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玄幻小说 > 业火齐天 > 第十七章 冰洞柔情
    “隆隆隆!”无边积雪前仆后继,滚滚而过,很快便堵死了洞口,洞口之外一片狼藉,整个冰川大地正在爆烈的狂怒。

    冰洞内,余欢抱着已经昏迷的纳兰幽,行进了洞窟深处,他寻了一处空旷地坐了下来,点燃了怀中的光石,顿时漆黑的洞中光芒涌现,余欢长舒了一口气,赶忙尝试再度运转原力。

    不发动原力还好,这原力乍一运转,余欢不但没有感知到丝毫的能量,毛孔中却又急剧地渗出了大量血液,甚至口鼻之中的鲜血都在抑制不住地往下滴落,一阵剧痛骤然袭来,“呃啊!”余欢痛哼一声,躺倒在地,心下一片惨然。

    “这毒素极为厉害,若我们无法恢复原力,又如何能够穿越这辽阔的冰川返回孤寒城呢?”余欢内心翻涌,猛抱住头,“好不容易摘到了长乐花,难道就要功归一篑了吗?”

    正在余欢拼命思索对策时,突然一股邪火猛然自他心头燃起,打断了他的思绪。他顿感浑身滚烫无比,脑中混乱一片,一阵强烈的情欲骤然而起。

    “我在想什么?这是怎么了!”

    此时昏迷的纳兰幽正徐徐睁开了双眼,她原本苍白的俏脸此时却透着淡淡绯红色,如同一颗熟透的蜜桃,“余欢,我欠你一条命。”

    二人本就靠得极近,这声音虽然冷淡却如黄莺出谷般优美,混着她沁人心脾的幽幽体香,余欢不由得一阵心旷神怡。

    这些对于此时的余欢有着致命的诱惑,他感到身上如万虫爬过。

    他狠狠地咬碎舌尖,剧痛让他暂时清醒了一些,他赶忙退后了几步,垂下头头死死压住在心中早已泛滥成灾的欲望,低低呻吟道:“别和我说话,离我远点,我觉得身体很不对劲。”

    “我明白。”纳兰幽天池般澄澈的眼眸被一抹迷蒙的色彩缓缓覆盖,她眼中复杂的情感如星火般飞驰而过,

    “能随着空气传播的毒素,极寒冰蚕只有一种,且看你我二人的症状,我们中的定是欢愉散无疑了。”袅袅余音淡淡回荡在冰冷的洞窟中,声音无比平静,听不出任何情绪。

    “那你知道怎么解毒吗?”余欢双手都攥出了血,紧紧咬住牙,他感到自己已经处在失控的边缘了,因而急急地问道。

    纳兰幽没有回答,她拖着摇摇欲坠的修长身躯,缓缓行到了余欢面前,四目相对间,她纯黑的长袍悄然滑落,平坦的小腹之下,一双修长而匀称的美腿正微微颤栗着。

    “你?!”

    一具完美无瑕的躯体,毫无遮掩地出现在余欢眼前,顿时余欢感到自己仅存的最后一丝理智被彻底碾碎了。

    “以后,我们两不相欠。”娇艳欲滴的红唇,缓缓印在了余欢干涸的嘴唇上。

    “轰!”如天雷在耳边炸响,余欢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已无法再开口说一句话。

    就在二人即将失去理智的刹那......

    那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纳兰幽正欲询问,话还没出口,她便是眼前一黑,两人同时失去了意识。

    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余欢识海中,一股神秘的暗青色原力疯狂地运转起来,那原力蕴藏着深不见底的恐怖波动,眨眼间便将二人体内的毒素轻易消除。

    单论这波动的强度,甚至丝毫不亚于之前觉醒的兽核,而这原力的颜色,竟然是和纳兰幽原力颜色一模一样的暗青色!

    也不知过了多久,沉沉睡去的余欢悠悠转醒,衣服早已被人穿好,嘴唇上一阵疼痛,他摸了摸其上仍旧泊泊而出的鲜血,以及深深的牙印,刚才的一幕幕逐渐浮现在脑海中,让他久久无法平静。

    “醒了?”仍旧是毫无感情的淡漠言语,余欢慢慢站起身来,想开口又不知从何说起。

    “刚才......”

    纳兰幽转过头,幽黑的秀发如瀑布般散落而下,有一种难言的凄美,如冰雕玉刻般美丽的脸上似是笼罩着万古寒冰,一如她从前一样。

    望着她早已破烂的黑袍间露出的雪白,以及那破了皮的鲜红双唇,余欢感觉似是做了一场梦。

    “你别误会,我们什么也没发生,我不知道为什么解了毒,总之你救了我,我也救了你,现在我们已经两清,再也没有了任何关系。”

    听着这冷到了骨子里的话,余欢只觉得心中有一种莫名的伤感在渐渐扩散,他莫名其妙地烦闷不堪,声音也不自觉得跟着冷了下来,“哦,知道了。谢谢。”

    余欢冷淡的话语一起,纳兰幽心头急颤,赶忙侧过身去,眼睛里不知怎么的就噙满了泪花,实际上,在那一种奇异的联系出现之后,纳兰幽的内心对于余欢却是突然有了一些别样的感情,这种感情如同本能般无法抗拒。

    这感觉玄妙无比,即便是纳兰幽本人也不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她深吸了口气,理智的声音在心头响起:“纳兰幽,你有你的使命,你要牢记你的身份,怎能让可笑的男女感情牵绊住你?”

    见纳兰幽沉默不语,没有回应,目光淡淡不知在想些什么,余欢亦是烦闷不堪,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的记忆只是停在了纳兰幽的那一吻上。

    “难道我们真的?”余欢幽幽一叹,很明显他不能问出口,于是索性也不再开口,冰洞中安静到了极点。

    死一般的沉寂,压抑的氛围环绕着两颗年轻的心脏,感受着体内缓缓恢复过来的原力,松了口气的纳兰幽,顿感心力交瘁,一股说不出的倦意涌上心头。

    她软软地倚靠在侧边墙壁上,美目缓缓闭合,不知不觉间沉沉睡去了。

    盘腿坐在地上的余欢看着那睡了过去仍旧微微抖动的单薄身躯,长叹了口气,脱下了自己的外衣,无声地覆在了纳兰幽身上。

    突然,洞体猛然间剧烈抖动起来,无数冰锥雪块源源不断地倾塌而下,巨大的声响瞬间唤醒了本就睡得极浅的纳兰幽,她陡然站立而起,外套缓缓落地,映入了她的眼帘。

    纳兰幽眼中募地升起淡淡氤氲,思绪剧烈起伏,双目紧紧盯着余欢,其中万千色彩一掠而过,心里空空荡荡,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在纳兰幽的记忆里充斥着利用和算计,她从未体会过这种被人关心照顾的感觉,一时间呆愣住了。

    余欢如临大敌,猩红色原力运转而起,对着纳兰幽大喊道:“快走,山洞要塌了!”情急之下,他根本没注意到纳兰幽眼中那复杂的神采。

    “两位小朋友,你们的命跟你们的胆子一样大哦。”两人顶着碎冰残雪,破洞而出,就听得耳边响起了一道优美的声音。

    万里晴空陡然间下起了鹅毛般大雪,二人正上方的空间寸寸破裂,一道如画中仙女般玲珑的身躯踏空而出。

    只见在那熟悉的皮袍包裹下,这女子面若桃花,洁净如玉,眼波盈盈流转中,散发着说不尽的妩媚气息,完美的脸蛋上带着点点浅笑,妖媚却雍容得气质尽显,让人不得不感叹此等美人真是上天最美丽的创造,不用多说,正是调养结束的极寒冰蚕。

    可余欢却没有一点心情去欣赏那凌空而立的倩影,二人的生死可就在这美艳女人的一念之间啊。

    纳兰幽踏前一步,不着痕迹地将余欢挡在身后,不卑不亢地说道:“冰王大人,我们只想取长乐花救我们朋友,并无任何歹意。”

    她小心翼翼地掏出了怀中的长乐花,将其捧在了手上。

    “我们的朋友也是被冰魔族所伤,它们才是我们共同的敌人,冰王大人又何必苦苦相逼呢?若是冰王不愿失去这些长乐花,我们便将它留下,只希望冰王大人可以放我们离去。”

    感受到余欢焦急的目光,纳兰幽小声传音道:“别干傻事!能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说着她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玉手托起鲜艳的长乐花,遥遥对向空中的冰王。

    “小姑娘,事已至此,你又何必装傻呢?我至于为了点零食追你们这么远?”冰王轻轻地撩拨起自己耳边的秀发,紧接着她略带冰冷的声音便回荡在天际,“我不愿与人类交恶,将我的无尽寒魄还来,我可以放你们走。”

    “无尽寒魄?”纳兰幽秀眉紧蹙,正疑惑间,余欢却是面色剧变,他猛然想到了那颗钻入了自己体内散发着蓝光的玉石状小珠子,自从入体以后,它便无声无息,自己竟然也将它忘了,这么看来,那不起眼的小珠子竟然就是冰魔族不惜代价也想得到的无尽寒魄!

    想清了这些,余欢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冰蚕要苦苦相逼,自己竟然抢了她的至宝还懵然不知。

    余欢暗暗在心中叫苦,“那珠子已经被我吸收了,又如何交的出来?”

    余欢略一思索,也顾不得其他,上前一把将纳兰幽扯开,对着空中的冰王大喊道:“冰蚕,你的寒魄在我体内,与她无关,放她走。”

    这话一出口,纳兰幽香汗瞬间布满了额头,“你真的?你不要命了!你什么时候拿的寒魄?”

    余欢却是回头咧嘴一笑,“没时间解释了,趁她没反对,你赶快走!”

    余欢正说话间,无数透明蚕丝自空中骤然飞射而下,“锵!”断剑出鞘,他运足浑身原力,身形向着纳兰幽反方向暴退,“还愣什么呢!快走啊!”

    余欢如一头愤怒的猛兽,对着纳兰幽大声嘶吼。

    陡然间生此变故,纳兰幽心头急颤,整个人都是呆立在了大雪之中。

    余欢震耳欲聋的呼喊让她猛然间回过神来,望着手中盛放的长乐花,她似是想通了什么,眼神终于坚定起来,周身暗青色原力陡然暴涨,单足轻点,人已在百米之外。

    纳兰幽回头望着已经被丝线包成粽子的余欢,不知为何,心脏猛地一颤,身形剧烈摇晃了几下,险些摔倒,鼻子中阵阵酸楚,她拼命想控制住这种从未有过的情绪,但是泪珠却在不自觉间涌了出来,如断了线的风筝,在空中缓缓飘散。

    “快走!别回头,快回孤寒城!”余欢仍是不要命地大喊,纳兰幽身形一窒,再也控制不住的痛哭起来,脸上血色全无,身形飞舞间,如黄莺泣血般的余音袅袅传来:“余欢,相信我,我会为你报仇!”

    感受到纳兰幽的气息飞速掠去,余欢欣慰一笑,他喉头一甜,猛地吐出一大口血,这丝线中蕴涵的无穷原力,似乎要将他内脏都碾得粉碎。

    “小孩,你挺有担当的,是个男子汉,如此我便先杀了你,再吸取你体内的寒魄,也算是减轻你的痛苦了。”冰王身形缓缓下落,洁白如玉的小手慢慢覆在了余欢头顶之上。

    余欢心中惨然,冰蚕速度实在太快,自己根本没有一点还手的余地。

    “让你们失望了,云溪,金老。”他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我恐怕永远也弄不清楚我的身世了。”

    随着冰王玉手慢慢发力,余欢意识渐渐模糊,头一歪,昏迷了过去。

    就在这绝境之下,冰王不知为何却是突然停手,绝美的脸上,笑容骤然消失,双目大张似是要瞪出血来,樱桃般的小嘴微微张大,竟然充满了一种难以置信的神情。

    “这股气息!”她的声音从未有过的严肃起来,美丽的弯眉紧皱,一双美目死死地盯着昏迷过去的余欢,而此时的余欢周身也发生了异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