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穿越历史 > 秦末大翻车 > 第85章 面见陈胜
    燕何已经下了巨石,回到寨中。

    冷风刺骨,宋道理打了个寒颤,收拾好酒坛酒碗也爬下了巨石。

    刚爬下巨石,迎面就走来一人。

    宋道理定睛一看,此人正是邓说。

    邓说走上前,很自来熟的一手搭到了宋道理肩膀上。

    “宋兄弟,这是……”

    邓说瞟了两眼宋道理手上的那坛酒。

    “哦,这,没事喝两碗。”宋道理附和着笑了笑。

    邓说点了点头:“天冷,喝点酒好。走,大哥找你。”

    “大哥找我?”

    “是。”

    说着,宋道理就被邓说拖走了。

    路上,不知为什么,宋道理心中总有些不安。

    之前就说过,宋道理并不关心陈胜曹咎季陶他们之间的矛盾,自己也不想在他们之间站队。

    宋道理唯一的想法就是找全各个穿越的兄弟,然后简简单单的活下去。

    在季陶身边时,宋道理想着帮着季陶搞乱寿春,自己趁乱逃走。

    可现在,自己就在陈胜手中,之前的计划是否继续,还有待商榷。

    夜已深,寨子里的士兵们也开始纷纷散去。

    邓说带着宋道理来到陈胜的屋子。

    屋子里,陈胜穿着常衣,坐在屋子正中间的席位上,一旁放着一碗热水。

    吴臣也在屋内,坐在旁边。

    屋子正中间放着一个火盆,烘的屋子里热乎乎的。

    一进屋,宋道理便感觉热的浑身难受,于是顺手将身上的裘衣脱了下来。

    “来啦,道理。”燕何一见宋道理走进来,立刻热情地唤道,“来,坐。”

    虽然陈胜表现得很客气,但宋道理依旧感觉有距离感。

    于是,宋道理闭着嘴,恭敬地走到陈胜所指的位置,坐了下来。

    “邓说,你也坐。”

    “多谢大哥。”

    待众人坐定,宋道理依旧低着头,双手扶着膝盖,不敢直视其他人。

    坐在宋道理对面的吴臣率先发话。

    “宋县尉……”

    “少长(吴臣的字),别叫宋县尉了,听了变扭,就叫道理,如何?”陈胜面带微笑,一脸平易近人的样子看着宋道理。

    宋道理默不作声,微微点头同意。

    “好,道理兄,不知道理兄这吴兵印记是从何处得来的?”吴臣指了指宋道理脖子上的印记,问道。

    宋道理下意识的捂了捂脖子,心道,这陈胜是宋道理拜把子的大哥,对宋道理一定很了解。

    宋道理到底有没有与吴兵有关系,这陈胜肯定知道,这一次叫自己过来,相必只是确认一下。

    自己最好还是说实话为妙,如果被戳穿就难看了。

    “当初我被英布捉去,英布要拿我的命祭旗。

    后来机缘巧合下,我结实了鄱邑吴氏的吴臣,哦,就是我之前说过的与你同名之人。”

    宋道理一边回忆,一边解释。

    在场的人好像对此并不意外,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宋道理并没有多问,继续说道:“吴臣他要帮我逃出淠河,于是他想了一个法子,把我装扮成吴兵,就这样在英布的眼皮底下将我送了出来。”

    宋道理说完,小心翼翼地对身边的人察言观色。

    生怕这帮人感觉到什么不对,毕竟连宋道理自己都还没有搞明白自己是怎么稀里糊涂的逃出淠河的。

    所以那些刺杀啊,误会啊,爹的来信什么的,宋道理都没说。

    就怕说出来有破绽,而自己又不知道如何回应他们的质疑。

    好在,也不知他们是没感觉到什么不对,还是已经了解到了什么,三个人都相互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宋道理的解释。

    “道理兄,那曹咎是怎么回事?”吴臣又问道。

    “我带着吴兵的印记来到寿春,曹咎误以为我是吴兵,所以我才被困在了寿春。”

    吴臣听宋道理说完,起身来到陈胜身边,耳语了几句。

    只见陈胜边听边连连点头,面色凝重。

    二人说完,吴臣退回到席位上。

    陈胜喝了口热茶,对身边的人挥了挥手。

    吴臣邓说即可起身,拱手准备告退。

    宋道理心中也送了口气,好在结束了。

    于是,宋道理也跟着起身,准备退下。

    “道理,你先留下。”

    宋道理还没退到门口,陈胜就叫住了宋道理,而邓说吴臣都已离开。

    “三弟啊,坐下吧!”

    陈胜平静的脸色下,似乎暗藏着一些忧愁。

    宋道理不敢违抗,又重新回到了位置上。

    陈胜帮宋道理倒满一碗热茶,亲自递到了他面前。

    宋道理惶恐不已,急忙起身去接。

    陈胜似有不快,直接将热茶放到了宋道理面前的桌上,而没有交到他手上。

    宋道理感觉到了陈胜态度的变化,但又不敢多说话。

    在陈胜面前,宋道理变得唯唯诺诺,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像一名学生站在老师面前一样,不敢有任何礼数上的逾越。

    陈胜回到位置上,就一直沉默不语,也不看宋道理一眼。

    过于尴尬的宋道理总不能就这么等着。

    “大哥,怎么了?”

    “道理,大哥不知你这段时间经历了什么,如今竟与我这般陌生。”

    “没有啊。”宋道理尴尬的笑了笑。

    “往日里,若这许久未见,你定会缠着我与我喝上三天三夜。而如今,你竟连见都不愿见我。”陈胜抱怨道。

    宋道理看着陈胜悲伤的表情,也无法识别陈胜这话到底是真是假。

    “大哥,这段时间,小弟我实在经历的太多,早已没了当初的兴致。”

    陈胜叹了口气:“大哥知道,二弟的死,寿春的诡谲对你来说确实不易应付。这样,日后大哥再也不会让你参与这些。”

    陈胜来到宋道理身边,双手握住宋道理的双手,尽情释放着亲近之姿。

    宋道理微微点了点头。

    “大哥,那你到底准备如何对付曹咎?”

    虽然宋道理无法辨识陈胜对自己是真是假,但自己依旧可以从他口中探听一些消息。

    “今日你也见到了,燕何县尉在宴会上提及此事,惹得众怒,我亦无法违背众兄弟的意愿,做出联合之事。”

    “那就攻城吧!”

    听陈胜都这么说了,宋道理直接这般提议道。百镀一下“秦末大翻车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