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武侠小说 > 一人得道 > 第九十三章 神燃魂烧!【第一更】
    火光跳跃,照耀黑暗!

    将两张惊讶的面孔照得清晰许多。

    两人的瞳孔中,倒映着一道痛苦而扭曲的身影——

    祂那虚实不定的身躯,已然被火焰灼烧,处处炸裂,无数念头从中迸射出来,但念头一出来就会燃烧,并且发出惨叫!

    池水沸腾,黑气弥漫,散落成一道道念头。

    每一道都传递出绝望的濒死之念,宛如千百人在一起悲鸣!

    这赫然是一池子的人念!

    死!死!死!

    “兄长!救我啊!救我!救我!”

    热浪与惨叫声一同扑来,将侯安都瞬间惊醒!

    “不好!我积累的人念!”

    情急之下,他顾不上其他,前行两步,鼓荡气血沸腾,凝聚右臂,一掌就拍了出去!

    呼!

    灼热的掌风呼啸而出,笼罩了大半个地窖,朝火焰逼近过去,要将那火焰压下去!

    “住手!”黑纱女子冷冷出声,却没有其他动作。

    侯安都心中一惊,旋即脸色大变!

    他这一掌拍出去,火焰不仅没有被压下分毫,反而顺着拳意拳风,逆流而上,朝侯安都扑了过来!

    “切断拳意,退回来!”

    关键时刻,黑纱女子一声厉喝,伸出纤纤玉手一甩,一点晶莹飞出,朝着烈焰激射而出!

    半途,晶莹猛然膨胀,化作一团七彩水流,与烈焰碰撞在一起。

    滋滋滋!

    水汽升腾,如云似雾。

    侯安都见状不敢耽搁,将心一横,断裂拳意,闷哼一声,正要后退。

    轰!

    忽然,水汽云雾骤然燃烧,神火蔓延,点燃了侯安都的右臂,血肉滋啦作响!

    他亦惨叫起来!

    黑纱女子也闷哼一声,手捏印诀,往前一指!

    水汽倒卷回去。

    侯晓惨叫连连,身形开始融化。

    “为何你们还要助涨火势!”

    祂满心不甘,身形炸裂。

    有黑雾蔓延出来,内里蕴含着愤恨心瘟。

    “不好!”

    侯安都心头警兆大响,快步后退,鼓荡真气、沸腾气血,将右臂火焰褪去,结果真气与气血反被点燃,朝着血肉深处蔓延!

    “此火,为何这般凶猛!”

    他顿时脸色苍白,露出惊怒之色,旋即一咬牙,身上气血炸裂,雷光闪烁,电蛇在皮膜下游走,将血肉炸成血雾。

    “褪去!”

    一声怒喝,侯安都将血雾与火焰包裹一起,剥离出去!

    火光血花四散,侯安都拖着血肉模糊的右臂,就朝黑纱女子看去。

    这一看,瞳孔猛地扩张!

    倒影在他瞳孔中的,是一池子人念狂舞燃烧!

    黑纱女子身后升起一轮明月,柔和光辉充斥了整个地窖,处处笼罩蒙蒙光辉。

    火焰被光辉一照,迟滞几分,但马上狂乱起来,将光辉都给点燃,急速燃烧!

    黑纱女子当即口喷鲜血,神情委顿。

    “什么?”侯安都眼睛一瞪。

    “速速后退,切莫沾染!”黑发女子发丝纷乱、脸色苍白,眼里流露出惊疑之色,“这般猛烈,万物皆燃,不光念头,连法力、虚影都难以避免,难道是九重三昧?九龙神火?”

    “仙子,你……”侯安都正待说话,那女子却忽然甩袖朝他卷过来!

    “别抗拒,此处已经撑不住了,得速速离开!”

    “可侯晓和这满池子的人念……”侯安都的话还未说完,眼前光影变幻,脑袋里一片眩晕,等回过神来,已经到了地上。

    月朗星稀,幽深树林。

    侯安都与黑纱女子立于其中。

    他看向不远处的一处小丘,怅然若失。

    轰隆!轰隆!轰隆!

    地底深处传出闷雷声响,地面震颤,走兽飞禽的叫声此起彼伏,鸟飞兽奔。

    好一会,才平息下来。

    “仙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侯晓已然成神,为何忽然起火?还有那满池子的人念,不会……不会……”侯安都捂着右臂,焦急问道,话中有着不满和愤恨。

    “收敛心念,你中了神道心瘟!”黑纱女子长舒一口气,伸出葱白手指,一番掐算,蹙起眉头,“居然是侯晓命该如此?不行,得回去探查!”

    “里面都是那火焰!”侯安都心有余悸,脸露惊惧,可不等他说完,周遭景象变迁,转眼就回到了地窖之中。

    此处已然没有火焰,但入眼处,满目的漆黑与焦炭!

    人念水池彻底干涸,一道漆黑石雕伫立中央,散发死寂气息。

    “何至于此!”侯安都看着眼前这一幕,一阵失神,旋即快步前行,到了石雕跟前,就要伸手触摸。

    “住手!”

    黑纱女子冷喝一声!

    侯安都停下了动作,随后心头一片混乱,脑袋像要裂开一样,心中一惊,赶紧运转拳意,身上“噼啪噼啪”的浮现雷光闪电,一连后退七八步,这才恢复过来。

    前面,石雕破碎,一点残留的悲愤念头飘散出来。

    “我恨!我悔!我不甘啊!兄长,是你害死了我!还有那陈方庆,我听到了他的声音……”

    哗啦!

    人影崩溃,留下一滩粉末,渐渐飘散。

    侯安都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一片狼藉,想着一直以来的积累转眼化作乌有,不由悲从中来。

    “我这从弟乃是得力帮手,却落得如此下场!还有我这池子人念,这都是好不容易积累出来的,未来踏足长生,就靠着这一池水了!现在桃源路标没了,念池也没了,从弟也没了!”

    他瞪着通红双眼,看着黑纱女子,用沙哑的声音问道:“仙子,是何人暗算于我?侯晓残念说听到了陈方庆的声音,可是他在作祟?仙子,你可能解我疑惑?”

    “会有人去验证的,”黑纱女子眉头紧锁,抬手一个瓷瓶扔了过去,“今日之事有诸多古怪,或许乱了你的命数,这瓶造化之血你拿着,要想步入长生,大可用之,只是……”

    她顿了顿,淡淡说着:“后果也得你自己承担。”

    侯安都接下瓷瓶,脸色惊疑不定。

    “造化之血?”

    “不错,你或许听过此物,那就该知道效用如何,又是何等凶险!”黑纱女子一边说着,一边朝外面走去,“今日之事,不要透露出去,那个陈方庆你也不要去招惹他……”

    “他毁了这许多!”一听到那个名字,侯安都心头念炸,愤恨心瘟瞬间爆发,双眼赤红,脸上青筋浮现,宛如一头要择人而噬的野兽!

    黑纱女子摇摇头,没再说什么,跟着就有一点流光落下,笼罩她的身影,流光散去,人已离去。

    “呼……”

    侯安都看着这一幕,剧烈喘息。

    “说走就走,根本不给个解释,这些修士根本未将我当做平等之人来看!他们不足为助……”

    他游目四望,看着满地窖的漆黑,又看了一眼血肉模糊的右臂,露出了畏惧。

    “若真是那陈方庆在作祟,他是怎么做到的?这里本有禁制,还有那女人布下的什么两界之术,这都挡不住,岂不是防不胜防?”

    一念至此,侯安都低头看着手中瓶子,眼中浮现出挣扎之色,最后深吸一口气,将瓶子装入怀中,转身离开。

    .

    .

    “人若是死了,自然不能活着,这就是定下结果,再让事情演化,令结果自然而然的浮现,不过限制很多。”

    书房之中,陈错睁开眼睛,看着手背上的两个字,心头意念流转,感悟神通奥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