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综合其他 > 契婚宝贝 > 第76章 没有印象
    贺焯被警察带走了,唯留秦家两姐妹在医院里大眼瞪小眼,时不时还要接受一下高熙的注目礼。

    当然,那个目光不会带着善意就是了。

    秦绡绡一脸懵逼地看着秦霜霜,“这是什么发展?”

    秦霜霜看了眼闹哄哄的病房,说道:“左右我的病也快好了,先给我办出院手续。”

    随后,两人没再看高熙一眼,当作没有这个人存在,直接办理了出院手续。

    等回到秦家之后,秦霜霜准备好了钱去往贺焯所在的派出所,还是将贺焯给保释了出来。

    贺焯和她走在一块,说道:“我没想到你会过来保释我。”

    其实秦霜霜就算不来,他的员工也不会看着自家总裁被关在派出所里的。

    秦霜霜笑着扬了扬头,说道:“自从我醒来之后,你就帮了我很多忙,我很感激啊。”

    虽然贺焯曾经骗过她,但是她想,一码归一码,不必斤斤计较。

    她调皮地眨了眨眼睛,说道:“况且,那女人这么嚣张,我其实还挺爽的。”

    说完这句话,她笑着往前快走了好几步。

    贺焯失笑,摇了摇头便跟上了她的脚步。

    高熙的电话打到了父亲那里,一上来就是哭哭啼啼,声泪俱下,弄得高父好生心疼。

    其实高熙能养出这么恶劣的性格,和她父亲本人脱不开关系。

    高父听见女儿的哭诉,彻底地生气了,“他贺焯居然敢这么对你,熙儿,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报仇的。”

    高熙的哭声渐渐停息了,说道:“爸,你准备怎么对付贺焯。”

    高父冷哼一声,说道:“之前沈氏集团屡次被针对,导致如今发展困难,我早就有所怀疑了,便让人下去探查,才发现这一切都是贺焯的手段。”

    高熙惊呼一声,似乎有些不满,“爸,你既然查到是李氏集团在搞鬼,之前为什么一直不说。”

    闻言,高父幽怨地看了女儿一眼,说道:“沈言那小子心不稳定,还有个贺焯可以牵制他,所以我挺放心的。”

    “那老爸到底想怎么样对付他?那一巴掌打得我可疼了,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高父冷笑,“他敢这么对我的宝贝女儿,我是不会放过他的,那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用他对付沈言的办法将他击垮。”

    听见父亲阴测测的笑声,高熙满意地挑起了一抹微笑,手掌也握成了拳头。

    秦霜霜,贺焯倒台之后,她倒是要看看,秦霜霜如何在她的手上立足。

    高父不愧是在商界里叱咤风云了许多年的人物,深谙其中的阴暗门道,很快就通过手段和金钱买通了李氏集团的高层。

    一时间,李氏集团内部风云变幻,有一只大手在搅动了这商界的风向。

    因为李氏集团的内部冲突,让沈氏集团也松了一口气,趁此机会休养生息,想要一举回到巅峰时期。

    因为集团遇见的危机,贺焯已经那你得好一段时间没有来看秦霜霜了,但秦霜霜也乐得清闲自在。

    她有时候,真的无法面对贺焯那充满情意的眼神。

    但是她送走了贺焯,反而迎来了她的前夫。

    李云丽站在门前,堵着门不让沈言进来,脸色也十分难看,说道:“你怎么过来这里了,我们家可不欢迎你。”

    沈言没有在意她的态度,平静地说道:“我来找霜霜。”

    “霜霜和你没有关系,你快离开我家。”李云丽的态度十分坚决。

    最不希望看见沈言的人就是李云丽了,幸好沈言来的时候正好是秦霜霜睡午觉的时间,所以她必须得在秦霜霜起床前将沈言赶走。

    想到这里,李云丽看着沈言的眼神更加不耐烦了,她将放在门外的扫帚捞在手中,见状就要往沈言的身上打过去。

    忽然,一个声音制止了她,“妈,你别打人啊。”

    李云丽面色一僵,转过头来,看见秦霜霜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正站在门口,眼睛里带着焦急。

    李云丽赶紧将女儿拉进了家里,然后猛地将房门大力地关闭,惹得门内的秦霜霜和门外的沈言都皱起了眉头。

    “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外面那家伙是个地痞流氓,你不许和他多接触吗?你怎么这么不听妈妈的话。”李云丽害怕隔音不好被沈言听见,便小声说道。

    李云丽的面色有些凶恶,秦霜霜从未见过这个表情出现在母亲的脸上,一时也有些疑惑,“妈,你不用再骗我了,我已经知道了那个和我签订婚契的人就是沈言了。”

    李云丽脸上的血色瞬间变得苍白,拿着扫帚的手差点没拿稳,不敢置信道:“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知道这件事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李云丽观察着女儿的眼睛,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恢复记忆了?”

    秦霜霜摇了摇头,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所以她没看见母亲不动声色地松了口气。

    李云丽下意识地为自己此前的行为辩解,“我之前骗你是因为沈言做了很多伤害你的事情,我不想让你再回到那个时候了......”

    秦霜霜握住了母亲的手,她摇了摇头,说道:“妈,没事的,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先出去和他聊一下,我担心是孩子的事情。”

    李云丽恍惚地点了点头的空隙,秦霜霜已经打开房门出去了。

    秦霜霜问道:“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你今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沈言看了眼门后,和李云丽试探的目光撞在了一起,李云丽立马躲开了他的眼神,让他觉得有些奇怪。

    沈言不动声色地沉下眸子,而后对着秦霜霜说道,“我将小堰带过来了。”

    秦霜霜的目光中染上了惊喜,“他在哪里?”

    沈言笑了笑,“在车上,筱涵也过来了,她在车上照看他。”

    知道儿子来了,秦霜霜哪里还忍得住,拔脚就要往车的方向走过去,却在这一刻被李云丽给叫住了。

    “霜霜,晚上还回来吃饭吗?”李云丽的眼神莫名有些幽怨,弄得秦霜霜一怔。

    “看情况吧,妈,我先走了啊。”秦霜霜朝着李云丽摆了摆手,便跟着沈言离开了。

    一上车,就看见了沈筱涵和沈堰大小两张笑脸,秦霜霜不由得笑了。

    她将儿子抱在自己的怀中,说道:“宝宝,想妈妈了没有。”

    沈堰奶声奶气地说道:“想!”

    沈言看着这温馨地一幕,好像回到了离婚前,他们一家子也是这么和乐融融。

    他轻声说道:“我今天找你过来,我带你看小媛之外,我还想带你去我们之前住的地方看看。也许能帮你找回之前的记忆。”

    秦霜霜一愣,但还是点了点头。

    每个人都告诉她,她的过往带刺,若是触碰便会被刺得破皮,接着渗出血液。

    但无人知道,脑内有三年之久的记忆空白,是一件多让人恐慌的事情。

    所以明知找到回忆或许会带来痛苦,但她还是决定找回这段记忆。

    车子没开多久,沈言便载着三个人回到了他们过去的房子,推开房门,秦霜霜才发现家具上铺着防尘布。

    秦霜霜皱了皱眉,说道:“这房子很久没住人了?”

    沈言看着别墅中的每一个角落,过往甜蜜的回忆涌上心头,那时他以为他们渡过了种种磨难,不会再放开对方的手。

    他每一天除了工作外的生活过得浑浑噩噩。

    明明才分开了几个月,却好似几年那般漫长。

    沈言掩去眼底的落寞,哑声道:“我们离婚后,我就没回过这里了,昨天我让人做了保洁。”

    秦霜霜点了点头,并没有注意到他的情绪变化。

    沈言将自己心里的苦涩通通咽进喉咙中,再抬起头时,脸上表情早就恢复了许多。

    他走到秦霜霜的面前,然后指着花园说道:“这是你最爱的花圃,你平日最喜欢在黄昏的时候躺在秋千上看夕阳,你说你不喜欢错过夕阳。”

    “你还喜欢坐在花园的小桌子上泡上一壶茶,可以喝上一整天,明明还是个年轻又调皮的性子,怎么偏偏这么喜欢喝茶。”

    “你怀上小堰的时候总是抽筋,总在沙发上对我撒娇,央求我给你按摩腿,你有的时候并不是真的抽筋,可我偏偏总爱吃你这一套。”

    “你做菜很好吃,自从保姆离开后,厨房就变成了你的舞台,你总是变着花样做好吃的菜肴,流理台上摆着的一堆稀奇古怪的家电全是你淘来的。”

    沈言的声音轻轻柔柔,又带着无数的眷恋。

    他停下来,看着秦霜霜的眼睛,目光里带着忐忑和试探,“你可想起一丝一毫?”

    秦霜霜忽然有些不忍心告诉他,她仍然还是一点印象也没有。

    她没有说话,沈言却从她的眼神里读懂了一切,心中虽然有些失望,但还是摸了摸秦霜霜的头,说道:“没关系,慢慢来。”

    在夕阳落下前,沈言载着秦霜霜回了家,等秦霜霜下了车,他对着沈筱涵使了一个眼神。

    沈筱涵立即会意,忙跑下车,将秦霜霜叫住,抓了秦霜霜的手,说道:“嫂子,我最近可以过来你家里找你玩吗?”

    秦霜霜笑了笑,“当然可以啊。”

    说实话,即使是失忆了,她还是忍不住喜欢上这个笑容明媚的女孩子。

    “那就这么决定了哦。”沈筱涵扬起一个明媚的微笑,而后转身跑回了车上。

    沈言降下车窗,嘴唇动了动,秦霜霜从唇语中读懂了他说的话。

    他说,晚安。

    而后他升起车窗,驾驶车辆离开了这里。

    秦霜霜看了眼昏黄的天空,忍不住失笑,还早得很,哪里来的晚安。

    她转过身回了家里。

    不远处的一辆车上,贺焯看着这一切,目光幽冷得吓人。

    秦霜霜才刚打开门,就看见李云丽鬼鬼祟祟地趴在窗前,目光吓人。

    秦霜霜不解地说道:“妈,你在这里干什么?”

    李云丽被抓了个正着,脸上有些尴尬:“沈言他们走了?”

    “对呀,妈,你表情怎么这么奇怪?”

    李云丽转过头,说道:“上桌吃饭,我刚做好饭。”

    秦霜霜挠了挠头,十分不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