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武侠小说 > 一人得道 > 第九十七章 山海不停步,长河不沾身【五更完毕】
    陈错深吸一口气,走上前去,仔细的打量这扇门。

    门似是红木制成,古色古香,门框和门扉上都雕着繁杂花纹,门匾处镶嵌着一块拳头大小的白玉,刻着阴阳鱼的图案。

    又走近两步,陈错到了那扇门的跟前,仔细观摩,认出了门上花纹的内容。

    左边是众生朝圣,花团锦簇;右边是众生凄苦,四散流离。

    “有趣。”

    他看了好一会,便要抬手去推那扇门,在堪堪要触及的瞬间,却又停住了,一个念头在心头划过。

    .

    .

    “这门户以书山学海为凭,来考较人心,临汝县侯以书香人念为根基,香火纠缠之下,比之前的人,都要困难几分,若深陷其中,说不得,还得你我出手捞出来。”

    黑白二老盘坐悬浮,看着不远处的那道身影,那黑发老人低语着。

    “老夫戒赌,”白发老人说完,话锋一转,“不过,临汝县侯方才在外殿凝聚人念光辉,处处透露着古怪,兴许是对衍生神通有了感悟,说不定福至心灵,在经历长河考验之时临阵突破。”

    “岂能人人都临阵突破?而且当初那位是何等人物?那可是……”黑发老者微微一笑,“越是贴近于道的神通,越是难以衍生,这临汝县侯的一点感悟,就能引动破灭之念,即使不是近乎道,亦不远矣,哪里能轻易突破?”

    白发老人点点头,道:“那就先看看,他与那任瑰、吴超比起来如何。”

    黑发老人笑道:“书山学海之境变幻莫测,外面一瞬,里面可能十年、百年,若不看破虚妄,便不得脱身,那任瑰以文思融入众生之念,在幻境一念十年,教化世人,最终脱身而出,推门进入;而那吴超以武破念,在幻境之中经历一年厮杀,最终破开藩篱,这临汝县侯香火为根基,最好的法门,就是传道立教……”

    .

    .

    “正好一试……”

    念头在心里一转,陈错驱动心中道人,道人盘坐,抬起双手。

    “有侯氏跋扈,威逼皇家社稷,宗室有道修士当奋起,此为因!”

    道人摊开左手,一团光辉升起。

    “安成王与吾约定,入此地观修行奥秘,以强自身,此为果!”

    心中道人又摊开右手,也有一团光辉升腾。

    随着那道人两手一合,两团光辉融汇一起,扭曲排斥。

    陈错立于门前,神色平静,细细品味,心里无喜无悲,并不求成,也不怕败。

    他此番临时施展“因果之间”,事先没有布局,该是条件不足,纯粹是看运气,看是否存在合理之因,能推动结果衍生出来。

    念头落下,心中一声轻响,两团光辉骤然合并,化作一团光辉,悬浮在心中道人面前。

    那道人也不犹豫,抬手一抓,就将光团拿住。

    “成了!”

    陈错微微一笑,感到道人身上的灵光暗淡了许多,却不像上次那般委顿、虚弱,只需要稍微补充,就能恢复。

    “是这次的因果实现起来更为简单,还是吸纳了书册人念后,心中道人更进一步了呢?而且此番过后,这因果神通也差不多明晰,如何诛杀那侯安都,也算是清楚了,只需布置些许,就可盖棺送上路了。”

    想着想着,他心有所感,抬头一看,眼前景象隐隐扭曲,模糊间,陈错看到了两道凌空盘坐的身影,一黑一白。

    “包甘就是与这两位交谈的吧?我神通已定,已然真正晋级道基之境,刚才却看不到两人,而包甘肉身凡胎却能与之对谈,这两位,高深莫测啊!”

    一念至此,陈错冲两人拱拱手,而后轻笑一声,衣袖一甩,推门而入。

    瞬间,一点异香来袭,无数书册虚影如同狂风般袭来,跟着每本书都迅速翻开,书页翻动,无数意念景象如暴雨般袭来。

    陈错神色如常,心中道人拿起那团光辉,往前面一照,无数虚影与意念就似倦鸟投林一般,尽数没入其中,没有惊起半点波澜。

    陈错轻轻巧巧的走进了门中,消失在第三层。

    屋里重新安静下来。

    黑白二老面面相觑。

    黑发老者道:“他临行前,竟冲你我行了一礼?未经长河洗礼,也能看到你我?”

    “不仅如此,这临汝县侯推门就入,半点书香也未曾沾染,是何道理?”白发老人满脸疑惑,“既非文思,也非武功,就是这么一步迈入?这说不通!”

    “你来问我,我去问谁?”黑发老人道:“就算是当年那位,也是镇住了你我后,才能打开那书香门户,话说回来,若是根本不染书香,不在山海幻境中滚上一遭,这门中的山海之影,又去了哪里?”

    说到这里,二人对视一眼,纷纷掐指一算,便就讶然。

    “那幻境被收去了?”

    两人对视片刻,纷纷摇头。

    这般场面,他们是真的没见过!

    黑发老人更是有几分不确定的道:“今后这幻境,可还存着?”

    “这……”白发老人抚须的手,凝固半空。

    “有趣,有趣!”黑发老人忽然笑起,“你我诞生于世,不就是为记述这等人物?且看他在岸边能有何作为!”

    白发老人点点头。

    二人同时闭上眼睛。

    .

    .

    哗哗哗!

    迈过门槛,出现陈错面前的是一条宽广河流。

    浪声阵阵,掺杂诸多低语。

    风一吹,浪花如雨点落下,每一滴都带着古韵。

    陈错伸手接住一滴,凝神一看,心念恍惚,浮现过去种种,当即就明悟过来,随即心中道人自头顶一跃而出。

    顿时,那滚滚长河景象一变,无数过往在其中沉浮,奔流不息,一去不复返。

    天下大势,分分合合,英雄美人,都随雨打风吹去。

    “原来是历史长河。”

    陈错瞬间明了。

    这时,长河沸腾,一道巨浪升腾起来,挟着往昔的厚重,扑面而来,要将陈错整个人都吞没其中!

    隐约间,他的意志摇晃,要落入其中,更是看到了一间华美屋子里,一个少年正在吞服五石散。

    念入其人,替代人生。

    似乎,一切还要重来一遍。

    念头一转,心中道人一震,鬼面脸谱中森罗之念流转,与那团光芒融在一起,化作一把琉璃慧剑,落到陈错手上。

    “难怪没有提前的布置,这因果神通也能一蹴而就,毕竟,论起王朝兴衰,又有谁能比后世之人看得更清呢?后人哀叹后人,纷纷扰扰两千年,只是城头变幻大王旗,又何必扰我寻道?”

    念落,陈错一剑斩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