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朕就是亡国之君 > 第六百三十六章 黄袍加身,你情我愿

第六百三十六章 黄袍加身,你情我愿

  第六百三十六章 黄袍加身,你情我愿 (第1/2页)
  
  也先的喜怒无常越来越严重,两名侍寝暖脚的胡姬被也先活生生掐死,给也先梳头梳了十多年的忠仆,因为看到了也先的白头发被也先砸伤了脑袋。
  
  阿失帖木儿,也先次子,在博罗死后,康国大石继承人,康国太子,比之年老的也先更加过分。
  
  阿失台吉杀死了博罗的唯一子嗣,差点就强占了博罗的遗孀。
  
  若非王复来的快,阿失台吉就得手了,匆匆赶来的王复,看到了被怯薛军控制依旧叫嚣的阿失台吉、被打死的六岁孩童、蹲在墙角耸着肩膀哭泣的博罗遗孀。
  
  在草原,的确有遗孀父死子继、兄终弟及的传统,这种收继婚制文化,在草原上颇为盛行。
  
  在草原上,女人也是财富的一种,父亲或者长兄死后,妻妾会作为遗产的一部分被继承。
  
  王昭君出塞,嫁给了呼韩邪单于,呼韩邪单于死后,王昭君上书大汉求归,汉成帝下旨从胡礼,王昭君无奈,再嫁给了呼韩邪单于的长子复株累单于。
  
  建立了隋朝的隋文帝死后,隋炀帝立刻就收继了庶母——宣华夫人。
  
  “放开我!王复!你好大的胆子,我才是康国的太子,你是要造反吗?”阿失台吉愤怒的咆哮着,面目扭曲狰狞,眼中全是血丝,不停的挣扎着。
  
  阿失台吉想要杀死博罗唯一子嗣的原因很简单,博罗的儿子也是继承人选。
  
  大明太祖高皇帝将皇位传给了自己的孙子朱允炆,帖木儿王国的建立者帖木儿将王位传给了自己的孙子皮尔·马黑麻。
  
  大明的皇位最后落到了高皇帝第四子明太宗皇帝朱棣手中。
  
  帖木儿王国的王位最后落到了帖木儿第四子沙哈鲁手里。
  
  阿失台吉杀死博罗的儿子,是为了争夺康国的王位。
  
  但是阿失台吉亲自动手,让王复一阵扶额,这是愚蠢还是疯子?
  
  王复瞥了一眼阿失台吉,对着万户和硕说道:“聒噪,把嘴堵上吧。”
  
  一个怯薛军大汉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块方巾,塞进了阿失台吉的嘴里,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王复额头的青筋抖动,草原的收继婚制非常常见,但是作为大明册封了三代的瓦剌王族,从未有收继的先例,马哈木、脱欢、也先,都未曾从胡礼收继父妾和兄弟妻妾。
  
  毕竟是大明自永乐年间开始册封,一直持续到了正统年间。
  
  “博罗的孩子,对外就说…暴疾夭折了吧。”王复带着几分怜悯看着倒在血泊中,已经没有了呼吸和信条的孩子,叹息的说道。
  
  阿失台吉亲手打死了这个孩子,但是对外只能说是夭折。
  
  和硕的拳头,硬了!
  
  长生天下的勇士,就要在阿失台吉这样的人手里统领,这对和硕而言,是根本无法接受的。
  
  王复看着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博罗遗孀,示意仆从将遗孀请出去。
  
  “和硕!让你看好阿失台吉!博罗遗孀和孩子是怎么到这里来的?!”伯颜帖木儿才匆匆赶来,看到了地上的孩子和被擒拿的阿失,大惊失色的问道。
  
  和硕觉得自己闷着一股气在胸口,始终无法散去,面对责问,也只能低声说道:“他是太子,他下了命令,班直只能依令行事。”
  
  “谁知道阿失台吉如此疯魔?”
  
  伯颜帖木儿看着阿失台吉怒其不争的喊道:“胡闹!”
  
  弟弟见嫂子和侄子,这本不算什么大事,怯薛军遵从命令行事,并无不妥,谁能想到阿失台吉是个疯子?
  
  王复冷冰冰的说道:“失察之罪,自领二十军棍。”
  
  和硕有些不服,但还是咬着牙说道:“是。”
  
  “他是台吉,他是康国太子,他打不得,只能打你,记得自己挨的军棍,看好他,别让他再发疯了。”王复如同看死人一样看着阿失台吉,对着和硕说道。
  
  “是。”和硕梗着脖子,攥着拳头,还是领了命令。
  
  王复揉了揉额头,事发突然,他只能如此处置,这阿失台吉仗着自己是唯一的继承人,如此狷嚣,是王复始料未及的。
  
  诚如和硕所言,这个阿失台吉,怕不是疯了。
  
  王复甩了甩袖子离开,回到咨政大院,拿出了太医院送来的上好伤药百宝丹,这是冉思娘以三七粉为主制作的苗药,治疗皮外伤的效果极好。
  
  他带着伤药亲自监刑,和硕被打的皮开肉绽,王复将百宝丹递给了和硕,让他外敷内用。
  
  “心里有怨气?”王复看着趴在凳子上,因为敷药龇牙咧嘴的和硕,颇为平静的问道。
  
  和硕歪着头说道:“不敢。”
  
  不敢,不是没有。
  
  “赏罚分明,才能令行禁止。”王复看着有些闹别扭的和硕,还是开口解释了一句,怯薛军是班直戍卫,也是军队,而维系军纪的重要原则就是赏罚分明。
  
  和硕犯了错,就该打。
  
  和硕闷声闷气的说道:“不是生王咨政的气,我也不知道生谁的气。”
  
  阿失台吉是主子,也先是主子,和硕不能跟他们生气,但是和硕就是觉得胸闷气短,一股郁气堵得他难受。
  
  和硕有点迷惑,仿若是走入了一条死胡同里。
  
  “我和博罗是安答,我们自幼一起长大,他送了我一枚箭,我送了他一件石青貂裘,我先学会了骑马,还嘲笑他不敢骑马。”
  
  “我们是好兄弟。”和硕喃喃的说道:“王咨政教导博罗,让博罗越来越像一个王,我和博罗喝酒的时候,他时常跟我说,王咨政是海东青,是王咨政教会了他如何飞翔。”
  
  海东青,是一种名贵的猎鹰,是天空的王。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和硕之所以帮王复隐瞒阿史那仪的去处,听从王复的命令,是因为博罗是他的安答,义结金兰的兄弟。
  
  王复对博罗是倾囊相授,毫无保留,而博罗也从中人之姿,越来越像一个王,所有的瓦剌人都感谢王复的教授,那时候,几乎所有人都相信,瓦剌在博罗的带领下,会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可是博罗死在了内讧之中。
  
  “原来万户和博罗还是安答,我并不知道。”王复并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狂婿之死神归来 混元修真录[重生] 冥王追妻:看你往哪逃 夜的命名术 星门 三寸人间 烈火狂妃:兽性王爷,硬要宠 重生千金:国民女神归来 豪门婚怨:前夫请滚开 桃花小神农