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穿越历史 > 火力 > 第二十七章
    “如果不经过组织,你如何判断我们行动的合法‘性’?”赖‘春’雷看着陈朝光。“让我这么说吧,眼下的情况很复杂,我的队里死了一个人,而罗‘门’又神秘出现,这些都在我的预料之外。我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但我有个建议给你,***。”

    陈朝光点点头。“我洗耳恭听。”

    “证据。”赖‘春’雷轻轻地敲了下面前的桌子以加重自己的语气。“没有证据我们对罗‘门’做任何事都是非法的,至少也是不合情理的。我们陷入了一个两难境地,我们需要证据才能像你说的那样去抓他,可没有抓到他之前我们拿不到证据。”

    “那我们就看着事态这样发展?”陈朝光转动着手杖。“同志,这可不是我们这个部‘门’的工作态度。”

    “你是我们这次行动的领导,你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赖‘春’雷笑了笑。“但要是你问我,那我的回答就是,不知道。”

    陈朝光忽然明白了赖‘春’雷的意图。在部‘门’联合执行任务时,最难分得清楚的是彼此之间的责任和权限。有的时候,并不是承担更多责任的那一方会有更多的权限,像赖‘春’雷这样已经习惯了独断专行的人深刻地知道,越是在这种时候就越要谨慎。有的时候,一个愚蠢的命令能够毁掉一次‘精’心策划的行动,当不能保证自己的命令被无条件执行时,赖‘春’雷肯定不会承担主导任务的责任。

    现在任务已经发生了变化,硬盘已经到了陈朝光手里,那么接下来把罗‘门’从这个世界上消灭掉就是额外的奖赏,何乐而不为?

    “那我就授权给你,全力抓捕罗‘门’,以调查这一次的***事件。”陈朝光用手杖轻轻敲了敲地板,他的复健治疗还没有开始,所以暂时还不能丢开手杖。“连同上一个任务,你们都要向我汇报,关于权限,我会立刻向上级申请。”

    赖‘春’雷点头。“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和我的队员就可以做准备了。”

    两个小时以后,赖‘春’雷就接到了宋非的命令,命令很简短,就是要让他全力协助这位叫做谢有为的总参情报人员,既然硬盘和“欧洲明星”的联系人已经找到,那么就将这些全部移‘交’给他,而谢有为将是这次行动的全权负责人。赖‘春’雷对着命令琢磨了很久,才叫来了赵雪峰商量行动计划。

    “活捉罗‘门’很困难。”听上去赵雪峰的信心不足。“我们对他来说没有任何秘密可言,一切都可以预测,所以无法构成行动的突然‘性’,如果不能保证行动的突然,最后一定会变成战斗,情况就更加难以控制。”

    他没有说出来的是,128部队成员都知道如何自己解决自己,而且一旦落到这个地步,他们要考虑的只是能不能跟敌人同归于尽,罗‘门’也不例外;他还没有说出来的是,只要看看B队自己其实就能够知道把一个128成员‘逼’到绝境的后果有多么严重。

    “活捉他不是困难,而是不可能。”赖‘春’雷看了一眼赵雪峰。“我跟他一起接受的训练,,我知道他在这方面的课程上有多少希奇古怪的想法。我‘私’下里把他的这些东西讲给心理专家,据他们说,能想出这些方法的人具有自我毁灭的倾向,也就是说,他其实是一个潜在的‘精’神病人。当时在部队里关于罗‘门’就曾经有过争议,当时大多数人都认为罗‘门’难以驾驭,支持他的人只有钟老头子。”

    “所以你才会被淘汰?”赵雪峰听得出赖‘春’雷话里的不悦。

    “是的,就因为钟老头子认为他的直觉和经验要比那些纸面上的数据来得可靠,所以最后他选择了罗‘门’主持特别事务办公室。”赖‘春’雷大摇其头。“我真希望能够有机会证明给他看,他对我、对罗‘门’的看法都是错误的。时间过去越久,我就越相信这一点。”

    “你觉得现在就是一个机会?”赵雪峰看着赖‘春’雷。“以后再也没有特别事务办公室,所以你觉得能够活捉罗‘门’也算是对自己能力的一个证明?”

    “只能说,现在的情况能够让我公‘私’兼顾。”赖‘春’雷耸了耸肩膀,认真地看着赵雪峰。“你是我的副手,我需要你的支持,我需要整个队伍的支持。”

    “没问题。”赵雪峰微笑着点头。“虽然我们现在不是128部队,但我们的规矩和准则都没有变。你说我们应该去活捉罗‘门’,那我们就去活捉他。”

    赖‘春’雷用力地拍了拍赵雪峰的肩膀。“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

    “这个谢有为是哪个部‘门’的?为什么我们以前没有听说过这个人?”赵雪峰忽然问了这样一个问题。“要知道不会有很多部‘门’有权限干这种不会有记载、不会被承认的‘脏活’,但他的那个部‘门’好象比原先的128还要神秘。”

    “你问住我了。”

    赖‘春’雷和赵雪峰都向坐在另一个房间里、正和苏菲谈话的陈朝光看去。一开始陈朝光和苏菲的谈话需要B队的“红猪”给他翻译,后来发现双方都能够用英语‘交’流,“红猪”就退出了谈话。按照陈朝光的说法,他是希望苏菲能够帮助他们找到罗‘门’的下落。

    “只有一种情况下,他和这个‘女’人的谈话才会有我们想要的结果,那就是罗‘门’真的想要这个硬盘。”赖‘春’雷擦了擦鼻子。“如果罗‘门’是清白的,那他现在就应该在离开法国的飞机上,否则他就真的要好好解释一下自己的行为。”

    赵雪峰笑了笑。“看起来他跟这个‘女’人的‘交’流很愉快。”

    这个时候,在秘密住处跟踪来路不明的武装人员的“黑鹰”回到了他们的集合点。当B队人员赶到老“苏菲”的秘密住处时,那些潜伏在周围的可疑人员也意识到了局面对他们不利,所以陆续离开了那里,赖‘春’雷便派出“黑鹰”去查探这些人的来路。

    这些可疑人员在半路上摆脱了“黑鹰”。从这一点来看,他们也接受过特种军事训练,而且能够很快就摆脱跟踪水平不俗的“黑鹰”,说明这些人也很高明。虽然没有追踪到更有价值的东西,但“黑鹰”还是用随身携带的数码相机带回了许多照片。

    “可以肯定的是,这些人与法国反间谍机关无关。”在笔记本电脑上查看这些照片,赵雪峰的声音里有一点‘迷’‘惑’。“如果那样的话,他们根本用不着躲避我们。这样看起来他们倒更像是一支雇佣军,而且这些人当中没有一个东方面孔,你能相信这些人跟罗‘门’有联系?”

    “罗‘门’曾经在世界各地执行过任务,跟许多武装组织都打过‘交’道,资源对他来说不是问题,这伙人员的组成不能说明任何。不过这些人的火力可不简单。”

    赖‘春’雷看着那些照片,试图从中找到自己可能在过去的档案中看过的面孔,然后在屏幕的一角上敲了敲。在照片上,一个人在钻进汽车里时‘露’出了自己藏在外衣下的武器。

    “好象是一支G36C。”赵雪峰把脸凑了过去。“这东西在市场上非常少见。”

    “不是少见,是根本没有。没有政fǔ或军队背景拿不到这种紧凑型步枪的定单,我很怀疑有什么雇佣军搞得到这样的武器。”赖‘春’雷把双手抱在‘胸’前。“这不是雇佣军,这根本就是哪个国家的特种部队。如果这是罗‘门’带来的人,那场面可大了。”

    “现在你还想活捉他?”赵雪峰继续看照片。

    “现在我对这支队伍更感兴趣。”赖‘春’雷皱起眉头。“要想搞清楚这里面的关节,不活捉罗‘门’还不行了。”

    赵雪峰又看了一眼另外一个房间。

    “现在人和东西都在我们手里,在这里的时间越长对我们越不利。你可得想好这两个任务的轻重。”

    “人和东西是在谢有为手里,这个任务到了这里跟我们再无任何关系。”赖‘春’雷的表情很认真。“我们现在另有任务,就算这个任务砸了,对我们来说也没什么,宋局长的命令清楚得很,所有功劳归他,所有的责任也归他。”

    陈朝光忽然出现在房间的‘门’口。“罗‘门’还在巴黎,苏菲刚才联系了他。”

    赖‘春’雷向赵雪峰看了一眼。“现在开始准备,一个小时之内出简报。”

    到目前为止赖‘春’雷还没有跟苏菲接触过。这是习惯也是任务要求,但现在他需要苏菲给他提供罗‘门’的第一手信息,所以在陈朝光的首肯下,他问了苏菲很多问题,可是就跟他想象的一样,罗‘门’没有留下任何可以追踪的线索,除了那个秘密落脚点,这肯定是在以前的工作中所保留的。但谁能相信,在发生了这些事情后,罗‘门’还会回到那里?

    “告诉罗‘门’,你还要在那个地方跟他见面,因为你要把硬盘‘交’给他。”赖‘春’雷告诉他。

    “为什么?硬盘不是已经给了你们吗?”苏菲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因为我们要把罗‘门’也带走,而现在只有你能够找到他。”

    “这是命令,苏菲。”陈朝光和颜悦‘色’地补充道。“罗‘门’危急到***的安全,所以我们必须得找到他。我们不想对他做什么,只希望能够澄清几个问题。”

    “如果真的这么简单,那仅仅是对话就能够解决。”苏菲紧张地看着面前的两个人。虽然跟罗‘门’相处仅仅一天,但直觉告诉她,曾经用那样一双温暖手臂安慰自己的罗‘门’不是敌人。“为什么一定要把他也带走?”

    “这么说吧。”赖‘春’雷略显粗鲁地打断她。“现在知道你和硬盘在我们这里的就只有罗‘门’,如果不处理好罗‘门’本人,就无法保证你和硬盘可以安全返回国内。有证据表明,他对硬盘也有兴趣。”

    “这太可笑了,跟你们相比,罗‘门’曾经是最接近硬盘的人,当时我已经告诉他硬盘所在的位置,如果他想要硬盘,根本就不用这么麻烦。”苏菲好笑地看着赖‘春’雷。

    “但他看到我们守在那里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所以他要另想办法。这也说得通,‘女’士。”赖‘春’雷冷冷地看着苏菲。“请你明白一点,我本人不对罗‘门’做出判断,我只是执行命令。再说,如果他真的是清白的,他就不应该为任何事情担心,不是吗?”

    苏菲低头不语。

    赖‘春’雷把手里的数码相机塞在苏菲手里。

    “就在我们寻找你的时候,这些人已经去过藏硬盘的地方。如果不是我们而是你在那个地方,想想看会发生什么事?”

    苏菲漫不经心地看着相机里的图象,慢慢地睁大了眼睛。

    看到她吃惊且略显惊恐的样子,赖‘春’雷和陈朝光对视了一眼。

    “我知道,你会以为罗‘门’是个好人。”赖‘春’雷微笑。“他会做出一副很关心你的样子,首先让你平静下来,然后表示喜欢上你的意思,然后再想办法让你也喜欢上他。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但他的确是很擅长这么做。然后,你就什么都听他的了。”

    真的是这样吗?苏菲回忆着这短短的一天内所发生的事情,并且下意识地用手背碰了碰‘胸’口被罗‘门’用枪管‘弄’伤的地方。他的目光由令人怦然心动的温柔转换到令人心悸的冷酷不需要一点时间,就好象有人在他身体内拨动了一个开关。面前这个男人至少有一点说对了,自己很容易就服从了罗‘门’。

    “看你的样子,就知道我说的没错。”赖‘春’雷的话说得很慢,悦耳的男中音‘激’‘荡’着苏菲‘混’‘乱’的思绪。“他就是这样被训练出来的,你看到的有关他的一切都是假象,而所有的假象都是为他的目的所服务的。如果他是这样对你的,就更加说明他很危险。”

    苏菲捂住了脸,手指向后伸进浓密的头发里,看得出她很苦恼。

    然后她抬起头。“我只希望他不会因为我的原因受到伤害。”

    “那我可不能向你保证什么。”赖‘春’雷在鼻子里哼了一声。“我们要对付的不是不听话的孩子或者宠物什么的,我们要对付的是个危险人物,我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对付得了他,更别提什么伤害不伤害。别犹豫了,‘女’士,时间耽搁得越长我们就越麻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