已经去世的老婆,他倒是从来没在陈静面前提过。

    关于这一点,陈静觉得他还蛮细心的。

    毕竟,这算是对陈静和他老婆的一种起码的尊重。

    陈静并没有刻意去理他,只是忙着自己的事,所以,说是聊,不如说是他自己在说。

    不过,他那些创业时的事,对陈静其实有很大的触动和帮助。

    所以,陈静觉得,他说这些,其实是早有预谋的。

    司机小哥不知是不是被收卖了,用了比往常多一倍的时间,才把早餐买了回来。

    “阿静,出来坐着吃。”

    洛逸凡从司机小哥手上接过早餐之后,提着走了出去,陈静只好也乖乖跟了出去。

    她是成年人,即使心里不爽,也不可能指着对方的鼻子说,“我讨厌你这样,麻烦你麻溜溜地滚蛋,别来烦我。”

    等她走出去,洛逸凡已经把豆浆和油条摆好在桌子上,并拖开椅子,让她落座。

    单是冲着这份殷勤,若放在陈静十七八岁的时候,恐怕,她就能不顾一切跟他走了。

    好比当初,竹之洲便是如此。

    只不过,到了现今这等岁数,她就算再傻白甜,也知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而且,男人对女人,除了感情,也可以,单纯只是身体感观上的需求。

    可她,早过了那种靠身体和感观来思考的年龄。

    两个女儿都曾问过她,有没有想过找个合适的人过。

    她貌似从来没给过她们真实的答案,而真实的答案,就是想。

    可这种想,已经不再是年少时那般渴望浮夸的浪漫。

    她只想,找个有共同话题的人,开开心心地相伴着就够了。

    太过惊心动魄的,或是偶尔喜欢玩些若即若离游戏的恋爱,只适合于年轻人。

    对于她这般岁月来说,那样的感情过于刺激,她受不了!猫扑中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