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综合其他 > 逃婚99次:萌宝送到,请签收 > 第810章 那是盖章,不痛!
    (猫扑中文 )    醒来,竹浅影有些迷糊。

    记忆还留在上车跟炎少冷战那一段上,可睁开眼,入目的却是异国的家里卧室景象。

    呃,这酒醉得果然不轻!

    竹浅影暗暗懊悔自己昨晚喝得太过多,再想想炎少那黑冷的脸,竹浅影莫名地打了个冷战。

    一夜宿醉,导致的结果便是头痛得像是裂开一般。

    只是,除了头痛得厉害,为何她浑身也痛得厉害?

    “醒了?”

    熟悉且温柔的声音传过来,竹浅影循声看过去,只见推门进来的炎少,手里端了杯冒着热气的东东。

    竹浅影含糊地应了一声,手撑着床坐了起来,抬手捏捏胀痛得厉害的眉心,起身牵扯带来的疼痛,让她明白身体上的痛,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原来,那些不可描述的画面,不是梦,而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她睁大眼瞪了已经走到她身边的男人一眼,眼里漾满了愠意。

    炎少接触到她带着怒气的视线,“扑哧”一下笑了出声,他这一声不合时宜的笑,只把竹浅影激得更气。

    不顾身体的酸痛,“呼”地掀开被子,抬脚想要下床。

    炎少嘴角带笑,随手把冒着热汽的杯子搁到床柜上,长手伸过去,一把将人扯住。

    下一刻,竹浅影便身不由己地整个扑在他暖暖的身体上。

    “生气了?”

    微暖的指尖抚上她的下巴,轻轻摩挲了几下,然后,挑起她的下巴,让她的视线对上他的。

    竹浅影哼了一声,别开脸,不理他。

    “啧,宝贝,你这是要先发制人吗?”

    竹浅影气哼哼地又哼一句,正过脸来,狠狠瞪了他一眼,“你这叫家暴!知道吗?炎大少爷!”

    炎少眼里闪过一丝兴味,弯下.身来,在她微噘的唇上轻啃了一下。

    “宝贝,明明那叫享受!你忘了?我昨晚伺候得你很舒服啊!”

    竹浅影被他这厚颜无耻的话语惹怒了,张开嘴,一口啃在他的下巴上。

    炎少也不反抗,由着她咬着自己的下巴,大手在她腰背上轻轻揉.捏着。

    他嘴上虽然说得这么欠,但他心知肚明,昨晚做得确实有点过了,幸好她身体韧度好,不然,恐怕得被他折腾伤了。

    直到齿间有血腥味渗出来,竹浅影才松开口,炎少丝毫不计较地捧起她的脸,讨好般在她唇上轻啄了几下。

    “好了,昨晚是我不对,做狠了!”

    炎少表示,自己是个有错就认、知错就改的好老公!

    于是,他的态度这么一软下来,竹浅影反倒不好再计较,只好凶巴巴地瞪着他一眼,“知道就好!”

    炎少扫着她的背,“我知道我知道……不过,你昨晚真的喝得太多了,如果不是我去接你,后果不堪设想,你知道吗?”

    炎少想起昨晚她醉醺醺走出来的情景,现在还有点气。

    这里不比国内,大多数人都知道她的身份,也忌惮他炎寒的势力,在这里,一个喝醉了酒的漂亮女人,扔在一堆性观念开放的男人堆里,鬼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竹浅影这才知道,原来,他不是因为她与别人拥抱道别而生气,而是,因为她喝太多酒?

    虽然,觉得他有点小题大做,毕竟,杜仲工作室那些人,全都是挺好相处的人,没他想像中那么可怕。

    可对于他草木皆兵的想法,她又不想过多地指责什么,毕竟,他的出发点是好的,而她,昨晚确实喝得有点多了。

    如此反省之后,竹浅影便再也气不起来。

    “好吧,昨晚我也有不对,以后我再也不会喝这么多……”

    竹浅影的性子,从来就不是刁蛮任性那种,她这么一认错,炎少愈发地内疚。

    “宝贝,抱歉,现在是不是很难受?”

    他这么一提,竹浅影才又想起这一茬来。

    “炎大少,我可真没想到,你居然有这么多花样啊?”

    竹浅影想到昨晚种种画面,咬牙切齿地道。

    “咳咳……”

    炎大少爷一个大男人,被老婆这么一质问,居然有点难为情,咳咳了几声,松开她,探身过去把床头柜上放着的那杯饮品端了过来。

    “宝贝,把这醒酒茶喝了,解解酒。”

    竹浅影仰起脸斜眼看着炎少,对他这刻意逃避的态度很是好笑。

    原来,脸皮厚得堪比城墙的炎少,也会有不好意思、难以启齿的时候?

    “这个一会再喝,你倒是说说,哪来那么多花样?”

    炎少又是咳了两声,把解酒茶递到她的嘴边。

    可竹浅影根本不卖他的帐,死盯着他道,“难道说,是从前的经验?”

    竹浅影这么说,纯粹只是说笑,如果她的感觉没出错,他跟她一样,从来只有彼此而已。

    果然,竹浅影这么一质疑,炎少赶紧正了脸色。

    “怎么可能?那些花样,随便找几个A.片就可看到,我的经验,跟你的经验一样多!”

    炎少一脸正经的紧张模样,逗得竹浅影“扑哧”一下笑了起来。

    “真的?”

    嘴里这么问,心里,却是一直深信不疑,丝丝的甜蜜夹杂着暖意从骨子里蒸腾出来,原本的腰酸骨痛,此时,好像也没那么严重了。

    炎少盯着她笑靥如花的脸,微微有点出神。

    晨起的她,脸上一片嫣红,粉红的唇.瓣微张,漂亮的眼睛微微弯着,漾着层层雾气和媚意。

    “当然是真的!你不相信?”

    炎少说着,低头,轻轻亲上她的眼角。

    竹浅影就算再不解风情,也不至于在这种说时候说出“不相信”这样的白.痴话来。

    只是偎在他的身上,任由他在自己脸上唇上又蹂.躏了一番,才趴在他身上,由着他把她抱到洗漱室。

    片刻之后,俩人一起走进饭厅,仔仔和小小正捧着杯子在喝牛奶,听见脚步声,兄妹俩齐齐抬起头,唇上沾着一圈白雾。

    小小眼尖,苦着脸指着炎少的下巴,“痛痛……”

    竹浅影顺着她的手指看看,看见炎少下巴那道明显带着齿印的伤痕,脸腾地一下红了。

    炎少回以竹浅影一抹兴味的笑!

    没等父母说什么,甚是淡定的仔仔揉揉小小的头,道。

    “傻小小,那是盖章!不痛”猫扑中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