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玄幻小说 > 业火齐天 > 第二章 云溪王的怒火
    阳光笼罩在葬梦山脉深处,这里是人类的绝对禁地,除了百年前和驭天剑圣一起征战的一些圣级高手之外,几乎没人知道葬梦山脉的深处究竟隐藏着什么。

    然而此时那奇怪少年一步步已是深入了葬梦山脉之中,这一路上各种可怕的高阶魔兽无数,甚至还有强大的各色巨龙盘旋于蓝天之上,可他却没有遇到哪怕一只魔兽的阻拦,轻松地仿佛一个孩子向自己家中走去一般。

    随着少年脚步停驻,入目处是一座巨大的宫殿,这宫殿雕梁画栋,辉煌灿烂,鬼斧神工般地建在了一座高耸的峰顶之上,其间正散发出阵阵堪称恐怖的原力波动,让人望之便已是不寒而栗。

    少年低着头,顺着台阶走了进去,刚一进入大厅,他便看见有俩人正在激烈地战斗着,他们的原力随着战斗节节攀升,已经强大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先前的月琳若是在他们面前恐怕脆弱得跟新生的婴儿没什么区别,连空间都是随着他们战斗的波及而寸寸破碎剥离,可奇怪的是宫殿大厅里的墙壁摆设却是纹丝不动。

    感觉到少年进入大厅,俩人立刻就停了手。

    其中一人身高接近三米,异常强壮,他留着一个光头,整个人给人一种极为夸张的感觉,而另一个人看起来就没那么特别了,就是普通中年人的摸样。可那目光却是极为凶狠深邃,让人难以捉摸。

    “余欢你回来啦?哈哈哈哈,今天怎么这么早?”壮汉说着摸了摸自己的光头,似是为了掩饰尴尬。

    “大熊,金老不是不让你动手吗,怎么又打起来了?”

    叫余欢的奇怪少年皱了皱眉头,光头刚要说话,一旁的中年人抢着说道:“余欢,你来评评理,这个混蛋为老不尊,纵容下属偷偷抢我们的地盘,我找他理论他就要打我。”

    “我呸,老狼你真是欠揍了!”

    壮汉凶悍的目光恶狠狠地扫了一眼身边的中年人,紧接着他转过头得瞬间脸上已是布满微笑:“余欢啊,那个.....下次不会了,你看看就别跟金老大汇报了,他闭关有段时间了,别打扰了他老人家练功,对吧?嘿嘿。”

    “得了,我也没空管你们得闲事,正好你俩在,你们跟金老说一声,我要下山去了。”这话说完,也不等两人有何反应,余欢转头就走。

    光头愣愣地摸着自己得脑袋,拍了拍一旁的中年人,“喂,老狼我没听错吧,余欢要下山?”

    老狼同样有些呆住了,也没搭理他,赶忙冲着余欢喊道:“余欢,恩.....你去山下干什么啊?这么多年了你也从没离开过山里啊,再说....金老大那个....”

    说着老狼急切地瞪了一眼光头,光头这才反应过来。

    “余欢你要去多久啊?今晚还回来吗?”

    光头说完这话,一旁的老狼简直要气炸了,立刻隔空传音对着光头大吼道“妈的,你有没有脑子啊?能让余欢下山吗!?”

    “啊!对!余欢,你要是想去山下散散心......我陪你去吧。”光头赶忙补充道。

    “是啊余欢,我俩陪你去吧。”

    “不了。”余欢头也不回,“我下山了不一定什么时候回来,你们都有自己的族人要管理,我自己去就行了,就这么定了。”

    听着这话里得决然,看着余欢步伐得坚定,老狼以及光头这两位当世的绝顶高手互相龇牙咧嘴地做着表情,急得汗都要出来了,哪里还有一点高手的样子。

    正在俩人干着急的时候,大厅的门突然被一股七彩的光华笼罩住了。

    望着这股凭空出现得七色光芒,老狼和光头同时松了口气,大厅深处,一个约莫十七八岁的少女优雅地走了出来。

    这少女身材极为标致,皮肤不白却有一种独特得野性美,长相更是倾国倾城,极美中又带了一丝调皮与妩媚,让人难以移开目光。

    只见她慵懒地伸了个懒腰,长袍包裹下的娇躯曲线尽显,一双堪称完美的长腿缓缓摆动,步伐优雅而魅惑。

    她边走边数落光头老狼二人,“你俩真是没脑子啊,真让余欢这小子出去了,想想老金会怎么收拾你俩。”

    “是啊,我也知道啊,金老大早就嘱咐过多少次了,可这,哎呀我俩也不敢拦余欢啊,还是云溪王你来吧。”光头无可奈何地说道。

    “余欢!你有病啊!想起哪出是哪出?从小老金对你说的什么,用不用我重复一遍?”少女会说话般的大眼睛气愤地盯着余欢,发育极好的胸部起伏不定。

    余欢仍是连头也不回,一直面对着大门。

    半饷,他低头深深地叹了口气:“唉,还是让你发现了,你怎么今天起这么早!”

    余欢语气中充满了懊恼,云溪得意地笑了笑,“多亏我起得早,你小子时不时就得捣乱。”

    “这次不是捣乱。”余欢转过头来正色道,“云溪你让我出去吧,我必须出去。”

    云溪却不为所动,她理了理自己的头发,优美得嗓音缓缓传来,“你慢慢闹吧,老娘可得回去补个觉.....”

    “余欢!你干什么!”

    云溪正分神间,只见余欢浑身气势猛然间暴涨,猩红色原力汹涌而出,他狠狠一拳砸在了身后的七彩光幕上,那光幕却是巍然伫立,没有激起一丝波澜。

    见到余欢抬手之间竟然还欲酝酿攻击,云溪可是真的怒了,几道细长的七彩光束陡然间极速飞向余欢,如锁链般瞬间制住了他的一切动作。

    “我说了,我要出去。”余欢脸色变得极为平静,可语气却更加决然。

    云溪从未见过这么严肃的余欢,一时之间甚至有些愣神了。

    半饷,回过神来得她更加恼火,俏脸之上怒容丛生。

    “好啊,你要出去是吧?总得有个原因吧!”云溪几乎是吼了出来,眼瞧着云溪是真的生气了,清楚云溪脾气的老狼赶紧上来打圆场:“云溪王,你别生气,你好好跟他说,余欢不是不讲理的人,肯定有什么原因。”

    “好啊,你让他说啊!”云溪俏脸满布阴云,气势更是摄人心魄。

    老狼正要开口,余欢却低着头缓缓地说:“有人知道我剑的来历,你不是说它是我父亲的东西吗?我要去找她弄明白。”

    “老娘我也知道,你他妈来找我吧!”

    “好啊!那你告诉我,这剑的来历,还有我父母是谁,他们跟你们有什么关系,跟我说清楚了,我这辈子不下山,你说啊!”

    余欢说着说着便想到了老金和云溪对自己的隐瞒,突然出离得愤怒了:“为什么我一个人类能在你们中间活着,为什么你们非但不杀了我还抚养我长大,我到底是人还是魔兽,为什么我会有兽核!?”

    面对着余欢发泄似得一连串问题,云溪有些懵,她咬了咬嘴唇,秀眉紧皱,“余欢恐怕是第一次冲我发火。”

    她意识到问题有点严重,“行了行了,不就是前两天我抢你笛子了吗?我还给你行吧,你个小气鬼,至于吗?”

    云溪脸色缓和了下来,用轻松的语气嬉笑道。

    余欢还是低着头,沉默不语。

    半饷,他却是缓缓地苦笑起来,“算了,我也没指望你们能告诉我,你们不告诉我,我自己下山去寻找答案,什么时候找到了,我会回来的,放开我吧。”

    看着余欢如此顽固,云溪再也压不住自己的脾气了,她二话不说就收起了绑住余欢的光芒。

    “好啊,你不是非要下山么?你跟我打,你赢了我你立刻就走,我们这谁也拦不住你。”云溪盯着余欢,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地吐出这句话,看得出她真的在爆发的边缘。

    “这下坏了,云溪王发怒起来可太可怕了,别真伤了余欢。”想到这,光头老狼对视一眼,同时劝道:“别别别!云溪王。”

    “你俩闭嘴!”强大的威势夹杂着原力瞬间降临,光头和老狼顿时一句话也不敢说了,那是出于血脉与实力得绝对压制,两人皆感到了来自内心最深层的恐惧。

    他们不约而同地望向了余欢方向,都欲出手替他挡住这漫天近乎实质化了得恐怖气势,可是出于本能得恐惧,又不敢这么做,只得直直挺立在了原地。

    余欢在这股气势弥漫得一瞬间便被压倒在地,一分钟两分钟,他慢慢地跪坐起来,又慢慢地想挺起腰杆站起来。

    不知不觉汗水已经浸湿了他的衣服,望着余欢虚弱到毫无血色的脸,以及那冷到可怕的眼神,云溪脸色忽明忽暗,心里阵阵收缩着疼痛,仿佛心脏都被人抽了出来,不自觉得气势便弱了下来。

    余欢抓到机会,站了起来,此刻的他一心只想离开这里,彻底弄明白他得所有疑问,他的身世之谜自他懂事以来始终如一座大山般压着他。

    他从小被老金抚养,这里就是他的家,可随着他慢慢长大学习,也逐渐认识了这个世界,他也明白了自己与这里其他“人”的区别。

    他想要知道自己父母是谁,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然而不论是谁都刻意得隐瞒他,无论他如何追问始终没有得到哪怕一个字的解释,原本他已是死了心,可这次的风波却又让他看到了希望。

    “山外面一定有人可以回答我!”他这么想着,慢慢地抬起头来看着云溪那阴云密布的俏脸:“云溪,你是我最好的朋友,看着我长大的,你有你的族人,金老,小篮,红魂,老狼,大熊,金刚他们,都有自己的族人,可我呢?

    “我只想知道我父母是谁,他们又为什么弃我而去,我如果不明白这个问题,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所以,今天我必须走,要么你杀了我,要么我就要打败你!”

    说完,余欢嘴角都咬出了血液,他慢慢沉入了自己识海深处,他一直清楚,在自己得识海深处一直隐藏着一个蕴含着雄厚原力的神秘兽核。

    按理说人是不可能长出兽核的,它是魔兽的象征,代表着一个魔兽的全部力量。

    可余欢从出生开始这个兽核就一直存在,并且随着他年龄增大,那里面蕴含的力量正以一种不可思议般得速度在迅速增长着,早已远超余欢自身的原力了。

    他从未动用过兽核的力量,因为金老跟他说过,不要去尝试利用那个兽核,那里面蕴藏了太过恐怖的力量,在他足够强大之前,他根本驾驭不住。

    “现在这却是我唯一的办法了,管不了那么多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