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玄幻小说 > 业火齐天 > 第四章 剑斩徐风,向死而生
    葬梦山脉位于大陆正中心,连接着湛岚帝国,赤星公国以及圣武帝国这三大强国。

    圣武帝国乃人类第一大国,幅员辽阔,占地广大,横亘整个阿法大陆东端,帝国最东边便是无尽深海,以北相连北部冰川,以南直通蔽日山脉,几乎占领了阿法大陆一半的领土。

    余欢此行的目的地圣武学院则位于帝国西面,由圣武帝国开国皇帝圣武大帝创建,历届圣武君王都颇为重视其发展。

    其历经几代君王发展,已经成为了阿法大陆上综合实力第一的战斗学院。

    其入学条件极为苛刻,因此能在那里上学的大部分都是大陆上各大家族的优秀子弟。

    他们不但天赋卓越背后还有着雄厚的资源支持。

    余欢离开了生活已久的地方,起初也有些不习惯,不过毕竟外面的世界五光十色灯红酒绿,比起山里枯燥的生活实在有趣了太多,很快余欢也淡忘了离愁,融入到了人类社会中。

    他看到什么新奇的玩意就去看看,哪里人多就去逛逛,不过余欢也没有白忙,慢慢地他也了解了一些在人类世界生存的基本原则。

    更重要的是他也看到了人类中流传的魔兽榜,让余欢颇为怀疑的是榜单中排名第一的魔兽竟然是空白的,没有实力,背景,族群等等寻常资料。

    对于这排名第一的魔兽一切官方解释都没有,仅仅只是预留了那么一个位置。

    余欢翻找了很多有关的典籍,都没有找到关于那只魔兽的描写。

    对于此余欢思考了很久,“这个魔兽肯定不会是葬梦山中的,不然自己不会不知,它究竟来自哪里?现在又居于何处?为什么所有书上对此都是讳莫如深?”

    这些余欢暂时想不透,只能先把疑问放在心里,日后再去找人解答。

    而在一本叫《葬梦山之殇》的书中,余欢看到了让他吃惊的一段,这一段讲述了金老他们和人类之间那场惊天动地的战斗——葬梦山之战。

    在那一瞬间,余欢明白了为什么云溪那么反对自己出山,为什么所有人看着将要离开的自己时,眼神都是那么忧心忡忡。

    若是自己出身于葬梦山的背景和兽核暴露,恐怕立时便会死无葬身之地。

    此时的他第一次有了想要变强的冲动,人类联军在那场战斗中失去了他们的最强者驭天剑圣,难保不会有那么一天,他们会去复仇,自己一定要强大到足够保护那里,因为那里是他的家。

    其实他不知道,他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就有了洪级的实力已经算得上是匪夷所思了。

    当一个人修炼到一定程度,体内成功汇聚了原力之后便算是正式入了武者大门,称之为人杰级。

    人杰再往上便是荒级,那已经是一些大家族后辈中的翘楚才能达到了,普通人若是没有天赋,是想也不用想。

    荒级再往上便是洪级,余欢目前的实力大致算得上洪级巅峰了,这是大部分普通人一辈子也难以企及的高度。

    要知道各大帝国的精锐士兵大部分也仅是人杰级而已。

    洪级武者若得机缘再度突破,便为宙级。

    这是一道巨大的分水岭,若能在四十岁前达到宙级,就算得上是天赋超然了。

    可以说宙级便算得上是真正的大陆精英阶层。

    到了这一级别,体内的原力可断金碎石,强横无比。

    余欢不过十七岁,便已到达洪级巅峰境界,这种天赋,若是传扬出去定会引发各大势力地争相拉拢。

    不过这些余欢并不在乎,现在的他只在乎哪里能找到那个叫月琳的女子。

    目前他只有两个线索,那便是圣武学院和月家族。

    兼程数日,余欢终于是到了圣武学院的所在千流城,千流城乃圣武帝国西边的枢纽城市,繁华热闹之极。

    余欢很快就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迷失了方向,待得寻到了圣武学院宏伟盛大的门前,已经是接近傍晚了。

    从出发到现在已过去了半月之久,自己终于是找到了地方,余欢觉得压抑已久的希望之火在胸腔中熊熊燃烧,他抬腿便准备往门里走,突然一道轻蔑的声音不合时宜地在耳边响起。

    “学员水晶呢?”余欢缓缓回头,看到了门边发话的护卫。

    “什么水晶?”

    “非本校者不得入内。”护卫看了一眼余欢身上穿的破麻布衣裳,满脸鄙夷地说道。

    “我进去找个人。”

    “他妈的,哪来的穷小子,听不懂话?还不快滚!”另一旁的护卫瞪着余欢恶狠狠地骂了一句,“打扰老子休息,你这。。。”

    后面的字还未出口,他便横着飞了出去,滑行了足足十几米,当即口吐鲜血,昏迷了过去。

    另一个护卫有些发懵,他木木地看了看远处昏过去的同伴,又看了看站在原地的余欢。

    “你.......你什么时候出手的?”

    即便不用原力的情况下,以余欢近乎魔兽般的身体素质去攻击一个普通人,只能说他已经是留手了。

    “我不想再废话了,你进去找一个叫月琳的出来。”

    正在这时,两名女子恰巧由学院里走了出来,她们看见了倒地的护卫,皆是奇怪地望向门口处。

    其中一名女子立刻惊呼出声:“是你!”

    清丽的面容,姣好的身材,余欢一看便认出了这正是当日那个叫月琳的女子,顿时他浑身猩红色的原力迅捷爆发,双腿用力唰得一声便到了两女眼前。

    另一名女子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顿时吓得是花容失色,失声大喊道:“你要干什么!”

    话音未落,她便被余欢的原力所制,定在了原地。

    “放她走,有什么事冲我来。”月琳直视着余欢,秋水般的眼眸中透露着冰冷。

    余欢左手一摆,被制住的女子顿觉身上压力一轻,“小莱你快回去,这里我能应付。”

    “师姐,你......”

    “放心,你快走就是!”看到微微有些发怒的月琳,小莱不敢多待,转身快步离开了。

    见余欢没有为难她,月琳脸色稍缓,不急不慢地说道:“你就不怕我像上次那样逃走?”

    她望着余欢,大眼睛里有些戏谑。

    “我对你没有敌意,只是想知道这剑的来历,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对于你来说也没有任何损失,不是么?”余欢同样看着月琳,表情平淡。

    “你这人真有意思,千里迢迢追我到这来,就为了那柄剑?那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得到那剑的吗?”月琳好奇道。

    “不能。”余欢依旧是一副古井无波的神态。

    “真无聊,那你把剑给我看看。”月琳伸出小手,笑盈盈地看向了他。

    余欢皱起了眉头,他有些犹豫,“怎么?这么小气?你这是请教别人的态度吗?”

    看着向来强势的余欢吃瘪,月琳似乎很开心,甚至开起了玩笑。

    余欢慢慢地从背后抽出了断剑,小心翼翼地放到了她手上。

    “看这剑柄,我只见过一次图片也不能断定,但极有可能是轻痕剑!百年前人类最强者驭天剑圣的轻痕剑!”

    “什么!驭天剑圣的剑?你能确定吗!?”

    余欢再也无法保持平静,他猛地抓住了月琳的手腕。

    月琳秀眉微皱,“哎呦!疼死我了,你怎么这么大劲!”

    “我只在一张古老的图片上看见过,并且是完整的剑,所以也不能断定,但是就看这剑柄......”

    月琳指着剑柄处,微微发锈的圆形把手处清晰地刻了一行字——“剑斩徐风,向死而生!”

    即便已经隔了百年,这短短的一行字中却仍是充满着掩饰不住的豪情和悲壮。

    “传说,轻痕剑的剑柄处就是刻了这么一行字,是这剑铸造出来之后由驭天剑圣亲自刻上去的。”月琳解释道。

    余欢缓缓地抚摸着这行字,心中久久难以平静。

    月琳看着陷入沉思的余欢,收起了玩笑的表情。

    “只有两种可能,一种,这就是当年的轻痕剑,另一种就是有人刻意地模仿驭天剑圣,这也不算什么稀奇事,毕竟他是人类的传奇嘛。”

    月琳眼眸转了转,又加了一句:“如今剑已折断,不知其形,也只能揣测了。当然,如果能仔细对照一下图片的话,应该便是能确定了。可惜这剑的详细图片天底下也只剩下了一幅。”

    “你在哪里看到这柄剑的图片的?”良久,余欢依然注视着剑,声音沙哑地问道。

    “在我们家族的万宝塔。”月琳也是毫不避讳,直接说道。

    余欢闻言抬起了头,似是明白了余欢的想法,月琳慌忙说道:“我们家族的万宝塔是绝对的禁地,只有族中大长老可以进入,我也是成年礼时才进去了一次,你就别想了。”

    余欢没听到似地转头就走。

    “喂!喂!你疯了吗?我们家族随便一个长老都是超越洪级的存在啊,看守万宝塔的大长老更是天级强者,外人擅闯必死无疑啊!”

    看着余欢一点停下来的意思也没有,月琳是真急了,大声喊道:“我有办法让你进去,你愿不愿意听?”

    话音刚落,余欢立刻止住脚步,“说吧,条件是什么?”

    余欢心中清楚,眼前的月琳一定是有求于他,不然也不可能这么痛快地告诉他这些。

    “我靠!你是不是早知道我有办法了?”

    “你说不说?”

    看到余欢又作势要走,月琳赶紧补充道:“其实很简单,你入学来助我完成一个任务,完成以后我就可以进入英才堂了,那时我在族里的影响力肯定会大大提高,定然可以从族长候选人中脱颖而出,如此我便可以说服大长老,顺理成章地带你进去咯。”

    看着余欢盯着自己又慢慢严肃起来的表情,月琳再次有了不好的预感。

    “我跟你说啊,你别打我的主意,虽然我打不过你,但你也不可能把我抓住,就算你抓住我,要挟我家族,他们也不太可能因为我而让一个外人进入万宝塔,那里面可都是我们家族不外传的战技,宝物,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隐秘,所以我劝你赶快死了这条心吧。”月琳退后数步,警惕道。

    “你害什么怕啊?我在想怎么入学而已。”

    “你!”

    望着余欢那副无奈中带着些嘲讽的表情,月琳真是恨不得掐死他,“你故意逗我是不是?”

    “没有,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入学。”

    “以你的年龄和潜力,那些老师还得求着你来呢,明天一早你直接来待选班找我,一会我去找我导师说明你的情况就行了。”

    月琳心中对于余欢的来历是十分好奇的,但是余欢没有提,她自然也不会问,无论余欢身世背景如何,总之他实力和年龄摆在那里,而自己的当务之急是要完成一个S级任务,因此月琳暂时将自己的好奇心压了下来。

    而余欢自然心中明了这个所谓的任务肯定不会简单,但是为了弄明白一切,再难他也要去做。

    如果这柄剑真的是驭天剑圣的轻痕剑,那难不成自己是驭天剑圣的儿子?若果真如此,老金它们又为什么要抚养仇人的孩子长大?自己又为什么会有兽核??

    余欢现在只觉得谜团越来越大,自己却还是一头雾水,无论是为了揭开这些谜团,还是为了提升自己的实力,暂时入学都是最好的选择。

    因此两个各怀心思又找到共同目标的人便是一拍即合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