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科幻小说 > 惊奇手记 > 第二八六章 博弈1
    那是一张看起来就非常奇怪的照片,要说它旧,这张相纸却平整的出奇,上面没有任何褶皱的痕迹,就连边边角角上也是,更本没有过任何磨损。我见过那种被放在相框里几十年的老照片,但绝对与此不同,虽说那种东西是常常会被人拿起来看的,但是隔着相框,想来也不会有什么旧化的反应。其实不然呐,那种放在相册里年头久远的照片,不管相册质量多好,它总是会有或多或少的氧化。再加上老旧的相纸质量,不管是黑白还是彩色,总之,用于成像的颜料都会有非常明显的龟裂。

    照片的成像颜料不管是现在还是早几年,都会因为时间而慢慢氧化,现在解决了的只是氧化时间的问题,早年那些成像颜料,最多能保持十年就不错了。而面前这张也应了我的想法,照片是张彩色的,但是色彩已经发黄,可是奇怪的是,这些颜料竟然没有龟裂。

    能洗出彩色照片的年代不远,我只是大概猜测,再看了照片上的内容,瞬间就明白了刘全有想要说什么。娘的,这老不死的果然没有说实话,

    照片的背景已经看不出来的,近景内是一辆装满了行李的老中巴车,一边有上车的人走动,很容易就可以看出,照片的主角其实还是站在车门边不远的三个人。

    在这三个人之中,站在最外侧的一个我一眼就认了出来,他就是刘全有。虽然已经过去了将近二十多年,但是,这张脸还是很容易能认出是他。

    现在的刘全有胖了许多,脸上的赘(ròu)与那胖子也差不了多少。只是这个人的眉骨非常有特点,高高突出,眼窝因此凹陷进了脸庞之中,虽有赘(ròu),但眼眶却依旧是个坑。

    我听人说过这种面相,深眸高骨,只是他现在脸上(ròu)多,看不出来,要是瘦上一点点,绝对就是一只黄鼠狼的脸啊。

    当时的刘全有才三十多岁,人看着并不健康。他总有一种奇诡的病态,在加上他在照片中那种非常假的笑容,实在不知道在当年这是个什么样的人。

    其余的两个,光是猜测我就知道,那是大巴坠山之后尸体失踪的两个人,当然,现在已经证实了他俩是我的父母。

    不知道为什么,在我住在亲戚家的那几年时间里,我一次都没有听见过他们提起我的父母,自然也没有见过父母的照片,我第一次见到也是在黑戈壁下面的那座基底里,那些照片现在被我用塑封膜封了起来,免得再动几次就散成灰烬。

    刘全有给我的照片里,我的父亲穿着的比较朴素,是个青年学究的模样,这装扮与那些八十年代电影中,大学老师的扮相极其相似。一边的母亲就不一样了,胡媛媛,这在当年似乎不是个普遍的名字,光是听起来,现在并不觉得有什么,但是将自己代入到那个年代,那就大不相同了。母亲穿着一(shēn)比较休闲的夹克衫,衣服的款式很不寻常,这是只有在当时那些港星(shēn)上才能见到的潮流款式。如若我不知道她的(shēn)份,直接拿照片来给我看,不出意外,

    我把她当成当时大火的明星也有可能。

    有了这张照片,单方面就先说明了一点,刘全有那个故事的开头是编的,他们俩并没有被人追赶,而是非常从容的上的车,上车之前甚至还有空闲和司机照一张照片。

    “不用给我看这些,我又不是不知道你在说瞎话,直接说之后的事(qíng),你做了什么?”我深吸一口气,压着嗓子用非常沉的声音说道。一边的楼古山眼神有变,但很快又配合的变回到了之前的样子。

    刘全有并没有注意楼古山,这个人自打进屋一直都是被无视的,也好在他这反应啊,要是这个半残的老头真的狡猾到我没法想象的程度,那刚才楼古山因为我说话的口气骤变而表现出来的惊讶神(qíng),一定会被他给看出来呀。

    “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问我,多此一举的事(qíng),你们这种人为什么总是那么喜欢做。”刘全有坐在了一边的高腿椅子上,椅子有扶手,但显然这(shēn)子依旧有些不平衡,他只得斜着靠在木椅子上。

    他还是在寻找机会,不用说出真相的机会。现如今我只恨自己不是老家伙肚子里的蛔虫,实在是不知道他心中到底在想什么。

    “你说你的话,我自己当乐子听那也是我自己的事(qíng),你不用管,要说,你就说,不想说,我也不会(bī)你,你自己掂量,你的养老金,我可是带来了。”我是真苦恼这个王八蛋跟我耍心眼,要真没有在养老院误打误撞耍小心思知道的那些少之又少的信息,我还真不敢这么说话,但就算是有点儿把握,也已经给他这几句撇开的话说没了,我是心火急躁,没那个本事儿啊,这要是让他再等几分钟,我就得泄气。

    “哼……”刘全有用一种似咽唾沫的声响,哼哼了一声,之后却又没了动静。就在我等着他即将开口的时候,却听见背后坐着的楼古山先有了响动。

    我扭头去看,他正摆弄着木(chuáng)板上沾满了黑垢的被褥,被褥团成一团,比起那些住天桥的流浪汉的,也没多少区别。

    我斜瞥了一眼楼古山,做了做嘴型,虽然嘴上说的的你在干嘛,但心里早就骂开了,这人是成心的呀,关键时候又冒头,我现在都有些后悔跟这么一个人来了。

    “这屋子得几十年没人住了吧,有鬼啊,谁刚才给我挠了挠背。”

    楼古山一脸认真的说完,手还抓着自己的后背。我则是心生怒火,这人到底又在玩什么幺蛾子。只是刘全有马上开口,我也不再理会他。

    前因后果听得我莫名其妙,要不是刘全有说的没有一点儿的停顿,我差点认定他还是在胡扯,这又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往前的内容没必要再说一次,关键的还是上山之后大巴车上发生的事(qíng)。

    汽车上山因为山路阻挡延误这段是没有问题的,刘全有赶忙上了山,在天黑之前没有任何的异常,到了天黑,他们距离最近的城镇也还有五六个小时的路,老国道路难走,汽车坟场都不知道活吃

    了多少汽车,刘全有自认为胆子大,但是乌漆嘛黑的只有自己一辆车,车走在黑暗中,如同悬于银河,任平是谁开车,也得提着嗓子眼儿。

    就在刘全有一个劲的拍打着脸让自己清醒一点的时候,忽然他的肩膀头上就搭上来一只手,刘全有扭头一看,这个人是老早还没发车的时候先上车的那几个人之一,当时对方带着沙帘帽子,看不清楚脸,但是看(shēn)材绝对是个大老粗。

    对方现在已经取掉了帽子,刘全有斜瞥了几眼,不(jìn)的浑(shēn)抖了抖。这像是个不好对付的,光头,大脑袋,一点儿没有善人的样子。

    刘全有是个地痞,但是见着这号人也不敢有多的话说,只是看他上来,就估摸着对方可能是想解手。他一边减慢车速,一边就问:“咋个,上厕所嘛,你小心点儿哦,这地方狼多。”

    本想着好言好语就这么应付过去了,可是他万万没想到,还没等他将车完全减慢下来,大光头竟然先掏出了一只手掌长的手枪。

    枪一看就是土质的,有些铁锤砸出来的部件都没有磨平,但说它能击发,刘全有还是相信的。这条路上拦路打劫的人,多数用的都是土猎枪,灌火药装铁砂的。这种算是打劫行当里的高配置武器。司机不跑车,在宿舍里面就只有摆龙门阵解闷,那些遇着打劫的同行说过,刘全有也有记下来的,因此,一看见枪,刘全有马上求饶,并且立刻刹住了车。

    对方是个青海口音,刘全有一听,立马就心虚了。他可听说过,这遇着没办法的,从内地跑来走这条路的劫匪,最多劫财,给不听话的打一顿就顶天了,可是青海有一帮子悍匪呀,据说这帮人从杀人放火,到走私自己自制的枪支,几乎是杀人越货无恶不作。

    车才停下,那光头就用带着青海味道的普通话说:“继续开,不要停,”

    刘全有被枪顶着后脑勺,这枪是土质的,光是这么顶着,他就被吓的直打哆嗦。没办法,人家叫嚷的紧,刘全有只能哆哆嗦嗦的又启动了车子。

    车开的很慢,他脚已经软的踩不动油门了。车子一动起来,那人就朝后面喊了一声什么,青海话与普通话的诧异很大,算不上语种不同,但是却极其难以听懂。对方喊了什么,刘全有并不知道,只是当他听见车后面又有走动的动静,他就大概猜到了现在车上的状况。

    这光头还不止自己一个人,说话,就是在招呼同伙。刘全有还没回过味来,正慌慌张张的开着车,没想到车后面就有人开了枪。子弹绝对是打在车顶上的,嘭的一声车内火光亮起。怎么说那是土枪呢,火药打出枪口就跟着了火似的。

    刘全有被吓了一跳,赶忙回头看,车顶上只是多了一片凹陷,看来是铁砂弹,威力不大。这一枪不是对着人去的,只是为了惊醒车上的人。

    一时间车上的人各自忙碌,刘全有开着车,光头顶着他的脑袋,光头的同伙则挨个从后面用袋子收起了乘客的财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