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武侠小说 > 一人得道 > 第八十九章 不期机缘在眼前
    “这……”

    寂静屋中,黑白老者神色同时变化。

    黑发老人道:“书中之念,尽数都被撬动,令那沈家子沉溺其中,不可自拔!”

    白发老人没有出言,面露沉思之色。

    “无论如何,不能让沈家子彻底沉溺,否则皇帝追究,又一桩麻烦事。”黑发老人说话间,屈指一弹,就有一点光华落下,直飞出去。

    白发老人这时才道:“临汝县侯身上有隐秘,你我低估他了。”

    黑发老人也道:“不错,正要等他来敲门。”

    .

    .

    沈尊礼站在原地,寂静无声,眼中光影变化。

    其人心中,更是充斥诸多景象,心念沉溺,各种书中美妙景象接连上演,让其人留恋往返,已然忘记了身在何地。

    在一念之间,沈尊礼已经作为主角,经历了不少故事,或者困境逆袭,或者寒门崛起,或者孤儿复仇,或者王者归来……

    陈错坐在对面,借助意念相连,安静感悟。

    “用一点狂念为引,凝聚出一缕森罗之念,再和无数书册内容结合,催动人念光辉,倒有几分森罗茧房的意境,还不用劳师动众,但此处是藏书之地,情况特殊,能借助地利,加上这沈尊礼的境界不高,在其他地方就不能这般顺畅了,不过若也是人念聚集之地的话,又或如那九歌一样,当自己在祭神……嗯?”

    他忽然心有所感,抬头一看,就见一点光芒落下,直接落入沈尊礼头上,如冰雪般消融。

    随后,那沈尊礼眼中光影尽数散去,整个人猛地喘息一口气,衣衫尽湿。

    他抬起头,看向陈错的目光,已经多了些许敬畏。

    “现在能好好说话了。”陈错朝着身后殿堂看去一眼,收回目光,再看那沈尊礼,道:“你是沈家公子,母为高祖长公主,与我也算是姻亲,听你口气,你也受了诏令?”

    沈尊礼定了定心,冲皇宫方向拱拱手,道:“不错,侯氏嚣张,辱及宗室,本座,不对,尊礼为母之儿,自然要为母分忧!”他还是惊魂未定,眼里、心里有混乱残留。

    陈错眉头微皱。

    按着安成王的说法,侯安都劫持了皇家气运,要流淌真龙血脉之人出手,才能避免气运破损,这沈尊礼说是高祖之女的儿子,其实是过继,并无血缘关系,难道也能作为帮手?

    不过,其人方才出手,颇有几分奇异,陈错思及此处,干脆就问了出来。

    沈尊礼这会倒是知无不言了,就道:“方才君侯就问我,说本官,不对,是我若动手,会不会损伤书册,其实不然,我虽打熬气血,但最初那一掌并不是鼓荡气血,而是靠着一股浩然气,只对人,不对物,不会伤了书册。”

    “浩然之气?”陈错眯起眼睛,想到前世一些小说的设定,“莫非是读书为学,养出的儒道法门?”

    沈尊礼点头道:“正是如此,没想到君侯也知道,只是儒道和武道一样,前路不明,无人长生,传承不稳,传道不广,是以并不多见。”

    “哦?还有这等事,来,与我说说。”陈错倒是干脆,顺势就和沈尊礼攀谈起来,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那沈尊礼态度已然谦逊很多,有问必答,将自家读书养气、练拳习武的法门,说了一点出来。

    因此,二人交谈甚欢。

    不过,待夜色降临,就有侍卫进来,提醒沈尊礼道:“公子,你家仆从在外面,说有人去贵府拜访,让你回家接待。”

    “知道了。”沈尊礼点点头,看向陈错,笑道:“今日和君侯一见如故,奈何家中还有事,改日你我再聊。”

    “是这个理,改日该我去登门拜访,再请教请教。与你一谈,有诸多启发。”陈错说着起身相送。

    等到了门口,沈尊礼忽然低语道:“传闻说那侯晓身死,但君侯千万小心,这难保不是阴谋,选择这个时候放出消息,很可能是要借机引导风向,毕竟侯安都身边,也有些能人异士。”

    陈错笑道:“我知道你来就是为了说这个,但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你回府之后,如果碰到安成王,就告诉他,若想动手,那就别拖延了,侯安都不会给他留下万事俱备的时机,若有一定的胜算,就可以动手了。”

    沈尊礼一愣,随后点点头,道:“我一定将话带到。”然后拜别离去。

    送走沈尊礼,陈错回到座位上,但想的不是侯安都的阴谋,而是那沈尊礼所修法门。

    “沈尊礼文武双全,武道第一境圆满,有了拳意雏形,读书为学也有建树,养出浩然之气,以武道掌法发挥浩然之气,但若是儒道能步入第二境,甚至能靠着话语干涉现实,神通显化的世界,真是精彩,奥秘无穷。”

    想着想着,他又重新坐回椅子上。

    “但这两条路,都不适合我,得先把眼下道路走好、走稳,才能品味沿途风光。”

    这般想着,他回头朝着后殿看去一眼,随后摇摇头。

    方才他以狂念引动森罗,与屋中人念共振,将那沈尊礼笼罩,结果被外力破解。

    “本来就怀疑此处有人暗中监视,现在可以说是坐实了,而且很可能就在那内殿的三楼,不过试探试探也就够了。”

    一念至此,陈错收回心念,目光再次落到面前桌上,从《玉台新咏》中抽出一册,翻开之后,神念转动,笼罩书册。

    “侯晓之死,事情当头,倒是要先做好准备。”

    念落,心中道人一跃而出,落入书册之中,当即就被诸多幻境笼罩,无数男女欢爱、悲喜、思念流转变化,化作点点人念光辉。

    心中道人顺势吐纳,举起右手,那诸多光辉蜂拥而来,被鬼面脸谱吞下。

    跟着,一道模糊篆体在道人身后逐渐浮现,但摇摇欲坠,就像是风中烛火,摇曳扭曲,仿佛一阵风吹过来,就要彻底崩溃。

    “人念不够……”陈错一挥手,又是两本书册落下,其中的人念光辉也被抓取过来,落入心头。

    鬼面吞噬,篆字终于清晰,浮现出一个“喜”字来!

    那篆字一转,便开始吸纳心底念头,心中道人身上光辉暗淡。

    不过陈错眼睛一闭,瞬间入梦,在那梦泽中一颗通明丹吞下去,再睁开眼睛来,心中道人已经重新凝聚,消耗的心念被补回了七七八八。

    而那“喜”字亦落了下去,融入人念金书,占据了一页。

    “这部玉台新咏一共十卷,描述诸多,实乃一部人念宝库,还能再凝聚几个字,但短时间内不能太急迫,欲速则不达,还会生出偏差……”

    他的目光又落到了一边,伸手拿起了那本《九歌》注释。

    心中道人微微一动,《九歌》薄册之中,就有丝丝缕缕的人念光辉升起来,如流光华彩,蜂拥而出!

    心中道人伸手一抓,将涌来的光辉尽数凝聚起来,然后往前面一撒。

    当即,人念分散,化作十一个火苗,个个绽放光明,但摇摇欲坠,每一个里面都好像蕴藏着一个字,偏偏难以成型,转瞬尽数散去,又变成丝丝缕缕的光辉,重归那书册之中。

    “果然难成,这《九歌》本身就与神相关,用于古之祭祀,或许不该单纯凝结篆字,可惜我现在还没有更好的利用方法。”

    想着想着,他的目光扫过一座座书架。

    “这些书册多有来历,萦绕人念,若我通读文章,其中人念也能分润部分;若能精读理解,便可得书中三昧;若更进一步,领悟神韵,就可以收拢光辉化为己用!这也是我的心中神源自文章,坐镇人念金书,才有这般妙用,这东观藏书对我而言,乃是宝库!若安稳看个几月、几年,靠着人念积累,也能强行凝聚神通了!”

    这时,包甘等人快步走来,然后就是纷纷告罪。

    “无妨。”陈错摆摆手,不与他们耽搁,还是看书。

    包甘等人松了口气,又去准备饭食。

    很快,角落掌灯,东观宫一般只有几个角落有灯火,毕竟又是书册,又是竹简布帛的,最怕走水,当然要小心,若非要有巡查守备,怕是连丁点明火都不许进来。

    就有个少年过来送饭,放下之后,小心打量着。

    陈错手上抄录书册,心里则思量着神通之事,忽的,他心中一动,抬头一看。

    面前少年似乎欲言又止。

    正要打探一二,忽然心中道人猛然一震,便生出心血来潮之感。

    瞬间,冥冥中的一点感应落下,陈错福至心灵,知道等待的契机降临!

    他不由凝神屏息,打量起面前的这个少年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