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综合其他 > 逃婚99次:萌宝送到,请签收 > 第921章 患得患失症
    (猫扑中文 )    迈着让一众男人嫉妒得喷火的大长腿走到他和童小槐放着衣物的地方,施施然的拿起浴巾,从腰部围了起来。

    浴池里大部分男人女人的目光,都情不自禁地跟着他长腿转。

    那些露骨的目光,让童小槐非常不爽,她扶着梯架,默默地看着他旁若无人地围好浴巾,然后,拿起她的浴巾走过来,双手捏着两角一甩,浴巾便成一帘布,把她露在上面的部分全部隔离在众人视线之外。

    童小槐双手攀着梯架向上迈了两步,探出头仰起脸朝他挤挤眼睛。

    “原来你这么保守吗?”

    炎博摇头,“我不保守,我只是不愿你被人看光,你是没看到那些人的目光,像是要吃掉你一样!”

    童小槐那些不爽,彻底烟消云散了,心理亦瞬间平衡了。

    朝他得瑟地挑挑眉,“怎么,吃醋?”

    炎博十分干脆地点头,“是啊,是个男人都会吃醋!!”

    童小槐已经从梯架上爬了上来,直而长的白腿腿一迈,便跨到了炎博面前。

    “炎三公子,那你得看紧我一点。”

    炎博用浴巾把童小槐严严实实地包裹住,手在她腰上捏了一下,“放心,一会我就把你锁住。”

    肢体得到尽情舒展,心情亦非常不错的童小槐和炎博,在更衣室里分别沐浴完,换好衣服,神清气爽地回到小别墅里。

    度假村里配备的临时保姆告诉他们,“童先生和童太太去午休了,让你们也睡一会。”

    童小槐和炎博的卧室就在两隔壁,炎博帮童小槐开了门,却站在门口没有离开。

    “还不回去睡?”童小槐站在卧室内,扶着门把问。

    “不请我进去坐了?”炎博不知是打什么主意,或者,单纯只是想进去坐坐。

    不过,经过刚才在泳池那些险些失控的场面,童小槐现在可不敢轻易请他进去坐。

    如果现在炎博再跟童小槐聊起定力的事,童小槐绝对懂。

    “滚回去睡觉,我累了!”

    童小槐装作凶神恶煞的样子瞪着炎博,炎博哪里会怕她?笑眯眯地迈前一步,手握着她放在门把的手上,身子倾过来,唇落在她那满是戒备的脸上。

    亲完脸,又亲了亲鼻尖,最后,唇落在她的唇角,唇齿轻启,在她唇上咬了一下,在她吃痛低呼出来之后,他迅速退了出去,笑着说了声“午安!”

    不带停顿地,推开隔壁卧室的门,嗖地闪了进去。

    直到听到“嘭”的一声门响,童小槐才惊醒过来,拍拍自己的额头,暗骂了自己一句“笨蛋”,然后懊恼地把门关上。

    为什么,他总有办法在她面前表现得如此从容直接?而自己,却总像是被他玩弄在指掌之间的小笨蛋。

    而最可恨的是,即使如此,她此时心里,居然还冒出点点小甜蜜?

    童小槐把被子掀过头顶,把自己闷在被子里,无不容易,才在各种忐忑和丝微缺氧的状况下模糊入睡。

    睡梦里,她依稀看到有个熟悉的身影挽着一个高挑的女人,等她走到俩人跟前一看,那男人正是炎博,而手挽着他一脸幸福笑意的女人,却不是她童小槐。

    童小槐惊出一身冷汗,惊醒过来,才发现自己还缩在被窝里,呼吸有点不太顺畅,怪不得,心里难受得要命。

    晚饭是张成智请客,五个人坐在倚山涧小溪而建的别宛里,三位长辈聊得热火朝天,知道童小槐爱吃螃蟹的炎博,正在给她剥蟹钳。

    而童小槐,把茶杯搁下之后,不期然又想起睡梦中那张依稀的脸孔,心里还有点闷闷的。

    炎博把手里的蟹钳剥好,放到她的碗里,关切地问道,“是不是没睡够?”

    童小槐抬起眼,带点茫然地看着他。

    炎博略略有点担忧,可当着几位长辈的面前,又不能说太露骨的话更不能做太亲昵的动作。

    探究的视线在她身上转了一圈,“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现在怎么心不在焉的样子?快把蟹钳吃掉,还想吃什么,我帮你剥?”

    童小槐被动地拿起蟹钳肉吃了,然而,平时鲜美可口的蟹钳肉,今天吃在嘴里却味同嚼蜡,一点味道没有。

    炎博把她的异样看在眼里,在她囫囵吞枣地吃下第四个蟹钳肉后,终是忍不住,停下了剥蟹大业,用湿纸巾擦干净手,抚上她的额头。

    “是不是发烧?怎么蔫兮兮、无精打采的?”

    听炎博这么问,童老大几个齐唰唰地看向童小槐。

    “小槐,你不舒服?是去游泳着了凉?”

    沈苇谣这当妈的,嘴里问着,人已经站了起来,想要过来看看宝贝女儿的状况。

    童小槐拿走炎博那只贴在她额头上从面误导大家的手掌,“妈,我没有发烧,只是没睡够。”

    她这理由,座各位谁都不相信,只不过,谁都没有戳穿她,确认她确实没有发烧之后,长辈们继续聊天,炎博继续给她剥虾壳蟹壳。

    直到她“咯”地打了个饱嗝,她才稍稍回神,看一眼炎博面前堆成小山一般的蟹壳虾壳,很抱歉地夹起他刚放到她碗上的虾仁递到他的嘴边。

    “你吃吧!饿坏了,以后可就没人给我剥蟹钳和虾了。”

    炎博张开嘴,把自己孝敬她的虾仁叼进了嘴里。

    晚饭后,俩人拿了毛毯和垫子去后院的草坪上看星星,两人同躺在一张垫子上,盖着同一张毛毯。

    “小槐,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炎博把人带进怀里,让她头枕在他的手臂,下巴靠在他的胸膛上。

    童小槐从晚饭开始就唾弃了自己一路,明知不该如此患得患失,毕竟,那只是个梦,跟现实一点不搭边。若她真告诉他,自己因为他在梦里与一个女人相携而行,他一定会认为她是在无理取闹不可理喻吧?

    “没有……”

    可直到现在,她心底那种闷闷的喘不过气来的感觉还鲜明得很。

    炎博用唇轻轻摩挲着她的发梢,手搂着她的背,“可你的样子,哪里像是没有心事的样子?”

    她的胃口向来不错,特别是面对喜欢的食物,双眼总是会特别亮,可她刚才那模样,大概连吃的是什么都感知不到。猫扑中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